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宫城值守处。

李君羡正在休息,他乃是李世民亲信之臣,统领禁军保护皇宫安危。

虽说责任重大,但实际上却是个清闲职差,毕竟在长安城内,天子脚下,有几个人不知死活敢来闹事,嫌自己命长?

但没等他休息好,便听见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李君羡忍不住呵斥道:

“吵什么吵,都给本将军安稳点。”

可来人脚步不止,转瞬间便到了房内。李君羡皱眉定睛一看,顿时来了精神,他连忙站起身来,有些尴尬的问道:

“公公,是陛下有什么吩咐吗?”

内侍顾不上讨论其他,语气急促的说道:

“李将军,出大事了。

公主在接亲的路上被贼人劫走了,陛下方才下了命令,让你立刻统领禁军前往追拿此贼,不惜一切代价将公主救回来。”

听得此言,李君羡顿时懵了,惊愕道:

“怎么可能?公主出嫁定有护卫,什么贼人如此大胆,能够当众劫走公主?”

内侍哪里说得清,但他依旧郑重道:

“李将军,你就别多问了,这是陛下亲口下的命令,你还是赶紧动身吧,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你我都讨不到好处。”

虽然李君羡还有些迷糊,但他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李世民亲口下的命令,无论公主是如何被劫走的,肯定做不了假。

今日可是皇家嫁女的重要日子,消息早就传得满城皆知。公主却被当众劫去,不仅有损长孙家的颜面,更是打皇家的脸。

最关键的是,长乐公主可是当今最宠爱的公主啊。

李君羡下意识吞了口唾沫,点头道:

“多谢公公指点,本将这就带人去找,定会将公主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言罢,便是点起一千禁军离去。

终究是皇城脚下,不可动用太多兵马,但这一千禁军已经足够了。

李君羡自不用多言,早年追随李世民南征北战,骁勇无比,武艺不俗。宫内禁军也同样是精锐中的精锐,非寻常能及。

……

禁卫言语一出,殿内顿时化作死寂。

绝对安静的环境中,连呼吸都变得格外清晰,气氛已然跌落冰点。

李世民转过身,表情似笑非笑的盯着长孙冲,语气淡漠的缓缓开口:

“他说的是真的吗?”

长孙冲身躯紧绷,惶恐到了极点,他想要辩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都到了此刻,自然无需多问,李世民冷哼道:

“贱民、贱民,好一个贱民啊。”

长孙冲完全吓呆了,他下意识跪倒在地:

“陛下……”

但李世民转过身,甚至懒得看他一眼:

“朕为李世民,你竟敢斥百姓为贱民,你是连朕都不放在眼里了吗?”

长孙冲慌乱的解释:

“臣……臣只是一时口误……”

但这些话,在此刻显得微不足道。

连长孙无忌都瞪大了眼睛,显然是恼怒至极,恨铁不成钢的喊道:

“你这孽障。”

李世民走到长孙无垢身旁,小心将之扶起,然后头也不会的说道:

“长孙爱卿,看看你养的好儿子。至于长乐的婚事,就莫要再提了。”

听得此言,长孙无忌好似如临大劫,双腿一颤跪倒在地,无奈的说道:

“微臣……领旨。”

至于长孙冲,方才被李世民的气势几乎吓得屁滚尿流,此刻惊闻取消婚约,就像五雷轰顶,彻底失去神智,浑浑噩噩。

很快,李世民与长孙无垢离开。

殿内仅剩他们父子二人。

长孙冲宛如做了一场噩梦,忽然醒转之后,抱着长孙无忌的大腿,哭泣道:

“父亲,陛下怎么能退婚呢,孩儿要娶丽质,孩儿今生只爱丽质一人,呜呜……”

看见长孙冲这般模样,长孙无忌嘴角微微抽搐,你这么喜欢李丽质,会让人当众把她抢了,连上去阻拦的勇气都没有?

真是可笑。

长孙无忌自然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平日里看来,虽然平庸却也正派,如今忽然显露原型,完全是一个花架子啊。

还娶丽质?

现在还关心女人的问题,这才是最气的。

不见方才李世民对他的称呼,直接从辅机变成长孙爱卿,这可不是没老婆的问题,搞不好他的官途都会受到影响。

想到这里,长孙无忌也是火从心头起,撇开长孙冲的手臂,径直站起身,然后怒目一扫,右掌已经扇到长孙冲脸上:

“混账东西,真是气煞老夫也。”

说完这句,长孙无忌头也不回的走了。

长孙冲呆呆的看着长孙无忌的背影,一阵绝望涌现,内心叨叨道:

“连父亲都不要我了吗……”

……

李君羡带人出了长安城。

经过一段时间了解,他已然知晓事情始末,心中可以说是五味杂陈。

他原以为那贼人是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结果到头来发现,贼人竟是个相貌英俊的小白脸,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小白脸能有这本事?

一个人掀翻几十个护卫,然后抱着公主直接从城门出去了,匪夷所思啊。

此事怪是怪了点,但李君羡没忘记自己的任务,从城门一路向外搜寻,生怕错漏什么线索,最后挨罚的还是自己。

最终。

李君羡带队来到一个名为陈家村的地方。

“那贼人来了这里?”

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左右亦是迟疑不定,一个穷乡僻壤的村子,会有这般胆大包天之人?

虽说逻辑上不通畅,李君羡还是决定进去看看,他目光一扫,下令道:

“你们几个和本将进去看看。”

剩下的禁军暂且在村外等候。

刚进村口,李君羡便看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眯着眼睛睡午觉。

“老人家。”

李君羡喊了一声。

老者稍稍睁开眼,透出一道缝隙,缓缓道:

“年轻人,你有什么事啊。”

李君羡心中一喜,这老人家眼神不错,或许知道一些事情,连忙问道:

“老人家,您方才有没有看见一个行事鬼鬼祟祟,还抱着女人的男子经过此处?”

老者果断摇了摇头:

“老夫我眼睛利索得很,肯定没有什么鬼鬼祟祟的人路过此地。”

听得此言,李君羡微微皱眉,难道是他们找错了,不确定的说道:

“那老人家,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相貌英俊,器宇不凡的小……年轻人,带着一个女人从此经过?”

这下老者眼前一亮,回答道:

“原来你说的是小珏子啊。”

李君羡:“……”

无限流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