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林凡和阿狸回到方府,大门口处停着一排马车,还围着一大群佣人,忙忙碌碌的在向府里搬着大小箱子。

林凡有些不解:“这是在干什么?”

阿狸看了一眼:“这些佣人是二老爷方世孝那边的,方世孝平时在山东一带管理丝场,看样子今天这是回来了。”

林凡看了一眼那些忙碌的佣人:“他回来一趟要带这么多行礼么?”

阿狸嗨了一声:“不是行李,都是给老爷子买的字画和佛像,方世孝一直想尽各种办法讨好老爷子,都是为了家主的位置。”

林凡哦了一声:“方世谦是长子,这方世孝凭什么能做家主?”

阿狸压低声音:“方世谦虽然现在掌管整个方家,但他膝下无子,老爷子一直没有把方家的印信传给他。所以方世孝一直觉得自己有机会,再加上这两年他掌管各地丝场,经营上颇有成绩,所以气势就更是强了起来。”

“前一段我还看到方世谦和方世孝在争吵,估计两个人早就是水火不容了。”

林凡皱了皱眉头,大家族的内部关系一般都错综复杂,尤其方家这种拥有大量权利和财富的家族,斗争往往更残酷。

自己还是敬而远之的好,没必要去趟这趟浑水。

林凡迈步向大门走去,打算绕开车队从侧门进入方府。

此刻在侧门处站着一名身穿华服的年轻人,正对着面前搬东西的佣人指指点点,神色间颇为不满。

“跟你们说了要小心,碰坏了这箱子里的字画,把你们卖了都赔不起!”

阿狸低声告诉林凡:“那是方世孝的儿子方君文,平时在方府里作威作福惯了,平常要离他远些~”

方君文训斥完佣人,一转头看到走过来的林凡,稍微愣了一下,看到林凡身上哪一件破旧的长衫后,更是皱起眉头。

“你是府里新来的佣人么,先去外面街上等着,这边忙完了才能通行!”

阿狸在边上开口:“这位是林公子,是方家的客人。”

“客人?”

方君文愣了下,又重新打量了林凡几眼,方家什么时候招待过这么寒酸的客人!

就在这时,边上一名仆人跑到方君文身边,贴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

方君文的脸色顿时变了变,重新望向林凡:“来方家入赘的?”

“哈哈……,大伯可真是病急乱投医啊,这是从哪里找来的破落户,是怕他女儿嫁不出去么。”

方君文笑了几声,一脸鄙视的望向林凡:“真是一朝越龙门,泥鳅也能变锦鲤~你这家伙的运气可真是不错~”

还不等林凡开口,边上的阿狸已经忍不住了:“少爷,林公子是家主大人请回来的客人,你这样说太没礼貌了。”

方君文脸色一冷,转头望向阿狸:“你这个小丫鬟想用爷爷来吓唬我,爷爷才不可能请这种破落户来家里做客!看我狠狠打你一顿,你还敢不敢多嘴!”

说完方君文果真挽起袖子迈步向阿狸走来,阿狸惊呼一声,脚下滑步躲到了林凡身后。

阿狸倒不是真的怕方君文,她的力气比方君文大得多,但是当着这么多仆人的面,她又不能真的揍方君文,只好先躲了。

“真的是家主大人请来的,不信你去问嘛!”

方君文平日在府里跋扈惯了,大刺刺的走过来:“我不用去问,打你一顿自然就知道了!看我今天不……”

方君文说到一半,突然发现林凡拦在了自己面前,脸色冷漠,丝毫没有退开的意思。

方君文脸色一厉:“你这家伙给我让开,我教训丫鬟没你什么事!”

林凡淡淡望向方君文,还是站在原地:“做错事自然需要教训,不过眼前该教训的是你。”

方君文一愣,没想到这个破衣烂衫的家伙还敢和自己顶嘴!

简直是无法无天!

“你给我让开!”

