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林凡一口气说出一大堆珍贵药材,可惜这广安堂中一样都没有,让他非常失望。

伙计苦笑了下:“公子,您说的这些药也太夸张了,我在这药店里七年,从没见过五百年以上的山参,五百年,这山参都该成精了吧!”

林凡眉头微皱:“那你们这里参龄最长的有多少。”

伙计呃了一声:“上个月倒是进了一批野山参,里面有一颗六十年参龄的,已经是这市面上能买到的上品了。”

林凡摇了摇头,这种药材对他的伤势几乎没什么帮助。

“既然没有,那我们也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就在林凡转身打算离去的时候,大堂后方喝茶的药店掌柜突然开口喊了一声:“公子慢走。”

林凡转过头来重新站定,不知道这位老者有什么事情。

伙计闪到一边,笑着介绍:“这位是我们掌柜的,姓薛,人称薛神医。”

“都是外面那些人乱叫的,老朽可不是什么神医,就是个看病的而已。”

老者慢悠悠的走到林凡近前看了他一眼:“公子,你说得这些药材,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品,就算皇宫大内也未必能有,寻常市面上又怎么能买得到。”

林凡还没开口,阿狸在边上哼了一声:“不就是人参和灵芝么,实在买不到,我们就自己去山里挖!”

“自己挖,哈哈哈……”

这薛神医被阿狸逗得哈哈大笑,半晌才止住笑声,重新望向林凡:“这些药材都是大补之物,再加上如此高的年份,蕴含的药力极为惊人,普通人被如此凶猛的药力涌入,就如同洪水涌入细小的河床,必然会冲破河堤泛滥成灾,很可能会一命呜呼啊。”

薛神医说得没错,林凡说得这些药材,的确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起的,恐怕吃下去就会爆体而亡。

但林凡并不是普通人,也只有这么猛烈的药性,才有希望治愈他体内断裂的经脉。

林凡本想走了,但薛神医这几句话引起了他的兴致:“药性因人而异,外循天地节气增减,内按周天流转调和。这些药材虽然药性猛烈,但只要调配得当,便是良方。”

薛神医咦了一声,脸上现出惊讶之色:“公子竟然懂得医理,老朽失礼了!”

林凡摆了摆手:“家中旧书堆里有几本医书,我闲暇时翻看过,所以略懂一二。”

薛神医望向林凡,伸手轻抚胡须:“既然公子懂得医理,那你买这些药材,难道是因为家中有人瘫痪?”

林凡眉梢一挑,没想到这薛神医的确有些本事,竟然从自己列出的这些药材中猜到了要治疗的症状。

林凡如今经脉尽毁,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的确就是瘫痪在床无法行动,只是由于他这幅身躯身躯经受过灵穴洗髓,所以还能维持正常行动。

但林凡肯定不能承认是自己瘫痪,不然岂不要把薛神医吓得半死,于是他随便找了个借口:“的确如此,家中有一位长辈卧床不起,这些药是给他买的。”

薛神医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想这位年轻人真的是想当然,不说他列出的这些药材买不买得到,就算真买到了,恐怕会把病人给治死。

果然是只看过一些医书,完全是纸上谈兵。

“重症不可下猛药啊~”

薛神医说得是用药的常理,但他并不知道林凡的身躯不同于普通人,是只差一步就可以凝聚金丹的修士身躯,强韧度和耐力远超常人。

林凡自己虽然清楚,但也不好和对方辩驳,只有点了点头:“多谢指教,受教了,在下告……”

“你等等!”

薛神医突然又开口叫住了林凡,搞得林凡心里有些不爽。

随后老头子转身回到大堂后方,从一处药匣里取出一包药,转身回到林凡面前。

“这这是温髓散,此药药效温和,且对气血经络有不错的温养功效,你拿回去给那位家中长辈,每日清晨伴水服下,一月后后病情当有好转。”

林凡接过薛神医递过来的药包,拿到鼻子近前闻了一闻。

“旱地莲,黑枸杞,夜昙,还加了褐血竭,的确对症,但药性太弱了……”

薛神医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公子一闻就可以辨识出这温髓散的成份,是如何做到的?!”

他当然不知道,林凡以前修炼时是一名炼丹圣手,天南海北的各种灵材药物,只要上手摸一摸闻一闻,就能分辨个八九不离十。

都是常规操作罢了。

薛神医当然不知道这些,他一脸震惊的望着林凡:“公子天生异凛,竟然能凭借嗅觉辨识药物,厉害,厉害啊!”

林凡懒得解释,把手里的药包递还给薛神医:“这药起不到什么作用,多谢,在下告……”

“等等!”

薛神医再一次开口叫住了林凡,搞得林凡很是不爽。

这老头怎么回事!

老头子转头望向一边的伙计:“阿华,去把我卧室床头抽屉里那个药瓶拿来。”

阿华哦了一声,转身快步跑到后堂去了。

薛神医再度望向林凡:“老朽去年曾从一位名医处得到一瓶温髓丹,药效比起老夫配制的温髓散要强上许多,阿华已经去取药了,请公子稍等片刻。”

林凡脸上现出一丝不耐烦之色,这温髓散的药性就算再强上十倍,对他的经脉也没有什么效果。

不过看这薛神医满腔热情,实在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好看一眼再走了。

这时阿狸在一边开口:“薛神医,你都是神医了,还有人做出来的药比你的更厉害吗?”

薛神医苦笑了下:“老朽只是个看病的,万万当不起这神医二字,不过制作温髓丹的那位名医可是真正的医中圣手,年纪轻轻医术便已经出神入化,是真正的神医。”

阿狸嘻嘻笑了声:“你说的这么厉害,这神医到底是谁啊?”

薛神医扶了扶胡须,面上显出钦佩之色:“这位神医住在两百里外的镇江府,姓许,单名一个仙字。”

无限流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