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一觉睡醒后,梁如水看到了皇甫立久给他一个信息,他立即来到了他们约定的地方,那是天文大学郊外的一个观测站。皇甫立久等在那个地方,四围全是空旷的山野,皇甫立久说:“菜校长让我联系你,他告诉我,如果 你有兴趣,他可以以大学的名义在这里扩建一个实验基地,你愿意接受他的安排吗?”

梁如水向四周看看后问道:“我如果来,你也愿意来吗?这个地方,他们想找我的人会发现不了?”皇甫立久说:“我知道你上午才脱身,他们到学校找过我,我以为,凭你在水西省的那种表现,他们不可能近得了你的身,后来,你出离他们后,他们又到校园向我了解你所掌握科技的现实用途,他们无法相信,速冻的速率可以达到瞬时。我当然不能告诉他们,核心的一块是纯子凝缩对人体热量的吸取,如果方向不掌握好,深度不处理利索,深度吸收热量,会导致人体休眠,有可能生命是不可逆转的。”

梁如水说:“我在动物身体上反复实验过,只要解冻不是人为的加热,生命体征是可以恢复的,从动物的表现上看,一次速冻对它们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害,上午对付我的人没有说他们的人有什么不适吧?”

皇甫立久说:“你知道那些人的背景吗?他们是一个极端组织,他们内部有钢一样的纪律,我才不愿意知道他们的内情呢。梁如水,我真的不敢评价你现在的处境,你本来可以走上一条我们只能远观的大道,没有想到,一个鸡毛大的事却将你带入了另一种境地,值吗?”

梁如水问道:“你认为吕倾叶的事情是鸡毛大?”皇甫立久说:“在你的帮助下,我现在随时有条件将我的所有牵挂全部移民出去,让父母也能体会一下外面的真实世界。让我以后出生的下一代能有一个更加轻松,竞争更加有序的生活、学习环境,可我没有出去。因为,我清楚,你不仅打伤了钱院长,而且对吕倾叶己经产生了嫌弃,我的大门随时为她敞开,绝对不会因为她的过去。当然,这些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前提是你的决绝放弃。”

梁如水瞪视着皇甫立久问道:“你真的可以为了吕倾叶不怕我对你和对钱院长一样?我不在家这段时间你去找过她?”皇甫立久说:“我又不会做出让你想像的那种事情来,我只是会远远地看着她,直到你彻底放弃。当初,也是我先看上她的,你只是后来的一个偶然原因才进入她的生活,你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我为什么要担心。你离开后。我试图接近她,安慰她,可她跟了你后,比你还保守,在办公室都不让我坐下,我不会去她的家。正如当年,她告诉我,经反复比较,她更倾向你,那时,我还有机会表现和努力,可我还是为了她的美好,选择祝福和离去,今天,我同样会在你们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不去破坏。我不伟大,可我绝对不会做小人,我在你面前无愧。”

梁如水说:“难得菜生泉还有这份对科学的虔诚,你替我感谢他,我不会回来的。吕倾叶的心思你恐怕不能再有等待的想法,我不会成全你们。我不可能再和她恢复以前的感觉,但也不会给她需要的手续,她如果还敢在我没有给她手续的情况下背叛婚姻,她清楚,一时的欢娱,肯定会发生的清晰的代价。”

皇甫立久说:“大家都是同事,你为何会选择残忍?你既然对她没有那种感觉,为何不放开那根绳子?你知道,两年持续没有夫妻之实,法院是可以判的。”梁如水说:“你倒是执着,不是我不放,如果吕倾叶跟我说,她希望我放手,放手后,她立即会选择与你生活在一起,我不会耽误你们,记住,她主动找我开口要求。”

皇甫立久说:“她己经告诉我了,今生我不可能再有机会,这个我不用再去找她,可我还是愿意等。不管她在哪里,我只需要能有更多机会看着她,我不会选择成家,不管你们或她在哪,我一定会想办法到哪里去,就算是天涯海角。”

