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梁如水喝了一口水问道:“你的安保人员为何没有阻止我进你的房间?”纪书芸灯光下的脸微微一红说:“我己经交代了,再说,以你的能力,想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施硬,我们的保安对你,还不是鸡蛋碰板斧。梁博士,现在没有别的人,可以谈一下你的私事吗?女人都喜欢八卦,我也不例外。”

梁如水看着窗外,以他的性格和作风,他在别的人面前一妙种也不想浪费,可纪书芸的话却留下了他。对他来说,明白对方的用意太简单,她可能并不想听自己的研究成果、学习过程,既然是八卦,无非就是想听他亲自撞见的自己家那点不堪的事。

梁如水说:“我家的事,从一个女人的视角你是如何看的呢?”纪书芸说:“你能如此平静对待我的问题,我真的有些感动,我不是男人,也没有结婚,不知道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可我幼小时读书就发现林冲特别不是男人,武大郎听说自己女人红杏出墙,尚且知道回来找西门大官人拼命。林冲是如何做的呢?女佣将他唤来,他明知道高衙内就在屋里调戏他的女人,却只敢在院子里大喊,给足对方时间逃跑,他是八十八禁军教头,白瞎了。却又在事后将朋友家砸个稀烂,真不是男人。这种人哪里配英雄,武大郎比他强一百倍。再看你,听说你没有给你夫人和院长一句话的时间,直接摧残,这才是血性应当的本色。”

梁如水仿佛回到了那天的现场,他说:“我全看到了,我出手真的不是吃醋,也不恨被绿,我是恨被欺骗。吕倾叶愿意与我结合时我就提醒她,我可能会相当枯燥,我还没有物质上的准备,可她对我说,她追求的是我对事业、科学的执着;钱院长一直对我强调,他要做我的人梯,扶我前行,我为科学研究需要的任何需求,他都会帮我,可也不能帮我照顾女人。”

纪书芸问道:“那你下一步真的打算就在这里重启炉灶?这会是一个艰难、漫长的过程。我和家父商量了,这里突然出现一个大的茶叶园区,可能会有些突兀,为了打消地方各色人员的怀疑,想通过丁向阳的明面投资、我家经营,一切会被看作顺理成章。放心,我们私下可以签定协议,你还是本地群山的控制人,我们这样设计,目的是为了隐蔽你的科学行动。”梁如水想了一下后说:“我不在乎赚钱,你的提议我回去再商量。”

纪书芸说:“这里的空气质量好,我准备将茶叶研究基地也放在这里,小型机场的位置我也看了,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你欢迎吗?”梁如水说:“你讲了,你是投资管理人,哪还有我欢迎不欢迎的道理,这里就是你的,只要保证我的目标可以接近、实现就行。”

纪书芸说:“以前的战争题材看过没有?你不怀疑我是美女间谍?你知道吗?你现在市场价值多高?”

梁如水有些好奇地问道:“可以值倾城吗?”

纪书芸对他再次大笑道:“原来你也会开玩笑,你现在的价值,他们认为可以倾国,比美女厉害,高兴了吧?”梁如水难得笑了一下,可他一下想到自己无意中触及了倾城,那个与他此时共明月的倾叶不知道在想啥。看看面前的美人,再美也不是自己的原恋,人生不都是怀念初见吗。

纪书芸明白他的心思,如此静的夜色,她真想将这样的男子一直纳入自己的一丈之内,她,名花无主;他,孤草却观着远花,不是她。纪书芸说:“室内的空气太压抑了,要不,我们夜里去后山走走?”

梁如水说:“这里可是野生动物不受约束的地方,你不害怕?”纪书芸说:“有你在,我怕什么,这里又是你的家乡,只要你敢,我就放心。”

纪书芸虽然不同意打扰保安,但两个安保人员出于对工作的敬畏,还是远远地、不让他们发现地尾随着。夜里微露时的山坡真的有一种不在凡界的感觉,梁如水问道:“你这几十斤的弱小,如果我就是坏人,你会不会后悔多半生?”

纪书芸此时的浅笑梁如水是发现不了的,她告诉梁如水,以前她看过金圣叹评三国、水浒的片断,其中就有:深山悠谷之中黄金万两,杂草密林深处有美一人,问你想不想。梁如水说:“当然想,不想就不男人了,你是不是想这样提醒我?”

