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离开纪书芸家的院子,梁如水感到好似两天下来,少了点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纪书芸那对他如清风拂秋叶的样子,突然失去,尤似虫咬,隐隐中有一种想回头多看一次的冲动。即使与吕倾叶热恋时,他也少有这种萌心动情的感觉。

到了吕倾叶的家,她似乎己经知道,没睡,等在客厅,吕倾叶说:“他们的人己经找来了,知道你会再来,也清楚你不吃硬的,我也不会软的,我对你可能也不是软的了。可他们还是愿意相信,你为了家人会再来。水西省的事情出来后,皇甫立久他们与学院中的其他人也到过我的办公室谈起过,认为你变了,为了钱,可以用实验室没有公布、公开的设备去卖弄,这不是你以前的作风。”

梁如水坐下后问道:“你们不是一直在搞科研吗?新闻没有介绍,他们的人详细和你们说了?”吕倾叶说:“你不是不知道,我们院的同志可以直接与国际相应的科研机构勾通,外网对我们院是敞开的。水西国际酒店的动静出来后,一个小伙子又是姓梁的,还用怀疑吗?大家肯定知道是你。”

梁如水问道:“我不在家,皇甫立久是不是认为自己对你的机会又来了,还皇甫立久他们,还能在哪个会关心我?”

吕倾叶说:“你这方面还是和原来一个样子,即使己经成了这块土地上的一代物理学大师,还是对自己不自信,都说大山的孩子具有宽广的胸怀,当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我在你的身上一点也没有发现。你成名之后,皇甫立久那样的学究,视学术为生命的人,对你的膜拜达到了圈外人无法理解的地步,他哪有胆量或勇气去碰他心中圣人的女人?我倒是想让他接近,可能吗?你看到钱开道的真相也和你理解的相差太远,我就是听到了你脚步声音,才请钱院长配合,看看你到底对科学沉浸到哪一步。钱开道是你的院长,他如果真的想在家里与我擦出点什么,他完全可以用定位设备看看你在哪里。你也不动动脑子,你会使用,他不会?”

梁如水想想有道理,可他的女人吕倾叶,是可以让人倾城的女人,他迷信眼见为实。相比晚上的纪书芸,两个都是那种不仅外表如雕凿,而且都是知识充实,气质不露自华的女人,挽着似柔嫩无骨,对话如夜空望月:静谧,清新,温爽、丝滑。他是一个血性男人,又直少年,几天的离开,他看着女人的眼神,那种吕倾叶能懂的迷离出现了,可梁如水却克制了自己,他宁愿相信钱开道是见到女色临时起义,也不愿意相信吕倾叶所说的,他看到的只是对方在演戏。

看他半天没有那种动静后,吕倾叶有些失望地说:“你父亲没有醒,那个警官也没有醒,你母亲心态平稳,只是想与你通话。最好能有时间见她一面,不用担心有人打扰,你可以精心准备,我会配合你的。钱开道因为你们合作的论文,在你没有机会出面期间,他己经被破格评为院士,评委会说了,只要你愿意,他们甚至可以为你补选。”

梁如水说:“这些事情对我己经没有意义了,我现在的情况还是不去看她为好,万一让他们堵在家里,我娘知道真相后,再吓出病来,我的衣再锦,己经没有价值了。”

怅然离开吕倾叶后,外面的空气有一种野凉,是那种缺少烟火气息的杂凉。梁如水没有休息,来到了天云山,曾林眯说:“一去多天,钱,是有了着落,人呢?我们的基地挣钱容易,找人难。山林的事情己经好了,实验室的位置我也看定了,杂活的人员我安排,就近。那些科研人才你可要想办法,吕倾叶、皇甫立久都有不错的潜力,如果你不介意,钱开道也可以兼职。他是个视名声为生命的人,如果他知道你另开炉灶,一定愿意加入进来,因为他明白,你的速度比他快,你的成果会比他丰。对了,那个菜生泉现在己经是副校长了,那些优秀学生的去向多是经他的手,尤其是没有给他送过礼,现在闲在边角地方的人才,可以通过他的渠道联系。”

梁如水突然问道:“师傅,小吕说我看到的是假象,钱开道是和她演的一出戏,是因为吕倾叶不满意我对她时间的投入太少,你相信吗?”

