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离开了皇甫立久,梁如水真的感到了夜凉胜水,他步行在深夜依旧繁华的城市,内心感到有些可笑,并没有几个人如同他一样,可以胸装星辰,眼望天际,却依然过得比他开心。真的不能低头看路,要不,也不会撞破吕倾叶,更不会解救在他家中的三个女人。

眼前是熟悉的地方,抬头看到了纪家的大院,他想上墙去碰一下纪书芸是否在家,可想了一下后,还是先给她发了一个信息。院门开了,纪书芸十分神秘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将他引到了她自己的私人小院。

纪书芸关上院门,有些惊奇地问道:“你怎么过来的?没有发现有那么多的暗哨?如果不是我,别的人不会放你进来的,也不要自己再出去,我爸爸正在与一帮财经类的决策者研究下一步的宏观政策。”梁如水问道:“为何不到他们的办公场所,要到你们家里来?”

纪书芸说:“你看我家多安静,环境又好,最重要的是吃饭、娱乐方便,好了,我们不谈这个,找我有事?”梁如水说:“没有事,只是天晚了,不方便再回去,想找个人说话。”纪书芸笑着说:“怕是夫人人赶出来的吧?你那样自信、能力超强的人,除了女人,不会有别的事再上你的心头的。”

梁如水没有回应她的话,问道:“你上次说丁向阳可以做为投资人,什么时候去?”纪书芸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这种事不用你操心,你也不要想知道,你的脑子里多想想大事,这些小事我会办好的,我也不会让丁向阳知道,这事情与你有关。对了,告诉你一件事,这可是绝密,自从你的论文曝光后,你在水西省的事件经地下传扬,对立国家集团一直怀疑你被我们雪藏了。他们认为,你的科学发现正在准备用于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你的理论转化被他推演后,他们指责,如果不能共同控制,可能会对地球造成毁灭性后果。”

梁如水看着纪书芸渴望的眼神,他说:“等实验室建成后,让你看看放大后的纯子真实面孔。目前理论认为,人类现有的材料科学能造出的最密封的容器是钨金钢,可这样的容器对纯子来说,如同森林关蚂蚁。可能你想知道,我是如何保管的,我给你看的那个小管子,只是一个纯子的外套,真实的约束力量是他们自己的离心力,台风的旋风眼,懂吗?差不多是那样一回事。”

纪书芸说:“你以为我想知道你的科学成就?这大半夜的,我可真的没有多少那样的兴趣,既然你讲了,他们说纯子的速度可以达到光速的很多倍,基本是指哪打哪,不管多远。与导弹不同,十倍音速的打到数千公理也要几十分钟,真的是这样的吗?”梁如水说:“我以为你喜欢的是这些,你不想听,我就不讲了,那些所谓的文明国家又对我们的施压了什么?你说要保密,一定是有内容的。”

纪书芸说:“听说他们可能会对我们的可疑目标进行摧毁,主要是你生产纯子的实验室,目前正在试探,担心你的研究我们己经形成了战力,如果他们发现你己经成功了,会不敢妄动的。”

室内的温度宜人,夜半的女人更让男人不想离去,可梁如水的心在科学上,他对吕倾叶是忠诚的,他不会在自己惩罚吕倾叶的同时,再去犯一样的错误。纪书芸说:“自我记事时起,我只有上次你在酒吧遇到的那一天是自由的,那天,我的心思烦透了,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事情总比计划的还巧,遇到你了。你知道吧,你以为自己生在大山,是对你的不公,从小,你吃不好,穿不暖,可你可以在山里跑,我呢?天天有人跟着,从来没有需要操心的事,没有烦恼,也就没有开心。当别的同龄女同学有人追时,我只有羡慕的份,因为不要说男生,连女生我都没有私下可以做主交朋友的权利。”

梁如水说:“不要身在福中不知足,你说的他们要破坏我的实验室,信息可靠吗?”纪书芸明白了,她在梁如水心中没有他的实验室重要,她也理解了吕倾叶的传言有基础。梁如水看到纪书芸点头肯定后,他问道:“你和丁向阳何时过去?”纪书芸说:“我会安排的,如果实验室被破坏,你再建需要多长时间?”