方君文伸手去抓林凡的肩膀,打算把他推开到一边去。

林凡站在原地身形未动,单手托住方君文的手肘向上一抬,方君文挥手的方向顿时偏向一边,带动整个身子向侧方冲了出去,噔噔噔冲出十余步,这才原地站定。

“你!……我……”

方君文转过脸来望向林凡,脸上有些茫然,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刚才怎么会跑偏的,还以为是自己脚下打滑。

甚至连四周的人也完全没看清,除了阿狸以外没一个人看到林凡抬手的那一下动作。

林凡如今虽然经脉尽断,但毕竟是修炼百年的修士,这种借力打力的技巧还是可以信手拈来。

对付方君文这种外强中干的二世子,一次打十个也不成问题。

阿狸躲在林凡身后,嘻嘻笑了两声:“地面有些滑,少爷你小心不要摔倒啦!”

方君文恼羞成怒,再次向前冲来:“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小丫鬟,我不信今天治不了你!”

突然一声清亮的喊声从侧方响起:“方君文,你住手!”

方君文身形一震,停下前冲的脚步转头望向侧方:“方小檀,你来做什么。”

出现在大门口处的正是一身淡红色的方小檀,一头黑色秀发散落在脑后,更显身形灵动窈窕。

“方君文,阿狸是我的丫鬟,要教训我自己会教训,不需要你多事。”

方君文嘴角咧了咧,他对方小檀有些忌惮,不敢再动手,不过嘴上还是不依不饶。

“回去好好管教下你的丫鬟,还有你这个不懂规矩的小相公!”

方小檀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方君文,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方君文看出方小檀真生气了,连忙耸了耸肩:“我要进去给爷爷请安,不和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走了。”

说完方君文转身离去,临走的时候还瞪了林凡一眼:“小子,不要以为有方小檀护着就得意忘形,早晚教训你!”

方小檀目送方君文走入大宅,随后望向四周看热闹的仆人:“都愣在这里做什么,自己的事情都不需要做了么?”

方小檀话里带着一股威压,四周仆人马上散开各忙各的去了。

方小檀喝散佣人后,走到阿狸和林凡近前,首先望向阿狸:“阿狸,又是你惹的祸,胆子越来越大了。”

阿狸连忙摆手:“不是的!是方君文先对林公子无礼,我才反驳的,还说什么泥鳅变锦鲤,我看他倒像个胖头鱼~”

“好了!”

方小檀皱眉打断阿狸的话,望向林凡:“家里的下人缺乏管教,让公子见笑了。”

林凡摇了摇头:“阿狸没错,是那个方君文无礼。”

方小檀眉头微皱,这林凡是个认死理的书呆子,这种性格说不上不好,但若是想在方家这个复杂的环境中生存下去,却是很难。

方小檀心里突然一惊,这林凡才刚来一天而已,自己倒为他的将来担心起来了,自己还没答应要嫁给他呢,简直是瞎操心!

方小檀咳嗽了一声,压下心中的胡思乱想:“君文一贯有些跋扈,这件事我会去和二叔说,让他管教一下,公子你以后见到君文尽量避开,不要和他争执。”

林凡点了点头:“好的。”

方小檀望向林凡身上破旧的长衫:“今早父亲让人备了几套新衣,已经送到水榭那边去了,公子可以试一下是否合身。”

林凡唔了一声:“不必了,我现在这身衣服很好。”

林凡现在这身长衫是修炼时一直穿的,虽然在雷劫中被损毁失了灵性,但穿习惯了的确不想换掉。

方小檀心想这林凡果然是个认死理的书呆子,叫他换件衣服都这么难。

“公子无需客气,当下春暖花开,正是除旧迎新的时节,换新衣也是应景之礼。”

林凡摇了摇头:“现在是五月中旬,已经是初夏了。”

方小檀一时无语,她本来想给林凡一个台阶下,没想到林凡竟然不接招。

“公子还是回去看一看,不换也可。”

方小檀转头望向阿狸:“阿狸,送林公子回住处去吧,以后不要顽皮了,万一我不在,吃苦的是你自己。”

“知道啦~”

阿狸对着方小檀点了点头,之后拉着林凡向门内走去。

方小檀看着林凡的背影,良久后叹了一口气。

这林凡到底是固执,还是脑子缺根筋呢?

无限流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