曾林眯说:“我虽然是你的师傅,可你也有自己的生活,我不应当干预,记住,有些事情是不能考验的。人心、太阳,全不能直视,选择是否相信,那是你内心的自由,我在这件事上不是过来人,可即使是,也不能判断准确,自悟吧。”

曾林眯的半声叹息,让梁如水回到了现实,曾林眯说:“你的研究成果在水西省的转化事件,就是你能从水西国际酒店带人冲下大楼那件事,让外边炒得甚至比你论文出来时还要激烈。粒子能量的受控、小型化实用,尤其是你那种万千人群中取上将人身的动静,让权势阶层的安全受到了质疑。外界评论到,如果哪个政权或组织掌握了这种能力,就可以重构当今世界的生活秩序。如水,现在,你的存在是一种资源,更是一种危险源,下面的行事方式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不能涉险。”

梁如水说:“我操纵粒子束的能力运用物理学原理的只占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你教我的速度与平衡,力度与意念的融合。在实验室,我和钱开道都试过,他一度认为小型化只是一个理想状态,不可能在实际操作上可行。我只是私下自己演练,因为以前你不允许我暴露自己体质上的过人技巧。”

两个人看了一下山林的规模,又仔细研究了实验室将要落成的地方,曾林眯告诉他,有了大洋银行的参与,就可以避免让人轻易发现资金的大额流向,纪家大院的支持还需要再加强。

曾林眯说:“本来我是想找个机会让你接近一下纪家那个圈子,没有想到你却在偶然时机上认识了纪书芸。第一次你从石化集团拿到钱时,我本想事后让你通过石化老板的引荐,有机会与他们那一群有野心的人合作。你知道吗?这些现在拥有大量资产的人,单纯追求利润或金钱己经满足不了他们的欲望,纪府成早就在几个一流大学资助过顶尖科学的研究。因你们的学院、实验室涉及国家机密,他以前没有发现。知道你的身世后,他了不惜让自己的女儿亲自陪你去水西省,可见他对你现在的能力是多么重视。下一步,你要探清他的真实目的,纪家大院与我们以后的研究具有极大的帮助性。”

梁如水说:“现在有钱了,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开展,我就不需要再出去,躲在这里作研究,不就安全了吗?”

曾林眯说:“你在学院时,那是一个团队,你想一下,你是有极前卫的思考能力,可有些辅助性的工作总要有人帮衬,就算是牛顿、爱因斯坦,他们也不可能将自己一个人锁在家里发明出那些划时代的科学理论。围绕你的粒子学说,国内有不少大学都在研究,你现在操纵粒子束主要依赖还是你从小在我这里练就的身体素质。也现在的动力控制的纳米机器人,不管是在时间反应上,还是合力演算上,还不能十分精确地让任何一个人从容运用。普及几乎不可能,一项技术,不能只适合与一个人,那这个人没了,这项技术就变成的废物,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需要重新组建你以前的那样团队。”

梁如水再次来到了学校,找到了正在办公室审阅文件的菜生泉,菜副校长并不吃惊,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向门外看看后问道:“你们怎么能随便到学校来呢?”梁如水说:“我想在外面重建一个实验室,你们这里不适合我呆了,这些年,从我们院出去的学生,你最了解,能给我一份他们的去处名单吗?”

菜生泉说:“我现在分管教学,你手上现在真的有不止一起触犯刑律的事件,我不能保证你真的要回来可以安全。他们的说话我也敢相信,秋后算帐是他们的习惯。可你,如果离开大学校园去搞研究,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真的是太难了。小梁,你找我除了人的事情外,不会再盯我要钱的吧?我可没有了,你应当知道,我本来也是一个学术上的教授,可是我找不到课题经费,想深入做学问只有借助别人的资源。后来,我悟透了,不惜用自己的学术成果换取现刚刚过去的职位,没有以前的职位,我也不可能有条件去通融,做到现在这个位子。给了你的钱后,余下的我全部花在了运作现在岗位上了,以后,我就有了更好的平台,可以与你们一样,安心做以前有精力却没有条件的事情了,只是不知道,现在条件够了,还有没有那份才情。”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