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纪书芸还在有些诧异期间,她的两个安保看到有不明男人靠近他们主人,立即持枪现身,可那名男子并不惊慌。那正在烤肉的成年男人抬了一下头,看到了枪,也没有出现意想之中的那种慌。站着靠近纪书芸的男人说:“难怪没有慌张,还是条大鱼,有人持枪保护,可我不管你是哪一路的神仙,这里是山,我们可是山大王。”

纪书芸冷笑自信地向梁如水所在地方看看后,准备离开,那男子却又靠近一些说:“你命令他们开枪啊,一个女子,有人持枪保护倒是新鲜。哪家小姐也不管用,公主离开紫禁城,在我们面前也只是一个猎物,放心,有枪也出不了大山。”

听到这些话,不仅纪书芸有些害怕,梁如水也有些担心,他真想现身提醒她快一些离开。以他对山里人的了解,出现一个穿着制式服装的人都会害怕的,现在,有人持枪出现,他们除了有防备外,不可能如此镇静。

那男人轻笑两声后,回到了火堆这边,纪书芸向两个安保人员使个眼色,准备撤离时,突然,脚底下一陷,同时树下落了一个严实的大网,两个安保人员甚至没有来及开枪。

梁如水一惊,向自己头上看看,天太黑,林太密,他不知道自己头上有没有天网,只有静观。果然,那个男子来到跌落点处向里喊话“将枪扔上来,不然,我可要放火烤了,枪扔出来,女子还有活命。”

纪书芸以为梁如水会出现救她,可她又担心,他同样会遭到暗算,如果梁如水也被网罩住,她们可就全军覆没了,她为自己的深夜鲁莽出行开始后悔。但,梁如水传说中的困兽出笼能力她还是相信不是假话的。

三个人如同网兜中的鱼一样被提了上来,那男子说:“就算你还有同伙我们也不怕,小姑娘,还想知道我们是干啥的吧?可以告诉你,我们是专业调整人才的,是女人交流分配中心的主官,和你们城里的什么下岗工人安置办公室那样的机构性质一样,我们将城里受过教育的优质女子发配给山里人为伴,为大山培养优秀的后代。这可是利山、利山民的好事,为大山人员结构改良不惜天天在此上夜班,与你们区别就是我们没有夜班费。”

纪书芸的身子经不住网眼的挤揉,发出那种夜静中乞乞哀哀的求援声音,梁如水能感觉到她是在呼唤自己,可又想多听一些内容,因为纪书芸在他的目视范围,没有现实人身危险性。

一直比较主动的那个男人对纪书芸说:“就算现在来一个分队,荷枪实弹,也救不出你,你有哨我们也有,还有一个没有出来,怕是吓跑了。”“三哥”他对着另一个男人说:“能有这样的人跟着护体,肯定不是等闲人家的女子,可不可以用她换一些钱财?”

那个被称作三哥的人说:“你真的不想要命?这种女人如果留下,我们这里不可能再会存在,她的人能扫平我们的山。放眼境内,能有几家小女子可以跟着持枪护卫?与原来不同,可能消费几天后连痕迹都不能留。”那男子怀着美意和憧憬,咧开他那因长期啃实骨头而显得十分不齐、结实的牙齿,期待满足快些到来地笑了。

梁如水听到他们己经观察到自己的存在,他向后看看,将自己的装备试探一下,还是认为太大意了。天天与大山打交道,却在别人跟踪发现后自己没有知觉,如果也给他及时套上一个网?不过,只要不是那种防弹小空间,对他来说,并不是太费难。

梁如水借着夜色,躲着火光,手里拿着一把他多年都习惯放在裤脚的小刀,出现在那个男人面前,轻声说:“放下他们。”没有商量,更没有多说一个字,比持枪的两个人还平静,那份自信倒一下让两个成年男人不安起来。另一个一直烤肉的也站了起来,他警告梁如水说:“我们如同你们城市的道路,也有几个环,外环也有人把守,放弃抵抗,还能有个全尸。”

梁如水从来不吃这种不听他话的,上前立即动手要剪网绳,那男人手持利器,却根本到不了梁如水面前,在场的包括两个绳网中的保安都没有看到梁如水是何时出手的,他们还以为是夜色挡住了他们的眼,却不知道是梁如水的速度快过了他们视神经的反应,出现了视觉暂留。绳网破了,梁如水担心脚下的陷阱和头顶的网罩,以同样的速度,将准备拿枪却没有来及掌握好用法、姿势的两个人控制住了。

