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梁如水一直认为菜生泉是个官混,没有想到他还有这样一番心思。他想了一下后问道:“我也是借助钱开道的资源,并没有做对不起良心的事情,不也将学术做到了一个高水平了吗?”

菜生泉冷笑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利用别人的失节去达到自己的失节,有多少意义呢?我如今是一个一流大学管教学的副校长,你呢?一个官方没有正式界定的民间天才,你如果继续下去能走多远清楚吗?学术的享受没有得到,却将家搞没了,坐在我这里却不得不东张西望,你是一直率性而为,想到过自己家人吗?”

菜生泉说:“如果你想要过上正常生活,只有现在回来,学校与管理方高效促成钱开道的院士评审,也是想间接保护你的安全。因为对钱院长的宣传,可以淡化光线不直线传播理论的主发明人是你的传言。有多少国际能源和非法组织想得到你的技术和人,你现在危险可是在极大值的位子上。”

听到了家人,梁中水的内心陷入一阵恐慌,菜生泉却说:“从我们学校出去的你说的那些优秀学生,因为无法直视处境比他们条件好得多的那些在校期间成绩差的学生,在毕业随后的几年里,基本出去的比较多。我的行为也间接促成了他们的离去,让占领核心技术岗位的一直是二流人才。小梁,你知道吗,二流人才是搞不出什么冒尖的发明,可便于管理,情商高,只有我们这样的社会,才会地去强调情商,情商在你这样的人才面前就是不讲人格的逢迎,对吗?”

梁如水说:“你不要再用校长或班主任的那一套给我上课,我不想听那些没有用的,下周二,我来取那些对我有用的学生去处清单。”

茶生泉向他看一眼,摇摇头头说:“哪个年轻不轻狂?苏东坡曾经写过:人人生儿愿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小梁,出了这个校门,你以后再想凭一己之力做出名堂,我相信能,你有基础,会筹措钱。可是同时要对抗强大的周边环境,我担心你有一天会受不了努力却得不到回报的压力,出走。只要你不离开国境,我会在各个方面给你提供方便,只要你需要,我能办到的。”

看着一个几十年难得世出的人才离去,菜生泉感到了一丝凉意,他无力回天,梁如水也不可能轻易回头。如果他早做几年校长,会提前将梁如水这样的人才放到了一个品质更高的团队中去,如果他没有凡间的算计,那对这个民族将会是怎样的拔高啊。钱开道调戏他的吕倾叶?菜生泉怎么也不会相信,吕倾叶生在准豪门,那么多的公子她没有看上,一个院长对她算得了什么?但,菜生泉也没有完全悟透其间的原由,他想过找吕倾叶谈谈,可又怕引火到自己身上,梁如水似阴魂一样的让他害怕。

出了校门,上了公交车,梁如水突然收到针对他的通讯通道一下集中,他向拥挤的车量外看看,又看看自己的反跟踪接收装置,公交车外的确有几辆车子有序尾随。梁如水不能给他们更多时间准备,车外是闹市,车到站台,在关上车门的前半妙,他飞身出去了。

才走几步,身子却一下让一个紧收的绳圈从下面套住了,他意念之下是可以瞬间腾空的,但对方明显早有准备,给他的绳圈也带有触发装置,绳圈甚至比他早一点升空、收紧。外围如流的车辆几乎还没有形成拥堵之前,梁如水己经感到腰部绳圈被强力收紧,自己也被塞到了一辆车里。

梁如水知道自己大意了,只顾眼前,没有想到脚底下,更没有想到那些车子的有序跟踪时,己经布好了针对他的巨大绳网。他小心调匀呼吸,运气逼着绳索的收紧,看着车外,知道车队在迅速向离开市区的郊外开。车子是对他特制的,绳圈被固定在车子底座和骨架上,车门是中控控制的,而驾驶员与他由防弹玻璃隔开。

梁如水非常清楚,一旦他下了车,他身上的装置立即会被拆除,他的纳米机器人也会被人为屏蔽,到那时,他想摆脱束缚就只有靠身上别人不知道的武学成就了。现在,如果梁如水意念驱动机器人开启速冻或喷气模式,在封闭狭小的空间,他也耐不住受冻,喷气产生的动力可以将他弹出车体,但那样以后他大概率也会受重伤,防弹车体的硬度,他再有护体功夫,也毕竟还是血肉,哪有特钢的硬度。