梁如水问道:“你没有别的事情了?如果我想请你参加我的科研,你愿意?我指的是没有吕倾叶在我面前的情况。”皇甫立久坚定地摇了头,梁如水不想久留,迅速离开了基地。

纪书芸亲自带人来考察茶树的种植品种,不是投资,她愿意以树苗入股,曾林眯同意了。晚上,曾林眯听了梁如水谈了他的经历后说:“现在的形势十分凶险,天文大学知道我在民间的耳目相当灵光,己经请我关注你的去向,只是他们不知道,我早己是你的师傅。”

梁如水说:“这里是我的家乡,他们能找到这个地方,一定会猜到你和我有交集。”曾林眯说:“我怎么可能如此不小心呢?你发现没有,我从来不带手机,我知道,信号能到的地方,人一定能到,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选择离此处六百公理的瑞普小城作为我对外联络的窗口,我每个月去一次。采购一些生活物资,顺便交流一下外界的情况。”

梁如水问道:“那个开茶吧的女孩就是你对外的眼线?”曾林眯说:“不是,我的联系人在另外一个相反的方向,他在一处寺院修行,当年我们是师兄。有些事和人你现在不需要知道,以后需要知道时,我会让你认识的。你母亲回家去了,可能他们也知道,长时间侍候一个老人,如果再出现一些意外,对你更不好交待了。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他们也能得到消息,情报系统的能力比我们想像的要大一些,还好,你的手机有紊乱设施,目前他们还破译不出你的多点同步联系方法。”

两个人研究一会菜生泉可能帮他们的程度,等对方名单出来后,如何取得那些人的信任,如何安置那些人的家眷,细节都作了商量。

天有些晚了,曾林眯说:“纪书芸在你们村里新开的民宿住下了,明天上午才回去,她希望你有时间能看看她,她也有些担心你的安全,所以让你晚些再到。”

并不难找,多年山村生活的习惯,所有的地方从小他都是和小朋友捉过迷藏。到了纪书芸的窗外,不远处有一条小河,因为梁如水家乡己经没有了亲人,那些想寻他的人不会想到这个地方,除了飞行器,其他交通都不方便,直升机的轰鸣动静太大,梁如水可以放心地进去说话。

纪书芸对他的到来并不吃惊,她悠悠地问道:“不是听说你不在这里吗?我可听讲了,你将一架带你的飞机都破坏掉了,听说是一个境外机构,这次你可是惹恼了他们,事情没有办成,贴了一架民用航空工具。”

梁如水说:“这种事情你也会听说?”纪书芸说:“我爸能看到绝密内参,所有机密的消息他一般会第一时间知道。你的出现并存在与野外,让当局相当不安,你去看望菜校长后,依照纪律,他必须立即汇报。在启动天眼跟踪到你时,你己经在城市中消失,继而沿着带你车子的路线发现了客机,正准备派战斗机拦截时,却发现飞机一直没有起飞,直到包围客机后才发现,空无一人。你知道吗?空域管理机构可能面临主官被处罚,一个伪装的境外飞行器入境,居然没有被识别。”

梁如水笑笑后坐下,他告诉纪书芸,那架客机是劫持的正常民用航空工具,不存在空域管理人员不尽责的情况。那群人只是采用了我们古人都会熟练使用的偷梁换柱手法,在闲置的民航客机中选择一架备用,换下一架常规的正常运行,离去时再换上一架,就这么简单。只是委屈了那一群旅客,他们要等梁如水飞机出境后才能获得自由。

纪书芸说:“我不关心这些,你不要认为自己总能侥幸脱身就沾沾自喜,我了解特工的素质,不会出现第三次。现在,对你怀有拥有之意的机构都知道你的手段,不会再给你一丝机会,如果他们能再次捕获你。梁如水,这里的水质、土质,我都找专家看过了,对历年降水量也作过统计学的分析,非常适宜种植茶树。最重要的是这里方圆五百公里没有高污染工业,空气质量不会受到侵扰,这里的茶将是十分优质的产品。我己经安排人从没有污染的西北利亚大草原空运牛、羊粪来改良土壤,中间穿种一些水果树,那样茶香中会有各种口感的水果花香、肉香。我真的感谢你给我一次合作机会,以后我能生活在这里,帮你看守一块林地,也不失人生的一段妙遇。”她看着出神细听的梁如水,窗外的雾气开始变浓,室内的温度却没有迹象上升。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