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夜色深沉的山岭上,隐娘和林凡两人一前一后穿过大片密林,向山顶方向前行。

林凡单手握着那只暗金色的金刚杵,嘴里断断续续的念诵着。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隐娘回头看了了林凡一眼:“你在念什么?”

林凡停下念诵:“这是刻印在宝泉塔外墙上的经文,这金刚杵被放置在宝泉塔顶数十年,吸收了大量佛门之力,这经文就是激发这股力量的口诀。”

隐娘哦了一声:“这也是你在那本古书上读到的?”

林凡抬头看了隐娘一眼:“是另外一本古书。”

隐娘伸手分开拦路的枝杈:“你家里的书房一定很大。”

隐娘这句话带着一点戏谑的意味,林凡顾不上和她斗嘴,再度把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金刚杵上。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我相、人相、众生相……须菩提!”

嗡——!

林凡手中的金刚杵发出低沉的嗡鸣声,暗金色的表面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宛如一道道金色的丝线,散溢到四周的黑暗虚空中微微飘动。

走在前面的隐娘微微一惊,转过头来望向林凡手中的金刚杵:“好强的气势!和我的剑气不相上下。”

林凡举起金光缭绕的金刚杵,杵上的光芒肉眼可见的在逐渐转弱。

“激活这金刚杵中的力量需要时间,而且持续时间很短,果然念诵的口诀不如刻印在塔身上来的有效果。”

林凡这句话说完,手中的金刚杵已经彻底失去光芒,重新又恢复成暗金色。

隐娘转过身去继续前行:“你只要带路即可,无需战斗,那只鬼物交给我来对付。”

林凡把金刚杵插在腰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有备总是无患。”

两个人陷入沉默,在密林中又前行一段距离,隐娘突然开口。

“你现在经脉受损,无法修改高深的内功,我想起有一门功夫很适合你。”

说完隐娘反手一挥,把一个东西扔向林凡:“接着。”

林凡一伸手在空中接住隐娘扔过来的东西,发现竟然是一卷书册,他把书册拿到面前,借助微弱的星光看到封面上有两个字——崩拳。

林凡不禁有些意外:“这是什么?”

隐娘边走边说:“是一本拳谱,这套拳法不靠内力,主要靠身体关节和肌肉发劲,适合现在的你。”

隐娘说到这里转过身来望向林凡,又加了一句:“这是在我家的书房里找到的。”

林凡拿着拳谱望向隐娘:“这拳谱的确适合现在的我,你为什么要送给我?”

隐娘摇了摇头:“方众岳身死,方家人对你心怀恨意,你以后没办法继续留在方家,多个自保的能力总是好的。”

林凡不以为然:“我为什么不能继续留下,又没有人赶走我。”

隐娘皱眉看了林凡一眼:“难道要等他们赶你,你才会走?”

“错,就算他们赶我,我也不会走的。”

“你……”

隐娘对林凡的回答无语:“为了留在方家吃软饭,需要做到这种地步?”

隐娘这句话本来是激将的意思,没想到林凡面露沉吟之色,思索片刻后点了点头:“需要。”

隐娘脸上闪过一丝怒意,走过来一伸手把那本拳谱又抢了回去:“既然你打定主意吃软饭,那这本拳谱你就不需要了!”

林凡哎了一声:“我还一眼都没看。”

隐娘冷着脸哼了一声,转头继续向前走去,再不开口。

林凡摇了摇头,看来隐娘虽然剑法厉害,但终究是个女子,发起脾气来莫名其妙。

两人又走出一段距离后,隐娘开口:“今晚斩杀掉这只鬼物后,我就返回镖行,换其他人来做你的保镖。”

林凡嗯了一声:“后面不会再有厉害的敌人,的确用不到你这么顶尖的高手,你若想回去便回去吧。”

隐娘听到这句话后,怒气似乎更盛了些,脚下加快步伐向前行去,片刻间就把林凡甩开十余米远。

就在这时,突然前方顶峰上传来一声厉吼。

嗷——————!

这吼声中带着一股怨恨之意,沿着山麓向四周散发开去,惊起密林中大片飞鸟!

隐娘脸色微微一变,抬头望向前方的高峰:“是那只鬼物?”

林凡快步走上前来:“这的确是它的声音,看样子伤的不轻。”

隐娘单手拔出短剑,密林中剑气顿时纵横交错,大量树叶被剑锋切断,从空中飘落而下。

“你在此地等待,我去将其斩杀!”

话音落下,隐娘的身影已经原地跃起,化为一道惊鸿冲向山峰方向。

“等一……”

林凡话喊到一半已经失去了隐娘的踪影,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下了举到半空的手。

林凡虽然说过要替方众岳报仇,但他并非鲁莽之人,以隐娘的身手对付一只受伤的鬼物应该不成问题,自己在这里等待结果便好。

现在的他丹田损毁经脉尽断,面对厉鬼毫无战斗力,就算跟着去了,也只会让隐娘分心照顾,平添混乱而已。

林凡站在原地,从腰侧拔出那只金刚杵:“辛辛苦苦带到这里,看来是用不上了。”

吼————!

山峰上突然传来一声厉吼,声音震动四野,再度惊起四周大片飞鸟!

林凡微微动容,抬头望向山峰:“这声音……和之前似乎有些不同?”

就在林凡说出口之际,一道身影疾如流星般划过夜空,嘭的一声的落在林凡身边,正是隐娘!

林凡有些吃惊:“这么快便回来了?”

隐娘脸色有些难堪,起身一把抓住林凡的腰带:“走!”

话音落下,隐娘抓着林凡一跃而起,已经划过数十米的密林,落在远方的一片大树枝杈上。

林凡看隐娘的面色不对,开口询问:“出了什么问题?”

隐娘脚下发力,再度跃出:“我们搞错了。”

“这峰顶的厉鬼不是一只,是三只!”

无限流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