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梁如水启动量子纠缠,平和地在层层包围圈中离去,吕倾叶看着三个瘫软的小伙子对围上来的人群说:“你们不要再惹他,他不会与你们讲道理,他身上背负着强大的辐射装置。你们要将他说的话的向你们的东家明说,不能为了一份薪水,丧失一条性命,你们没有被授权开枪,如果开枪,你们倒下的可不止是他们三个。”

吕倾叶继续回到楼上陪梁如水的母亲一会,她说:“妈,如水是做大事的,爸的病马上慢慢等新的医疗技术出现,目前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躺着延年,我早一点给你生个孙子,你可要保重身体,好有精力带孙子。”梁母听说要做奶奶了,所有的烦恼都不见了,高兴地要给小吕补补身子。

曾林眯看三个女孩买了那么多的东西上车后说:“这也不象是想不开的人吗?为何选择到这种地方来?经历那老大的魔窟后,为何不选择回去,却又回到了我的车上?”王兰萍说:“我们也不想上你的车子,可己经与家里失联一年多了,这一段的伤、忆一时转不回来,不知道回去后是否会再出现以前的想法,那会对亲人造成二次伤害,你们这里远离人烟,正好让我们反省、清醒。”

本想再去纪家大院一趟,可他一想到纪书芸那双眼睛,还是又回到了山上,梁如水告诉曾林眯发生的事情,曾林眯说:“眼下,你所发现的前沿科技技术存在潜在、巨大的杀伤能力,钱开道的为人我是清楚的,菜生泉做他的分管校长,对他当然是不公平。如果不是他自愿,别人是不可能将他及他的团队、家人全部移出去的,也许,他们会因为听说你也成为那方面势力的人,钱开道想与你在一起。”

梁如水说:“你可能也知道,我们的研究才刚刚开始,如果不是你教我的基本身体能力,我根本驾驭不了离子冲力带来的身体失衡。我离开以后,钱院长他们又多次试了我现在脚底下的单兵装置,全是摔倒,不可能成功。因为,能同时做到大脑与纳米机器人默契、身体配合好瞬时冲力带来的巨大失衡,不是难,只有我这样从一开始就参与的人,才有可能操纵。”

曾林眯说:“可他们不知道,他们以为我们己经掌握了实用性能的转化,目前,这种情况你还是哪个也不要明说,尽快将实验室搬过来。你想到的远洋货轮,我己经联系好了,不能告诉他们真相,以运输茶树为幌子。”

梁如水问道:“要不要我去探听一下钱开道他们的去向?”曾林眯说:“他们也许正等着你出现呢?你想过没有,他们明知道你有过人的能力,前几次针对你,这次又针对你夫人,他们也在不停地测试你的能力边界。我们才两个人,他们人多,总能找到你的死角。你脱离后的每一次,他们都 在认真研究细节,你最好不要再回去,我真的为你担心。”

难得有一个轻松的晚上,梁如水和曾林眯请三个女人做了一些好吃的,王兰萍笑着说:“曾大师,我们还以为你吃素呢,原来也食人间烟火,酒量还不小。”曾林眯有些沉重地说:“酒也是害人精,多喝无益。”边说边又喝了起来,另加外一个叫秦素娟的问道:“也是害人精,还有什么也是害人的?对你们男人来说,不管多大岁数,是不是色?”

梁如水看她们几眼,又看看师傅,不知道曾林眯为何,有些失态,眉眼间竟有泪水。虽然他自嘲自己年岁大了,无风也会有泪,可梁如水还是能感到,一定是他想到了什么。将曾林眯搀扶休息后,梁如水回来问道:“你们能说说为何成现在的样子的吗?从吃饭、购物的情况看,你们都不是因为生活苦难或压力,明显都不是来自底层百姓。”

王兰萍也喝了几杯,她向山洞外看看后说:“你还能看出什么?如果侵犯我们,你还会发现我们主动性强,十八般技艺也会,有些可能你没有看过,要不要猎奇?”

