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见了李君羡的表现,众人已然信了一半。

如果真的没有问题,何必如此着急反驳,这可就令人有些唏嘘了。

此刻李君羡一脸愤懑之意,陈珏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这样揭破他人老底,实在是不太好,便是干咳两声,补充道:

“咳咳,小李……你若是不急的话,待会晚些走,我给你写张药方,保证你回去精神抖擞,再无这方面的顾虑。”

“噗~哈哈~咳咳。”

此言一处,程咬金登时捧腹大笑,甚至没有憋住,直接把自己笑咳了。

看见这一幕,李君羡咬牙切齿,恨不得直接将陈珏给生撕了。可他颇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绝非陈珏对手,这才忍了下来。

可仔细回想陈珏之言,李君羡有些意动……

众人终于笑完了。

李世民强忍笑意,一本正经的追问道:

“近亲成婚当真有这么麻烦?”

陈珏信誓旦旦道:

“此事何必骗你,老李你既然是国公,想必手中也有些权势,若是不信我所说,便派人去调查一番,不就知道答案了?

取同等近亲成婚与非近亲成婚的,看他们生产和孩子出问题的比例,只要稍微比较就能得到答案,是为知行合一。”

李世民认真将陈珏所说记下,已然决定回去令人调查。若陈珏所言不虚,这可是个大问题,必须尽早将之解决。

可当陈珏一番话说完,李世民又被一个词语吸引住了,他喃喃道:

“知行合一……好一个知行合一。”

李世民目光有些异样,他上下打量着陈珏,这个少年果真有些不俗,除了相貌英俊异常外,气质也是格外出众。

方才医术之论,明明只看了两眼,却辨别出李君羡身上的症疾……

现在更是说出如此精要之词,若是让朝中大儒听见了,恐怕要为之疯狂,知行合一不过简单四字,但涵义非比寻常。

至于程咬金三人,他们本是武夫,还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见李世民有些异样,也是竖起耳朵认真听,不敢懈怠。

经过方才的谈话,李世民已然不再生气,甚至开始欣赏陈珏。心中暗自揣度,难道这少年是哪位名人隐士的弟子?

当对一个人的认知改变,其举措也将全然不同,原本的放肆无礼,此刻竟成了率真淳朴,亦有独属少年的意气风发。

想到这里,李世民不禁起了惜才之意,道:

“小兄弟,你可有入仕的想法?”

此言一出,包括李丽质在内,四人皆露出异样之色。他们可知道李世民的脾气,寻常不会开口,如今竟如此看重陈珏。

可陈珏一听,顿时摇了摇头,道:

“当官有什么好,处处受人掣肘,焉有我在这村里舒服,自由自在。”

李世民不禁挑眉,沉吟道:

“可你住在这等草屋,明明身有贤能,却荒废于此间,岂不是可笑?”

然而陈珏不以为意,甚至笑道:

“住草屋就住草屋,若是我想要,去长安城买房也是简简单单,何必绞尽脑汁入仕,最后还讨不到好处,才是真的可笑。”

李丽质神色迟疑,她本想开口劝陈珏,但见他态度如此坚决,只好沉默。

说完之后,陈珏猛然正色,道:

“不对,老李你别转移话题,纵然你是当朝亲王,如今你女儿在我这,你们也休想带走,免得你又强迫她嫁与别人。”

“……”

李世民有些无语,心中忽然感慨,道:

“丽……”

没等他开口,李丽质已经答道:

“父亲,女儿李长乐不会嫁给表哥的。”

李世民默然无言,好家伙,这是直接告诉他自己用的假名,但看见李丽质眼中哀求之色,以及陈珏自信的神情,他说道:

“好,长乐你放心吧,为父已经把这门婚事取消了,以后定不会强迫你嫁人。”

李丽质眼中闪过光彩,惊喜道:

“父亲,你说真的?”

李世民微笑着点了点头,道:

“为父岂会骗你,你还是随为父回去吧。”

然而又是陈珏,直接插嘴道:

“不行,李姑娘在我这住下了,老李你若是想女儿了,便来此处吧。”

李世民憋得够呛,忍不住反驳道:

“你这混账东西,孤的女儿尚未出阁,便和你待在一起,若是让他人知道了,又该如何处置,你让她女儿家如何面对?”

陈珏波澜不惊,从容不迫道:

“这有何难,大不了我娶了她就是。”

李世民瞪大眼睛,想要斥骂又不知从何说起,这家伙好算计啊,这般空手套白狼,就想娶朕的女儿,简直是痴人说梦。

但李丽质听得此言,少女心意悄然涌动,虽然与陈珏相识不久,但是发生了诸多事情,她对其感觉与长孙冲截然不同。

秦叔宝、程咬金、李君羡皆是无言,心中直呼好家伙,还真是活久见。

但这是李世民和陈珏的战场,他们也不敢随意掺和,只好老实旁观。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他不断对自己说,你是一国之君,不能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斤斤计较,必须要宽宏大量……

良久,李世民看向李丽质,说道:

“长乐,你母亲因为今日之事,已然卧病在床,你难道不想回去看看吗?”

说完这句,李世民神色自得,目光挑衅的看向陈珏,好像在说:

我看你怎么办?

连程咬金三人也是倾佩不已。

陛下就是陛下。

听到长孙无垢卧病的消息,李丽质果然变色,她今日虽有些叛逆,可骨子里却是孝顺的孩子,如何能够置母亲于不顾?

可就在李丽质准备答应时,陈珏说道:

“何必这么麻烦,你明日将岳母……啊不,李姑娘的母亲送来,我替她好好诊治一番,必定妙手回春,药到病除。”

“……”

李世民愣了,他愕然抬头,恰好遇见陈珏挑逗的目光,与方才无差。

程咬金暗道卧槽,这是一波绝杀啊。

李丽质迟疑看向陈珏,那坚定坦然的神色,显然不是玩笑,难道他真的有办法治好母后……李丽质思绪变化万千。

沉吟,李丽质迟疑着说道:

“父亲,我……我还是待在这里吧。”

李世民嘴角阵阵抽搐。

无限流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