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李君羡有些无语的看着陈三。

鬼知道他方才说话有多羞耻,但为了救回公主,他还是毅然道:

“咳,老人家,在下要找的正是这此人,不知可否告知他的下落?”

听见这话,陈三警惕的打量着李君羡,说道:

“你是什么人,问这个做什么?”

李君羡坦然道:

“在下是他的朋友,找他有些事情。”

陈三一晃神,说道:

“原来如此,你照着这边往前走就行。”

李君羡目光看去,心中微喜:

“那便多谢老人家了。”

李君羡领着几个人,沿陈三所指方向而去。

等他们离得远了,陈三却站起身来,往地下啐了一口,有些自得道:

“你这小**,真当老子不认识禁军的服饰。话说小珏子出去一趟,怎么招惹上禁军了,难道惹了什么大祸?”

念头微转,陈三撑着木杖,脚步轻便而去。

……

听了陈珏之言,李丽质脸上露出微笑,问道:

“我可以进房间看看吗?”

陈珏正想答应,外头传来“哒哒”的动静,他转身看去,只见一个持杖老者行进如风,竟然是陈三来了,不禁诧异道:

“三爷爷,您怎么来了?”

陈三看了眼容颜绝世的李丽质,眼中浮现一抹异色,心中愈发笃定:

“小珏子多半是抢人家老婆了,不然从哪带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回来?”

察觉到老人的目光,李丽质有些害羞,但她大家闺秀的本能还在,便跟着陈珏喊了声:

“三爷爷好。”

陈三亦是回以微笑,随后没好气的看着陈珏,厉声质问道:

“好你个小珏子,是不是到外面惹事了?”

陈珏瞥了眼李丽质,然后一本正经的摇头。

陈三气得吹胡子瞪眼,直接用手杖敲在陈珏屁股上,开口骂道:

“现在连你三爷爷都敢骗,既然没有惹事,怎么连禁军的人都来了?”

“什么?禁军?”

陈珏揉了揉臀部,惊讶看向李丽质,心中涌现些许好奇,她家中竟有如此势力?

陈三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

“行了,你也别担心,方才那禁军找老夫问路,我给他指到后山去了,一时半会过不来,你们先跟老夫找个地方藏起来吧。”

听到禁军二字,李丽质也有些紧张,禁军来的速度比她想的更快,忙解释道:

“三爷爷不必担心,他们应该是来找我的,我跟他们回去就好了。”

陈三惊讶瞪大了眼睛,问道:

“你这小姑娘有些意思,竟能让禁军出来寻人,莫非你是当今公主?”

李丽质看了眼陈珏,辩解道:

“三爷爷误会了,是我表哥家里有大官,能和宫里扯上些关系。”

虽然刚和陈珏认识不久,但是这般相处方式,令李丽质很轻松。

没有他人的毕恭毕敬,也不会过分谨慎小心,关键是陈珏长得太帅,李丽质不想其知道自己身份,恐怕二人变得尴尬。

陈三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但陈珏不一样,他冷哼一声,郑重的说道:

“你那表哥真不是东西,既然你不愿嫁他,那你就待在这吧,哪怕是宫里的禁军,有我陈珏在此,也带不走你的。”

“……”

李丽质没懵,陈三先懵了。

这小子在说什么昏话?

但他听明白了一件事,自己果然没猜错,这小家伙竟然真去抢婚了!

陈三忍不住开喷:

“你懂什么就在这吹,你知道宫里的禁军意味着什么嘛,真以为你神威盖世,可以一个打几十个吗,是不是傻?”

“哎呦,三爷爷你停下,别捏我耳朵了。”

虽然陈珏身负霸王之勇,但在陈三面前,自然不敢没轻没重,万一伤到了老人家,可就尴尬了,他只好喊疼求饶。

陈三松开手,打量着二人,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无奈叹了口气,说道:

“罢了,既然你如此用心,老夫便再帮你一把,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姑娘。”

听见这话,陈珏惊奇道:

“三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老人家还有什么隐藏身份不成?”

陈三瞪着眼睛喊道:

“滚!”

李丽质站在旁边,不好意思说话,她感觉这位老人似乎误会了什么。

面对陈三的质疑,陈珏决定证明自己。

他跑到栅栏外,那里放着一块巨石,少说有好几百斤,一般人可举不起。

陈珏并不在意,他双手一张,猛的用力,直接将那石块高高举起。然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面不色变将之放下。

“……”

看见这一幕,陈三和李丽质都呆了。

毕竟陈珏看起来细胳膊细腿,除了长得帅一无是处,怎会有如此力气?

“你这小子想蒙老夫?”

陈三还是不太信,想要以身试石。

可惜还没用力,便传来咯噔一声响,陈三捂着腰道:

“哎呦,闪着腰了。”

陈珏赶紧扶老人家坐下,无奈道:

“三爷爷,您年纪这么大了,何必逞能呢?”

陈三信誓旦旦道:

“要不是老夫年纪大了,这样的石头一只手就能举起来,你……你给老夫老实交代,怎么力气突然变这么大了?”

陈珏沉吟道:

“三爷爷您可能不信,其实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白胡子老人,他给了我一枚丹药,我服下之后力气就变这么大了。”

陈三面露狐疑之色,可他想不到更好的解释,难道这小子真是遇见神仙了?

看见陈珏的神力,李丽质终于明白,为何他能带着自己从长安城出来了,但方才这番解释,她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

李君羡走了老远。

最终在一处山头停下,他不确定的环顾四周,最终才反应过来。

他们好像被骗了。

无可奈何的李君羡只能原路返回,然后在村中晃荡,直到某个边缘地带。

他远远看见一身红衣,霎时间神色大喜:

“公主在那里。”

只见不知谁家的庭院,正晾晒着稍显陈旧的嫁衣。

“……”

李君羡很尴尬,也很无语。

无奈继续向前。

于阑珊处回首。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李君羡和陈三大眼瞪小眼。

也看见了一旁的陈珏和李丽质。

“公……公……”

因为太惊喜,李君羡嘴都瓢了。

无限流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