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纪书芸一边品尝菜品一边说:“大老板公布的手机一般不用,你靠他的手机定位不一定准确。不预约,他们很难见得到,我知道你的能力强,可他们身边你用的这种常识性定位手段他也可以做到干扰。”梁如水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块和手机差水多大的方形屏幕,走到纪书芸的面前给她看,清晰的显示目标位置在水西国际酒店。

梁如水不反对纪书芸跟他一起去,曲行长说:“丁向阳是个明白人,他认识纪小姐,不会妄为,我的人在你们的外围,负责与我联系,你自己带来的贴身跟着,肯定不会有事情。梁先生,纪小姐说的有道理,要不要我给你联系一下,他真的不会轻易让你跟踪到他的位置。”

梁如水说:“曲行长的心意我明白,我这个跟踪器,不完全是他的手机定位,是基于他身边所有的联系方式的数据处理中心,包括他的指令、休闲影像出现过的位子,不可能出错。”

纪书芸本着好奇的心情按梁如水的要求来到了水西国际酒店顶层,这里是酒店的休闲、健身地方,丁向阳的目标位置是游泳池,梁如水按照他手中定位器提示,闪念间出现在他的面前。纪书芸带的两个训练有素的安保人员,在梁如水接近目标迅速靠近时,他们甚至没有看清梁如水的稳步挪位。

丁向阳向自己身边的一群人含怒带气,却瞬间因为又发现纪书芸的出现,平静对梁如水说:“小伙子又来了,我不是与梁行长谈好了,你的事情他负责处理,我可是有履诺计划的。”

梁如水说:“上次考虑到你的具体难处,我没有太为难你,我们间没有协议,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现在,你立即跟我走,做为人质,即使你公司需要变卖产业,也要给付我说的数额。枪杆子里出政权,这个你比我懂,现在只有一条路,要么给钱,我消失,要么你消失,我照样可以付出一些时间拿到钱。”

丁向阳说:“年轻人,我选择在这个地方等你,不是因为怕你才躲起来的,成为一方人物前,我也做过枪杆子,这些你知道。我领略过你的手段,可在这个六十六层的顶楼,你再想平安离去,不会和上次一样,何况,我己经向本地的警方备过案,刚刚,我己经报了警,他们此时就在下面。就凭你能请动纪家大小姐,我也应当给面子,可如果我认为自己的安全己经没有了保障,所有的面子都不是必须的了。”

丁向阳转头向纪小姐看看后说:“纪小姐,在圈内、圈外,没有人不知道,纪家的话相当于旨意,这是纪老板多年的处事利落积累的,上次你家纪行长答应我时,你也在场,为何你还会与他一道出现在这里?”

纪小姐并没有走到近前,她说:“家父己经向梁先生说明了情况,可是梁先生不是圈子中人,我家的能力没有条件约束他的行动。你也知道,我父亲从不做任何与法制相违背的事情,所以,我伴随着梁先生一道来,也是为了向你表明我家的态度和无奈,这也是家父的用心。”

丁向阳说:“这位先生姓梁,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为何需要这样大的一笔钱?有钱人多的是,以你对我的手段,同样可以从纪家拿到这样一笔钱,比我容易还方便?”

梁如水说:“可以了,话说的太多了,我不想听,纪家人在我面前没有做过坏事,你却不同。我解释都是多余的,真的需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来?我不要你的保证人或保证书,要么是现金,要么是你的肉体。我知道你在磨时间,以为可以封锁或控制这个大楼,能来,肯定不怕你的布局。我也带有直升机,但,不需要。”

丁向阳说:“现金我真的拿不出,你要对我怎样?你可以动手试试?”话一说完,他退到水池边,梁如水的身后己经涌进一批人,梁如水探身向楼下看看,以他的装置飞身下去也不是大的问题,可他需要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还要再次实践自己的工具。

他脚底可以生成微气垫,具备意念操纵动力运行方向,加之他从小练就的速度,现场没有人看到他的过程,丁向阳的脖子己经在他的手中。因为他没有用力,丁向阳方便说话,他说:“就算你控制了我,你也不可能顺利离开,你可以消灭我,却拿不到一分钱,我还有儿子,你要是没了,可就什么也没有了。”

梁如水己经感觉和发现,他的四周全是针对他的力量,尤其是他可能出走的节点位置,说密不透风是夸张,但如果是说鸟能飞出去,就是有些不切真实了。

梁如水说:“你真的要钱不要命?”丁向阳说:“我一辈子刀头添血的生活,就是为了有这样的一天:因钱多,被尊重。你却想空手拿走,任何人都不会同意。能过上的日子我也经历过了,可以踏上黄泉,你能告诉我,真的只是因为在酒吧那一次偶然,让你对我产生了现在的对立?”

