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第二日清晨,林凡清晨梳洗完毕,依旧坚持在水榭边的空地上练习拳法。

这套五禽戏林凡每日上午都要完整的打一遍,即便如今有饿鬼环伺,也不能改变他这个习惯。

隐娘坐在空地中心那株柳树的高处,斜靠着身后的枝干,安静的看着林凡练拳。

隐娘的名字里带一个隐字,匿踪的神通自然是极强,她整个人连同身上的衣服都呈现出一种干涩的灰色,和身后的树干融为一体,除非凑到极近处,否则根本不可能分辨出来。

林凡一板一眼的把这套五禽戏打完,随后收势站在原地,调匀自身的呼吸。

连续练拳数日,如今他体内经脉的活络程度已经有明显好转,虽然除任脉之外的七脉还没有修复的迹象,但行动发力已经完全不受影响。

隐娘的声音从高处传来:“你这套拳法,打的很好。”

林凡抬起头来望向上方:“多谢夸奖。”

隐娘低头望向林凡:“你这套拳法我没见过,似乎是古法拳?”

林凡伸手擦去额角的汗水:“小时候我在家中的古书里中看到的一套拳谱,闲来无事就练一练。”

隐娘摇了摇头:“你的拳势形神兼备,光凭一本古书上的拳谱就能练到这么传神,不太可能。”

林凡面色如常:“我从小身体多病,所以一直练习这套拳法用来强健体魄,可能是练得多的缘故。”

隐娘向后一靠,望向天空:“若是只要从小练起就能练到你这种程度,那这世间就遍地都是绝顶高手。”

林凡掸了掸身上的尘土:“你觉得我算是绝顶高手?”

隐娘摇了摇头:“你拳势极佳,但气息却格外虚弱,比普通人还不如,如果和真正的高手过招,在力量上吃亏太多,赢不了的。”

林凡点了点头,隐娘这番话说得一点没错,如今他的身手对付普通人毫无问题,但由于经脉受损没有内力,遇到真正的高手就没得打了。

隐娘轻轻一跃,从树枝上跳落地面:“你家里的那本古书上,除了这套拳法,难道没有对应的内功么。”

林凡摇了摇头:“没有。”

其实不是没有,是如今林凡的经脉无法修炼内功而已。

隐娘摇了摇头:“你只修了外功,没有修炼配套的内功和吐纳口诀,发挥不出这套拳法的威力,再练下去也就不过如此了。”

林凡对剑客的内功心法很有兴趣,这毕竟是武道中最接近仙法的神通。

于是他开口询问隐娘:“你有没有厉害的内功心法可以教给我。”

隐娘皱眉看了林凡一眼:“我只是做你的保镖,没说过要做你的师父。”

“你教会了我,我不再需要你保护,你就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

隐娘抬头望天:“剑法到高深处时,可御剑凌空,千里之外取人首级,非有因果之人不可传。”

停顿片刻后,隐娘又加了一句:“这是师父当初传我剑法时说过的话。”

林凡点了点头,不再追问。

剑客的剑法是武道中的顶级神功,可以上天入地,已经接近半仙之法,所以对传承也极为严格,绝大多数都是一脉单传,绝不外泄。

“公子!……公子!”

和往常一样,阿狸又一边大叫着一边跑入水榭别苑,向林凡所在的这处空地跑来。

“公子,老爷让我通知你,今天方家的人都要去城外灵泉寺斋戒三日,你也要同去。”

林凡微微一愣,方家人要去灵泉寺斋戒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但是之前并没有通知他也要同去,难道方世谦突然改主意了?

“方家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要我同去?”

阿狸唔了一声:“老爷只说了让你同去,其他什么都没说,我也是一无所知。”

林凡眉头微皱,他自是不想到处乱跑的,但方家的人是自己躲避雷劫的护身符,万一他们全走了,天雷又降了下来,那可没法应对。

“去便去吧,不过学馆那边需要去知会一声。”

阿狸嗯了一声:“我这就去学馆通知谢老爷子,公子你准备一下,灵泉寺在金华城以南三十里,坐马车半日就能抵达。”

林凡点了点头,随后转头望向一侧的隐娘:“你也要同去。”

隐娘点了点头:“我附在车底同行。”

……

中午时分,方家大队车马浩浩荡荡的从府中出行,前往灵泉寺方向而去。

林凡坐在其中一辆马车上,掀开帘子左右张望,看到前后一共二十余辆马车,也不知道方小檀和他父亲到底坐在哪一辆中。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阿狸在一侧开口:“这些车上坐的都是方家的宗族亲戚,这些人平日里也住在方府中,有的人帮忙打理全国各地的生意,有的人就是好吃懒做的寄生虫,反正方家家大业大,养着他们便是。”

林凡恍然点了点头,他在方家这么多日,每次都是大门和水榭两点一线,从来没有到处游走过,所以对这大宅中的人丁的确了解甚少。

阿狸又继续说:“不过平时方家大宅里的确没有这么多人,这里有不少都是从外地专门赶回来,就为了陪老爷子去灵泉寺斋戒的。”

林凡面现不解之色:“就为了在老头子面前露一面,就要千里迢迢的跑回金华城来,这些人看来平日里很闲。”

其实林凡并不理解,方众岳身为豪门方家的执掌,无论威望还是权威都盛极一时,这些宗族亲戚能在他面前说两句话,留下一些印象,那对自身的发展都是巨大的帮助。

毕竟不可能每个人都像林凡一样,老爷子会主动把他请来,还持续关注他的情况。

车队前行,马蹄敲击在青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连绵成片。

阿狸坐在马车里,坐在林凡对面伸了个懒腰:“灵泉寺我去过一次,那庙里的香火味道太浓了,让人很不舒服~”

林凡摇了摇头:“因为你是妖,所以才会不舒服。”

阿狸哼了一声:“和公子说话一点意思都没有,我还是找隐娘聊天吧。”

说罢她俯身用手敲了敲脚下的地面:“隐娘,进来坐吧,我们聊天~”

一阵清风吹过,车厢侧方的门帘微微一掀,隐娘已经钻入车厢。

阿狸被吓得哇了一声:“你真的在车底啊,我就是试试而已!”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