纪书芸有些不太高兴地说:“我还没有下贱到那种地步,何况我也不是美女,你不要用你天才的物理学大脑将人全想歪了。我只是想告诉你,金圣叹他老人家有回答,连续写了三十三个想、想、想…”

梁如水问道:“那我到底是想还是不该想呢?”他停下自己的脚步,心中突然冒出一种无法表达的冲动,真想启动脚底的装置升空。纪书芸说:“你又不累,干吗停下,梁博士,你会是当代年轻人的脊梁,历史会给你留下一页,我明白,英雄也有儿女情长,可你的人在国华天文大学。我虽然从小到大一直是行走如在云端,我也明白我父亲的苦心,可我不可能让你小瞧,中国的传统还是不破坏别人的家庭。我请你出来,就是担心在那样狭小空间里,我真的可能会让你犯下不能原谅自己之错。你能一击钱开道,说明你对家庭看得重要。”

说话间发现前方不远一个疑似洞口的地方有火光,两个人有些好奇,梁如水不敢近前,曾林眯提醒过他,这里是他的家乡,不能让别人发现他的踪迹。纪书芸向他看看后,快走几步到了那火光面前,原来是几个小孩在那里烧红薯,纪书芸用标准的普通的话请那些孩子回家,并告诉他们,这样玩火会酿成火灾。

一共是三个小男孩,十多岁的样子,他们向纪书芸周边看看后,一个大一些起来问道:“你是城里来的吧?为何半夜出来?这里可是会有大型动物出现的,还是你快些回去吧,我们有任务。”

纪书芸感到有些好玩,她笑着说:“大半夜偷偷跑出来的吧,还有任务,能说来听听吗?”正在这时,梁如水听到不远处有不止夜风划过的声音,他迅速将自己的衣领竖起,侧身掩藏在树枝后边,出来了两个手里拎着活物的人,借着火光,梁如水发现其中一个男子手里有一种带钢圈的绳索。

看年龄,他们不比梁如水大多少,可他仔细分辨,想不起是不是自己儿时的玩伴,他与他们小时交往本来就少,中学就离家了,相信即使是,双方也不可能能认出来,只是方言会有些耳熟罢了。

两个男人向纪书芸只看了一眼就问道:“你真的以为我们山里人全是善良的?我看你一点也不害怕,是不是有同伴?让他一起出来。”纪书芸问道:“你们带几个孩子不能太晚,小孩家长不会找?”

那两个男人迅速向周边看看后说:“山里不是城里,小孩睡觉后也能跑出来,你们城里有烧烤,能烤到我们这正宗的野味吗?来,一起尝尝,城里还真有这样好看的,以前的几个不好跟你比,可惜了,回去不了了。”

纪书芸何等明灵,一下理解他们的含义,急问道:“你们对城里姑娘做过坏事?”其中拿着绳圈的男人问道:“民宿的老板没有告诉你,这里失踪过不止一个女孩?”

纪书芸极冷静用余光看看梁如水方向后说:“就是有,他们也不会说,如果说了,哪个还敢在这里住下,我听到这些后,是不是要被你们灭口?”

那个男人说:“我喜欢看女人慌乱跑的样子,你怎么还不跑,还真的等着吃野味?跑不掉的,不要说夜里,就是白天,你也跑不掉,这里己经离山村很远了,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到。”此时,梁如水听到自己身后又有了动静,他的些警觉,这里到处是树枝,深夜的地形看不清,真的让对方利用环境、绳索套、或其他捕获猎物的办法,纵然梁如水有再先进的装备,也如同航母开进了狭谷,水面小航母不能动,上面群山交错机群不能升空。

他们两个大人带着小孩若无其事开始烤手中类似野兔样的动物,其中一个成年男人起来靠近纪书芸说:“快跑啊,我喜欢女人跑起来的样子,尤其跑到香汗遍身,累喘嘘嘘的时候,那时,搂在怀里热乎、滑腻、软弱、乏力,连挣扎都那样刺激。”

纪书芸此时的脸应当羞得黑红,可她没有胆量抬手,她从上小学时就有人陪同保护,哪里受过如此的不恭,除了艺高人胆大,还有一种叫有恃无恐。她并不躲闪地问道:“你们真的伤过人?”靠近他的那个男人说:“你不跑可就不要怪我了。不要再问了,一会你就全知道了。”他回头向另一个成年男子说:“不能让小孩们看到,我们不学好,可不能给他们带坏了,我带这个胆大的女子先到林子里,肉,给我们留一些。”那个男子头也不抬地说:“小心使用,这样好的成色,可不要给我用坏了,可以让她多活几天,这是山神的赏赐。”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