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子夜时分,方府中的人都已经睡去,各处院落都是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阿狸蹑手蹑脚的穿过水榭别院的甬道,来到阁楼前伸手敲了敲门框:“公子,我来啦~”

门里响起脚步声,随后吱呀一声响,房门打开显出林凡的身影,面色平静无波:“走吧,去后厨。”

阿狸嗯了一声,之后在前面带路:“公子,我已经把香囊还给小姐,而且问出了香囊的来历,是方世礼去年送给小姐的新年礼物。”

林凡眉梢挑了下:“方世礼,是那个在长安的老三?”

本来以为是老二方世孝搞的鬼,没想到竟然牵扯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方世礼,看来方家这三兄弟斗的真是很激烈。

阿狸点了点头:“就是在长安的方世礼,他常驻在长安城打理方家的绸缎庄生意,据说最近还和朝廷里的大人物搭上了关系,只是很少回金华城来。”

林凡唔了一声:“只要这个人不回来,那暂时就不用去顾虑。”

阿狸带着林凡在寂静的院落中穿行:“公子,你今天要炼什么丹?”

“算不上炼丹,只是把温髓丹中的蛇涎提纯出来,和阴灵木混合到一起,这两种东西都是至阴之物,混合后效果更强,应该能助我修复经脉。”

阿狸哦了一声:“我记得公子你说过,任脉总一身之阴,为阴之海,现在用这两种至阴之物,是打算修复任脉么?”

林凡点了点头:“孺子可教,的确如此。”

阿狸嘻嘻笑了两声:“那当然了,阿狸的记性可好得很呢!啊对了,差点忘记,小姐帮公子找了个保镖!”

林凡一脸懵逼:“给我找了个保镖,是什么意思?”

阿狸嗯了一声:“小姐说你入赘这件事关系到老爷子对继续人的选择,所以方世孝那边可能会找你的麻烦,她就给你找了一个保镖,负责保护你往来学馆。”

林凡点了点头:“今日我们在大门口和方君文冲突,方小檀就想到了后续的事情,果然想的周到。”

阿狸又开口:“但是小姐又说这门亲事还没有定,她不会任凭老爷子和她父亲的摆布,真是猜不到她心里怎么想的~”

林凡笑了下:“方小檀自视甚高,应该不会甘愿做这门亲事的牺牲品,她有自己的想法也是正常。”

阿狸啊了一声:“没错,小姐就是这么说的,不愿意做牺牲品什么的!”

林凡点了点头:“我需要的是在方家寄居下去,这门亲事成与不成,对我来说并无太大关系。”

阿狸一脸激动:“但是我很在乎啊,我很想这门亲事成!”

林凡有些无语,从来没见过这么热心当媒婆的狐狸精,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这时二人来到一处偏僻的院落,一进院门就闻到一股烟火气息。

“公子,我们到了,这里就是方家的后厨。”

这处后厨的院子很大,一排有十多间房,每个房间里面都摆满了锅碗瓢盆,方家里里外外有几十口人,加上仆人足有上百人,这些人每天的饮食自然不是一个小事,后厨自然不会小。

林凡目光扫过这一排房子,看到有一间房子上方的烟囱还在冒起炊烟。

“那一间还有灶火,我们过去看看。”

阿狸嗯了一声,和林凡两人走到这间屋的门外,隔着门向里望去,发现屋子里面站着两个伙夫,一个在烧火,另一个正在把切好的大块骨头扔进锅里。

烧火那个一边扔拆换一边发牢骚:“二老爷一回来就说要喝汤,搞的我们大半夜在这里熬汤,觉都没得睡!”

另外一个叹了口气:“你少说两句吧,二老爷可不像大老爷那么好说话,汤熬不好我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林凡压低声音:“这两个人有些碍事。”

“我有办法!”

阿狸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打开后里面是一些金色的粉末,她抓起一把粉末放在嘴边,对着门里轻轻一吹。

这些金色粉末随风而起,飘飞到屋子里面,那两个伙夫正说着话,突然身子一歪,直接翻身倒地睡着了。

林凡赞许的点了点头:“催眠术立竿见影,看来你的法术也不是一无是处。”

阿狸把剩余的金粉包好,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这些催眠粉是族里的老狐狸送我的,我自己可不会做。”

林凡有些无奈:“算我没说。”

阿狸走进房间里,把这两名伙夫拖到一边的长凳上:“现在就满足你们的心愿,让你们好好睡一觉,不过明早的训斥是免不了啦~”

林凡走进屋子里,目光扫过四周,寻找合适的炼丹工具。

最终,林凡的目光落在了角落的一个铜锅上:“这砂锅的材质和丹炉相仿,虽然外形差异有些大,但拿来炼丹应该勉强够用。”

“把灶火上的锅拿开,把这铜锅摆上去。”

阿狸嗯了一声,手脚麻利的把灶台上的大锅搬下来放在一边,又把角落的铜锅摆放在灶台上。

还亏得阿狸力气大,不然以林凡有伤在身的身躯,真的很难完成这些工作。

“公子,这铜锅里要加水么?”

林凡摇了摇头:“我们是炼丹又不是煮饭,你什么时候见炼丹要加水的。”

说罢,林凡走到铜锅近前,从怀中取出三七粉和金花粉倒入锅中,之后又把十颗温髓丹全部放入其中。

之后林凡拿来锅盖把铜锅盖好:“这样便可以了,等吧。”

阿狸在一边皱眉看着:“这和煮饭也没什么区别吗,就是没加水而已!”

林凡盯着灶台上的铜锅,神色严肃:“我现在以三七和金花做药引,用高温破开温髓丹的丹体,你来压住这锅盖,不要让温髓丹飞溅出去。”

阿狸哦了一声,连忙过来伸手按住铜锅的锅盖。

咚——!

一声脆响,锅盖微微抖动了一下,阿狸惊呼了一声:“真的有东西在顶锅盖,是温髓丹么?”

林凡伸手取出阴灵木粉:“压好,当我说打开的时候,你就马上把锅盖打开,不要迟疑!”

阿狸连忙把另外一只手也按在锅盖上,拼命点头:“阿狸知道啦!”

无限流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