梁如水从一群有些慌乱的小孩眼光方向中找到了林子中间几个黑洞洞的猎枪口,他清楚,现在可比在城里 危险多了,他冒了一身的冷汗。那些找他的机构,需要的是他的技术,不会让他有生命危险,最多只是影响他的自由,这里不同,随时可能会被灭口,周围全是树林,无法判断还有多少人,还有多少对准他血肉身子的枪口。

梁如水不清楚面前两个男人在他们集团中的份量,不敢轻易让他们做人质,为了安全,他将纪书芸拉在他的身边,打开了微型冲锋枪的保险,背靠着两个让他重手点伤不能动弹的男子。纪书芸从来没有如此近的靠拢过梁如水,她周边从小就不缺少优秀男人,可让她心仪的只有怀外的这个,粗旷的胸怀、略带汗酸的男味道仍让她痴迷。

同样,怀中的女人虽然没有肌肤贴靠,可一样可以闻到高档蚀骨的香水味道,可能是身底石质的凉,也可能是为了寻找更安全的地方,纪书芸将自己的身子移到了梁如水的腿上,在危险累加,集聚凝神际,他还是发现自己出现了那种乱的情愫。直到现在,他明白了,以前书上看到的那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典故,只有一种可能:姓柳的那个书上说的不是男人。

面前的密林中出来了一个男人,他说:“你们三个一上山我们就发现了,只是想搞清楚你们的目的,我们的人下山去探底细,如果你们没有后援力量,除了这个女的,你们其他的人今晚就要去喝孟婆汤。后出来的那个小子,你的身手不错,不要以为自己手中有火力可以对抗,我们己经给你准备了天罗、地网,你就是开枪,也只能是早死一会,不会伤到我们,你身后的那两个也做不了你的人质,想替补,我们备选的人多的是。”

纪书芸小心贴近梁如水的耳朵说:“你是国之重器,民族栋梁,他们不知道你的重要,不会保证你安全,快一点脱身,如果可行,可以立毙他们。我和保安,这是命,本想陪你再长时间一程,现在能在你的面前离去,也不枉我来此一生。”

梁如水迅速判断一下形势,如果现在自己闪升,他们的猎枪只要一响,保不准纪书芸会受伤,做不好,可能还会丧命,包括他自己。以他的设施,如果现在给自己造一个粒子纠缠屏障,猎枪的火力不会对他造成伤害,可两个保安的下场真的料不到。

他意念促动纳米机器人,小心贴近纪书芸的耳朵说:“可能会有不适,记住,一定要贴附我,会有外拉或内扯的张力。”边说边向前微挪,离开那两个男人,让自己和纪书芸成为独立的隔离体。嘴唇碰到纪书芸的耳朵时,他有那么一小会留恋,出现那种他以前与吕倾叶热闹时才会发生的身体变化。

纪书芸说:“如果可能,一定不能落下保安,还要考虑万一他们开枪,这些孩子的安危是否会受到影响。”梁如水说:“我们两个先出去,离开险境后再想办法,他们担心我们有后援,如果我们平安,你的人也会相对安全。”说话间,粒子纠缠引起的内张力相当明显,梁如水启动意念,担心头顶有绳索下来,以正前方向斜倾向天60度角的方位冲了过来。那群手持猎枪的人没有想到,两个人一团如同足球被抛出一样奔着他们头顶,试图开枪时,速度太快,风声也只感觉到一瞬。

在张力挤压下,纪书芸伏在梁如水的身上,那种如兰气息让梁如水收下动力后仍想咽口水。纪书芸伸了一下酸腰说:“太刺激了,我们快一点回去,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性质的团伙,会不会找上门来?”

梁如水说:“你也听到了,他们不会下山到人群中来主动劫持的,我自己要上山看看,带你不方便。我的设备我自己也没有太多信心,可试用几次,全是正常的,只是脚底下有些发烫。”纪书芸有些不太踏实,梁如水说:“这里住了不少人,又是原住人家,不会有事的,将门窗锁好,不要似等我时那样敞开着。”

纪书芸说:“真没有想到,我是第一个体会你这种设置的女性吧?吕大姐体会过吗?”梁如水向她看一眼说:“你的安保人员现在生命正受到威胁,我要去帮他们,这种体验有一定的危险性,不到万不得己,我不会用的,她当然没有接触到,我与她在一起,没有出现过险境,你是第一名,包括男性在内,我是发明人不参加排序。”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