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老爷子方众岳开口,同意了林凡去学馆的请求,林凡马上拱手:“谢过方爷爷,那我今日便去学馆自荐。”

方众岳摆了摆手:“不用谢我,那家远志学馆不是方家的产业,我帮不上什么忙,这件事要靠你自己了。”

边上的方世谦连忙开口打圆场:“林凡他十年苦读,去学馆教书肯定是没问题的,也算是学以致用。”

方众岳点了点头:“那林凡你便回去吧,世谦留下来,我还有些话要和你说。”

林凡施礼告辞,随后转头望向一边满脸失落的苟师爷:“明天记得叫你家大宝去学馆上学,不要迟到。”

随后他自行下楼离去,始终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目送林凡离开后,方众岳望向苟师爷:“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回去休息下吧。”

苟师爷身形摇摇欲坠:“我……我没事,就是胸口有点发堵,出去走两步就好了……”

说完,苟师爷摇摇晃晃的也下楼离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方众岳和方世谦两人,方众岳望向方世谦:“你觉得这林凡如何?”

方世谦眉头紧皱:“我对他实在是有些失望,老张找的这些职位都很适合新人,并不困难,他却一再推三阻四,看来本性懒散,难成大器!”

方众岳笑了下:“我看倒未必如此,这林凡不是不想做事,他只是不想为方家做事而已。”

方世谦愣了下:“不想为方家做事?这是为什么,如果他不想受方家的恩惠,就不应该随我回方家才是!”

方众岳摆了摆手:“林凡应该是有所顾忌,不想介入到方家的产业中来,藏巧于拙,这是大智慧……”

“他去学馆也好,我倒想看看,他教书能教出个什么样子来。”

方众岳望向一脸愕然的方世谦:“林凡身上那套长衫破旧的有些过了,你安排人给林凡挑选几套合身的衣服,我们方家的丝绸生意闻名天下,不可轻慢了故人之后。”

方世谦有些懵,没想到林凡这个样子,老爷子不但没生气,反而还要给他配置衣服!

“好,好的!”

就在这时,门口的仆人神色慌张打的跑上楼来:“家主大人,苟师爷不知道怎么了,正在外面院子里抱着一棵树哭,要不要送他去看医生?”

……

林凡在告辞后,一个人沿着原路返回水榭别苑。

这方家虽然占地广大庭院重重,但对过目不忘的林凡来说却不是问题,

一进门,就看到阿狸坐在桌前望着面前的食盒在发呆。

看到林凡出现,阿狸呀了一声:“公子,我给你拿了早点来,你大清早的去哪里了?”

林凡回到桌边坐下:“刚才随方世谦去见方家的老爷子。”

阿狸哇了一声:“这么快就见老爷子了,那入赘的事情是不是已经说好了?”

“没有提。”

林凡转头望向阿狸:“我看老头子的意思,这件事还在两可之间。”

阿狸啊了一声,顿时面现愁容:“还在两可之间?那万一要是没成,公子你可怎么办呀?”

林凡皱了下眉:“说得我好像不入赘就活不下去似得。”

阿狸连连摆手:“不是活不下去,是不入赘就会挨——雷——劈——!”

林凡翻了个白眼,不想继续和阿狸讨论这个问题:“城里的远志学馆你知道在哪里么?”

“知道呀,出方家大门后直走,过两条运河,下一个路口左拐就到了,不是很远!”

林凡点了点头:“你一会陪我去学馆,我要去自荐做老师。”

阿狸一脸懵逼:“公子你不是要养伤么,怎么又要去当老师?”

林凡拿出食盒里的点心吃了一口:“当老师总比去城外四十里看树林好。”

阿狸越听越迷茫,皱着眉望向林凡:“公子你难道是因为急着挣钱买药,才去做老师?”

“做老师挣不到几个钱,主要是图个耳根清净。”

林凡摆了摆手:“你别问了,总之一会随我一起去学馆。”

“去过学馆之后还要去药店看看,我需要购置一些药材,好开始修复体内的经脉。”

阿狸哦了一声,随后脸上突然浮现出神神秘秘的笑容:“公子,今早有不少人专门来找我,打听你的事情哦~”

林凡不解:“打听我的事情?都是什么人?”