梁如水听不懂,秦素娟说:“大姐,人家是好人,又救过我们,到现在也没有想过我们心思,就是死,也要讲良心。小兄弟,我们也是经过大事的人,那两个没有陪我们到今天的姐妹,更是两份凄凉的故事主角,想听?喝两杯,大姐我告诉你。”

梁如水想着吕倾叶挺着大肚子,他认为也可能是钱开道的,可钱院长失联了,却没有带她离开,他有些心情不畅,能听听野事,也算是增加一些生活的情趣,以后能多知道一些与女人的相处之道。

他真的喝了几杯,王兰萍说:“听你师傅叫你小梁,你怎么不学文化、考大学,反而去学武了呢?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学那有什么用?就算你真的成了武林泰斗,在火器时代,还不是会让人一颗黑枪给结果了,多年的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全是白废。”

梁如水问道:“你们以前明显不是在一起,口音就不一样,全上过大学?”秦素娟说:“我们是在你发现的那个老大的地窖中患过难的,上大学算什么,我们三个全有留学经历,在国内也是一流大学毕业后出去的,因为一段裂肺撕心的感情因素,一时想不开,才来到此处。我们在窖内有过约定,如果出来,再也不会呆下去,永远离开这块土地。”

梁如水说:“现在你们就是自由的,我可以送你们离开,为何又选择和我师傅一起回来?”

王兰萍说:“你知道吗?我们都有过美好的生活,你们男人在没有得到我们时,是万般皆好,真的到一起,就发现你们男人在外面没有一个不沾花惹草。我们发现后,也想如同再次游学一样出去,再也不回来,可自己娘家人也向着自己的男人,劝说着让我们忍着。成功男人的标志,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定要有妻子以外的女人,最好还不止一个、两个,为了对他、对自己家人最大力度的惩罚,我们才选择来到此地。”

梁如水问道:“你们让老大圈养后,那个地窖是可以逃跑的,为何一直呆在里边?”秦素娟说:“这里的地形太乱,又不通车,我们夜里也跑过,可跑得累死了,天一亮还是让他们抓来了。当我们真的看到身边人死的惨相,又不想那样不体面地离开,所以才活到现在。至于我们为何现在不想离开,是你提出的条件很好,比我们想去的外边没有区别,这里的山好、水也好,可以静下来帮你做些事,最重要的是,将来有一天,我们可以亲手惩罚那个老大团伙。做坏事总要有代价,你会武术,你会教我们的,我们三人有文化,可以在这里干活同时教教本地的孩子文化知识。等我们哪天想回去看看,有一身的武功,会很神气、很方便做一些想做的事情,尤其对那些衣冠禽兽。”

梁如水说:“学武要早,你们现在年龄大了,再说,师傅不会教女人,我教你们也不方便,需要身体接触,你们女人的身体都太敏感,再说,我也没有时间。”

王兰萍说:“不管怎样,我们先不回去了,就和你们在一起,你们不是天天要练功吗?我们可以在一旁看,自学。”梁如水笑笑说:“不愧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小说看多了,高等数学学过的吧?如果没有中学基础,看?能看得懂?一样的出手,力度、速度才能决定胜负,会样式,叫花拳、绣腿,没有用的。”

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叫张清秀,她说:“你为何一会要我们留下管农场,一会又劝我们离开,看你的样子,为何不喜欢我们几个?即使我们现在的样子,素面,你到山村找找,不提内里的文化素养,就是外观,也是出类难寻的。如果在城里,我们真的想问问你,这种环境,你和我们谈高等数学,你还是不是男人?还不如那个老大,想什么,直接做,不装。”

秦素娟说:“你不能这样和小梁说话,他的口音也是本地不远的,山里也有质朴好人。不要因为天天有老大他们折磨习惯了,没有男人上手,还有些不适,让人笑话。”

梁如水摆脱工作、研究、家烦后,遇到这三个显然是从创伤中才出来的女人,他有些难为情地问道:“你们女人真的会为感情放弃生命?也真的会为所为的男女欢情放弃家庭?”

秦素娟说:“你师傅那么有钱,你一定在这里娶过媳妇,是不是媳妇进城打工了?看你那深沉的样子,不似装出来的,你对女人有什么想知道的,让我们几个过来人告诉你,我们三个人的经历,可是女人经历过的经典。只是有些实话不太方便告诉你,你想想,能导致放弃生命的那种万念俱灰,怎么可以再用嘴去复述。”

梁如水说:“你也知道我并不缺钱,真的有老婆,怎么可能还让她去进城打工?家庭问题的根源多在金钱,你们不象,我也不是,这样的环境,你们既然经历过那么多事,为何不能大家都谈真的呢?”

24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