梁如水轻蔑地笑了一下说:“没有人敢,第一个难,时间长,再建一个就容易多了,暂时不需要。”说完,他立即离开,留下纪书芸痴神的深夜双眼。出了纪家大院,一股夜风,让梁如水感到了孤单,他清楚,以他一个人的能力可以做成不小的事,但真的想成大事,需要他原先的那样一个集体。

因为惦记三个女人的安全,梁如水一早就搭上了返程的航班,他自己的装置不适宜长时间飞行,动力没有问题,可他的身体保护不够,舒适性太差。

到晚,梁如水带着大量的食品、饮用水等来到了他自己的家,三个女人兴奋地去抢吃的。梁如水看着她们,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在这个房间过年时的情景,那时,家里只有过节才会有足够的食品,他年少不懂事,总想早一点吃到嘴里。

看着她们吃饱后,梁如水检查一下门窗的透光性,小心开了一个小灯,看着她们,比前天他离开时耐看多了。原来,几个女人在昨天夜里,听到梁如水家后面的小沟里水声,几个人借着夜色洗了一下后,其中有人想跑,可她们以前也成功跑过,知道跑不出去,回来时的代价太大,何况,她们了认为梁如水比那个老大好一点。

梁如水问道:“你们来自哪里?想回去吗?”其中一个女子说:“我叫王兰萍,杭州人,你不是想和那个老大一样长期占有我们,靠我们挣钱?”

梁如水问道:“怎么?你们被老大囚禁了多久?还帮他挣钱?”王兰萍看着梁如水干净的外表、平和的态度,似乎又再次回到了从前,几个女人提心掉胆几天的生活一下失去了恐惧,突然没有放声地哭了。

梁如水说:“以前你们的事情我也不想知道,你们收拾一下,现在我就带你们进城,明早你们回家,我这里有钱,你们根据需要,自己拿。”说完,梁如水将一袋钱放在了地上。他以为几个女人看到钱会象对待食物一样抢,可她们平静后,恢复到从前的思维模式,对钱反而没有了动作。

王兰萍问道:“你是什么人?那个老大被抓起来了吗?我们真的可以脱离囚禁生活?可怜那些比我早死的姐妹,我和你们说的对不?只要活着,总有见到明天太阳的可能,现在知道大姐说的有道理吧?”

另外两个女子小声说:“不是因为给你一些生活寄托,我们也早就不想陪你了,现在让我们到哪里去?出来时,就是奔着不再回去准备的,来时干净的身子,让一群臭山民糟蹋了,就更不能回去了。”

梁如水说:“我也是这里的山民,任何地方都有好人,看你们年纪不大,不想回家,要不要我给你们找一个安身的地方?”王兰萍问道:“我们需要自由,不允许强迫我们做不喜欢的事,这要求不算高吧?”梁如水说:“你们本来就不想活了,才从地窖中出来,就权且认为没有出来不就行了,还提那么多的要求。”

王兰萍说:“你可以不救我们,现在再给我们送老大那里你也可以做到,看你不似个坏人,我才提出来。不自由,不如死。说说给我们听听,你想怎样安排我们?你们山里人,有粗活我们可以做,让我们远离男人就行。”

梁如水说:“我们开了一个茶园,你们可以去做茶娘,看你们年纪不大,如果以后你们有别的想法,不会有人强逼你。让你们换一种生活方式,死,相当容易,但活得出彩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梁如水带着她们准备离去,王兰萍突然说:“你和别的男人不同,为何看到我们一点不心动?我们没有你们这里的女人好看?可你们的老乡却卖猪牵羊向老大那送钱,为的是与我们同欢一小会。看你救我们时的样子,知道你体质好,我们私下还谈论你能力一定更强,这夜深人不知的地方,你为何不先欢乐一场?”

梁如水有些不太高兴,本来他就不想管她们的事情,听了她们的话,他一下想到了吕倾叶,他说:“你们看上去也不是那种含土量太高的人群,为何会说出这种不要脸面的话来?女人,真的可以不顾羞耻到这种地步?是经过本身的愉悦还是心情空虚需要支撑?”

三个吃惊地睁大好看的眼睛,王兰萍说:“我们出来都是因为奔着死,却没有死成,经历过那种挣扎之后,脸面算个屁。你年纪也不大,我们只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你能这样骂我们,我心里踏实多了,现在就跟你走,大不了,再遭难一回,反正也没有选择。”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