阿狸嗨了一声:“就是各个院子的那些丫鬟呗,公子你现在可是方府的风云人物!大家都知道了大老爷接回来一位‘小相公’,都在八卦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林凡眉梢挑了下:“小相公,是什么意思?”

“就是上门女婿的意思呀。”

阿狸脱口而出,随后吐了吐舌头:“阿狸说错话了,公子你不会介意吧!”

林凡倒是毫不介意,边吃边说:“我的确是上门到方家来了,但是不是女婿还不一定。”

林凡把吃了大半的点心放回到食盒里:“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去学馆,之后还要去药店,今天要做很多事情。”

于是阿狸带着林凡离开方家,前往城东的学馆。

走出方家大门后沿着大路自行,跨过两座拱桥后在十字路口左拐,远远就能看到金华城的远志学馆了。

阿狸伸手指向一座位于水边的二层阁楼建筑:“那里就是远志学馆,在里面读书的都是十一二岁的孩子。”

林凡抬头望去,这远志学馆坐落在一条运河岸边,两侧的窗户支起,郎朗读书声从窗内飘出,回荡在流淌的河面上。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在这个年代,上学对普通人来说属于非常奢侈的事情,非常有钱的人选择请老师到家里来教孩子,而一般有钱的人则把孩子送去学馆上学。

学馆里面一般都是十岁上下的孩子,学的都是四书五经,大一些后如果想要继续苦读考取功名,就会去书社,或者回家闭门苦读。

林凡和阿狸来到学馆门口,大门里面的大厅空荡荡的,当中摆着一张摇椅,上面坐着一名老者,正在把玩手中的一副玉石挂坠。

林凡走入大厅,来到这老者面前,拱手施礼:“老先生好。”

老者微微一震,抬起头来,面容虽然苍老,但双眼却很有神采:“你们二位好像不是家长吧?”

林凡摇了摇头:“我听说学馆如今缺一位老师,所以来此自荐。”

老者有些意外:“陈先生几日前亡故,如今这里的确缺一位老师,你是如何知道的?”

林凡点了点头:“是听一位家长说的,在下熟读四书五经,对教书也有兴趣,所以前来自荐,想在这学馆做一名教书先生。”

老者站起身来,上下打量林凡:“老朽姓谢,算是这学馆的馆主,学馆最近的确是在寻找新的老师。听公子的谈吐是知书达礼之人,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住在城中何处?”

一边的阿狸嘻嘻笑了两声:“我家公子姓林名凡,昨日刚到金华城,现在借宿在城东北角的方家。”

谢老愣了下:‘方家?难道是……’

阿狸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你想到的那个方家。”

谢老一脸迷惑的望向林凡:“公子住在方家这种大富之家,为何还要来学馆做一名教书先生?”

林凡面色如常:“我想来这里教书,便来了,这和方家没有关系。”

谢老脸上显出恍然之色,他在学馆多年,见识过不少身怀傲骨的文人,想来这林凡也是如此,对方家的钱财不屑一顾,宁愿来做一名教书匠。

“公子高风亮节,愿意来学馆传道授业,老朽欢迎之至!”

林羽点了点头:“既然谈妥了,那能不能先预支一年的工钱?”

谢老:“……”

这小子不会是来骗钱的吧!

“公子先来试教三日,如果一切顺利便能正式成为学馆的先生,薪水每次月底结算,每月五贯钱,逢年过节时还会有谢师礼。”

林凡皱了皱眉:“五贯钱太少了,每月十贯钱如何?”

谢老:“……”

“公子,学馆向学生们收取的学费很少,实在付不起更高的薪水了。”

林凡无奈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我便不为难你了,带我去学馆里面看看吧。”

林凡心里暗想,靠教书挣得这点钱,想要买够治伤的药简直是异想天开,必须再想想其它办法。

无限流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