梁如水说:“我要是知道你如此麻烦,我现在真的后悔招惹你,浪费时间。相对你的金钱,我的时间比你的钱珍贵多了。有能量全释放,我现在就要带着你离开,放心,达不到目的,你的大儿子丁松风,下一步也会和你一样。”

梁如水说后向纪书芸看了一眼说:“纪小姐,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可不要插手,更不要多管。我知道他可以以劫持人质的理由动用枪械,到时,弹雨可是乱的,你和你的人躲远一点。”

丁向阳听到提及他的儿子,第一次软了下来,他求饶般地说:“我可以加一些钱,我们坐下来谈谈?以你的年纪,你可能不一定知道,企业家的钱哪有放在那里不动的,全在流通,负债率就是针对我们说的。”梁如水说:“我要懂那个干什么,我也不多要,你真的费事。”边说,边微微用力,丁向阳如同被点穴或麻醉一般,半跪在地上,人群突然异动,一个警官欺步上前说:“我是这个片区的网格值勤人员,你涉嫌伤害,跟我走一趟。”

他亮出手铐的一刹那,没有人看到梁如水是如何出手的,警官己经被铐在了丁向阳的身上。那警官大声说:“你知道袭警是重罪吗?”话一出口,他也软了,不再说话了。

形势一下极紧张,纪书芸能看到所有在角落的力量几乎全现身了,没有空手的,全是有准备的。与她家的安保力量相比一点不差,她带来的两个人员,连取枪的动作都没有实现,己经让人缴械了。

因为丁向阳是她现场唯一认识的人,她也不想向别的人解释自己的身份,她一下陷入恐惧,一对妙眼在找寻曲行长派来保护她们的力量。可在这种情境下,一个银行的行长哪里有能力对等组织突破早有准备和提防的对抗力量。

梁如水却一点不慌,他背靠后方的玻璃顶部几个持枪人员却突然失稳,消失在纪书芸的面前。纪书芸担心出了人命,事情闹大对她们家不好,她上前对梁如水说:“你快点给他们两个救活,不能闹到不可收拾。我爸说了,只要不出人命,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你面前躺下的两个,一个是警官,一个是人大代表、首富,不管后果如何,明早一定是大新闻,你快点离开,让他们有机会送这两个去医院。”

梁如水说:“你爸的话对我没有意义,你快点离开,我也要带着丁向阳离开,警官死不了,只是作为一名公职人员,体能太差,一会就恢复。”他说完,意念轻启,脚底增高,因为气垫需要实物反作用才有效果,空气的密度太小,协助两个人从楼顶飘落的后果难料,梁如水选择了楼道。因为以前曾经用过,他如果再次侵入现场人员的电子指挥通道,担心对方可能会有预防。梁如水将口袋等离子体装置释放一些,他前进的方向一股劲风产生。在实验室他们验证过,此时如果遇到高速物体向他袭来,等离子体会被激发出巨大的粘合力量,产生量子纠缠,如同蜜蜂飞入蜂蜜。 没有人会想到,六十多层的楼梯,梁如水如同高山滑雪俯冲一般,在手拎丁向阳时,仍能比电梯还快的到了楼下。

如果丁向阳是清醒的,他一定受不了因为高加速下降产生的几倍重力对身体的影响。量子纠缠在实验室内多次出现过收拢失控现象,梁如水离开水西国际酒店后,启动恢复意念,居然比实验室得到的效果好的多。他用天才的物理学大脑终于明白,在实验收复时,因为能量没有一点消耗,今天不同,从那样高的地方下来,小小粒子束还带了两个人,闭合所需要能量比实验室的小,梁如水坐地思考一会后,动手平复了丁向阳的正常思维。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