眼下,他计算着,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在离开车子的那一瞬间,但对方是什么来路和目的,以他现在对自己下手的准确性上判断,下车时的防备也不会弱。这时,一直坐在他身边的两个人说话了,其中一个说:“梁博士,我们知道你身上的装置可以气动、可以制冷,我们的车子是特殊改装的,绝对封闭,绝对装甲,你的那些想法就不用白白费力了。你是物理学家,我们的人也是做前沿物理的。与我们合作,从今以后,你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的父母我们也会派人接过来接受更好的治疗。以目前的医疗水平,让你父亲苏醒不太可能,但可以向你保证,在医疗技术达到之前,你父亲会一直活着,这个我们可以向你承诺。”

梁如水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带我到哪里?”那个人说:“我们是海湾圣战组织,只保护一流的科学家,让他们免被打扰,给他们提供最好的后勤服务,以利他们发明创造更多有利于人类文明进步的学术。在你和钱开道论文发表之前,我们己经注意了你,只是那时你没有离开的愿望。现在不同了,你没有留下的原因了,他们一直在抓你,你的科学成就属于全人类,所以我们有义务保护你。”

梁如水突然有一个可怕的闪念,他问道:“将我逼成现在的状态,是你们的组织计划?”那个人笑道:“你怎么会这样想的呢?得罪你的可是你的院长和夫人,我们就是有再好的计划,也不可能让你的亲人能做出那种事情来,相信我信的理念,真的是为了让你在最好研究状态时不致受牢狱之灾。”

梁如水说:“你怎样保证我平安出去?”那个人说:“早就准备好了,我们在郊外改造了一架民航客气,防止你下车时突破我们的防线,采取直接将整车开进改造过的客机里,我们飞机升空后,会同步迫降另一架正常的国际航班,待我们出境后,再释放他们,周到吗?”

梁如水的脚底纳米机器人任务只是打开和关闭粒子管,控制粒子流量和方向。他听到这些后,知道必须在车内实现出去。以他的功力,不管是挣脱绳索还是冲破车体,都是不可能的。

出了城区,进入了高速公路,那个一直和梁如水说话的人又开口了,他说:“前面不远,就是我们的飞机,你看路上没有车了吧,我们早己经清空了这一段路,方便飞机起飞。”

梁如水真的发现了高大的民航客机身影,他突然意念指挥粒子束向正前方直线喷出,在他和驾驶员间的玻璃上打了一个孔,启动高速制冷,驾驶员被速冻后,脚向下沉,压住了车子的油门。本该减速的车子一下加快速度,冲向了飞机,正在说话的两个人一下被强烈的冷凝失去了体温。粒子束制冷与自然环境的冷不同,当初发明她的时候就有一种功能,制冷所需要的能量一部份来自抽取目标样本的体热。

梁如水从小与曾林眯在一起看星空,夜晚穿衣较少时,曾林眯教他原地打座,可以短时间将体内的热量运作到皮肤表面保暖。车内温度陡降时他有准备,可还是牙齿打颤。车体钢板和他身上的绳索同时受冻变脆,伴随车子对飞机的剧烈撞击,梁如水突然意念调整粒子束喷气方向,车顶出现脆性撞裂,绳索也在他身子抖动中发生脆断,他并不轻松,可还是自由地飞出了车外。他迅速打开单体飞行器,在飞机边上的人正在看着车子高速撞来发愣时,梁如水己经消失在他自己制造的雾空中。

惊险的一幕结束后,他谨慎地在一家酒店休息,发现自己手上也有冻伤,腹内因调整能量太多,需要快一些吃热乎的东西。一边点菜,一边打开电视,将卫星信号调整到刚刚发生的事故现场,那群人己经撤离,飞机虽然受到了重创,但己经离开了高速公路,不知道是起飞还是拖离的。

他将自己的粒子束管取下,有一些发热,这不是正常的,他找不到发热的理由支撑。小型粒子束管正常工作期间应当不发热,他需要到实验室去打开测试、研究。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