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梁如水能看出秦素娟眼中讲到此处时放光的样子,仿佛她真的做过了皇后,没有等他问后来,秦素娟接着说:“当然,小孩我是顺利生下了,男人对自己总会报有幻想,小丁不愿意接受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偷偷去给孩子做了亲子签定,当然,结论是小孩与他有生物学亲子关系。”梁如水当然明白,秦素娟的孩子是老丁的,他们间是父子,这种签定没有多少意义。

梁如水问道:“小丁知道结果后一定是十分高兴,为何你后来选择了这样一条差一点的不归路?”

王兰萍笑着问道:“小梁,我们本来以为你就是一个普通的山里孩子,可你几次神出鬼没的,谈吐中又不似没有文化的人,还有一身的武艺,你到底是做啥的?看你急着想知道结果的样子,对这种事情为何如此关切?”

梁如水说:“你看看这样的天色,这样的晚上,能有机会陪几位尘世的美女,虽然张姐的情况我还不知道,但看你们投缘的样子,一定也有不普通的经历。不管是哪个男人,如果有我这样的手段,可能早想做出老大的事情,我仅仅想听听,过分吗?”

王兰萍问道:“你想听听真话吗?我们白天在山里晃悠时也讨论过你,本来以为你会陪我去农场,可你不仅不去,还不让我们打听你,我们也不想猜。因为经历过那些事情后,有时心慌,如果老大能让我们住的舒服些,吃的干净些,在这空气清爽的环境中,与几个男人周旋一段时日,也是一种放松或者发泄的方式。以后再去正常环境生活,就不会对那么多的事情接受不了了。”

梁如水记事以后,除了吕倾叶偶尔会讲一些相对严肃的社会话题给他听外,他听到最多的都是学术、课本、试卷总结、错题分析。直到发生了钱开道与他女人的事情后,他才明白一些生活的另外一个面目,认识纪书芸后,他才刚刚理解豪门的排场,却没有想到外人眼中看到的不是真相。

他对王兰萍的事情理解与她们三个不同,他是男人,知道如果让一个男人将自己身边的女人送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是无奈之举,都有可以原谅之处。男人在这个世界,保护自己的女人应当是他的第一职责,断没有外送的道理,哪怕他有千万个。二千多年的文明史,皇上可以对有功人员封王,从来没有听说皇上将自己的妃子送人。

秦素娟看着梁如水出神的样子说:“我真的不想讲了,哪有什么一吐为快,让小张帮我讲,我的嘴都讲干了。”张清秀笑着说:“我们现在还活着,要是真的死了,我们的故事连传说都不会留下。小梁,让大姐将秦姐的故事讲完,即使铁石心肠也会不忍的,可要有心里准备。”

原来,丁向阳的儿子叫丁石顺,自从签定结果出来后,他以为医生对他的判断是误诊,更加丧心病狂的找女人,想用第二个孩子落地事实,来证明自己的男人真本色。丁向阳知道他的心里,适时地、从不停下的利用自己的便利条件完成对他儿子女友的侵犯,他也希望用自己的努力间接实现丁家的子孙繁荣。

看似平静的生活过了有一年多,秦素娟的小孩能下地走路时,一天,丁石顺出差回来,无意中撞破丁向阳与秦素娟的画面,他有点明白了。当晚,秦素娟被丁家少爷严刑折磨一晚,她当然不会承认孩子与丁向阳有关,她甚至不承认丁石顺看到的一切,只是告诉他,是老爷子想孙子,逗弄小孩有些出格,并没有实质内容。

正听着热闹时,曾林眯出现了,他说:“不早了,小梁,从小我就告诉你,这些八卦的事情不是男人应当听到的,想做成一些事情,要有一些心胸,不能让她们感染了。我不是说她们心胸不开阔,人,从生下来后,总会遇到一些顺心、不顺心的事情,有些事情对有些人来说糟糕透顶,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可能是一辈子努力都接受不到。我的听力你是知道的,她们两个有故事的人,哪一个的生活经历是平民可以想像的,哪怕是一天。”

梁如水起身将师傅请回到他的卧具旁边,小声说:“我一直认为你不屑于听这些,听力好?你说过,听力再好,只要不想听,也不会听到,你能听到,说明你的心也不静。我听一会,权当这一段时间是放假,设备不来,我也做不成自己的事情。”

为了不打扰师傅休息,也是真的想将故事听完,梁如水带着她们三个来到了洞外,洞穴的好处是冬暖,这们的夜晚,到了外边,真的有一股强大的凉意。

王兰萍看着洞口外的晚景,有一种神秘到近乎想放纵的程度,她笑着说:“要是老大,一定是一个接着一个将我们带出来,你小梁,真的不懂风月,这山风、残月会生气的。”梁如水说:“再小,也是新月,哪里残了?不要总想着老大,如果是纪府成,是不是也会和老大一样?”

王兰萍一下如泄了气的皮球说:“不要提他,如果是纪府成,那可就一点也没有风景的事了,他会安排在各个路口、拐角处站上安保人员,让你连放纵的心思都没有,总感觉水管做什么,都有一双眼睛。”

梁如水说道:“这可能就是师傅听不下去的原因,你到哪都会有安保人员跟着,可大多数人呢?想去哪里,即使一个小景点也要排队,更不要说看病挂号、登机出远门等。你们纪府有私人飞机、游艇,而多数城里小孩,不要说山里的,能有机会体会一次这些顶级设施?王姐,是不是在这种环境有时也会想起以前的生活?”

王兰萍说:“就是在老大的地窖中,我也一次没有怀想那时的时光,说到底,最多算是关在豪华笼子里的宠物。”梁如水说:“同样是关着的,豪华笼子里投放的食品、睡觉的舒适度不是比地窖中好多了吗?”

王兰萍落寞地说:“在老大那里,因为我们是城里人,你们山里人白天自己都不愿意来,他们再粗壮、野蛮,在我们面前还是能感觉到自卑。对我们的过程谨慎、体贴、胆惊,不敢正眼,那种因低层次需要的匆匆,多数时候让我们感到自己有用。”

张清秀说:“那些感觉是你自己的,不要让小梁认为我们三个全和你一样,只要有男人珍惜,就以为自己被尊重。我就不想要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你看看你们山里的男人,身体也不好好清洗,做事情只讲结果,只关心自己舒服,从不愿意体会过程,与城里男人区别大得多。我们那么多天的地窖生活,遇到过一个男人好好做这种事的吗?包括老大,全部都是闪电般跑了,他们付给老大的钱,完全可以按妙来算,超过两分种的次数都少。”

秦素娟说道:“你还说人家王姐讲话有失体统,你听听,你都说了啥?还好,这种地方不会有人听到。小梁,不要认为是我们三个想勾引或挑逗你,你没有那个心思,我们当然不会动恩人念头。我的事情还是我来说吧,不要再听她们乱跑题了,让你心里惦记着我的结果,不能早点休息。”

那次以后,丁石顺对秦素娟看得有些紧,她身边安排几个层次的人盯着,秦素娟只知道一部分。因为老丁无法接近,小丁的名堂太多,时间长了接触不到男人的秦素娟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动起了心思,一次带着小孩去打预防针后,小孩睡着时,她就在车里与丁家的司机发生了正常应该发生的事情。司机当然是小丁的人,他有些后怕,知道东窗后自己的结果。他就将消息故意泄露给自己的一个同事,渴望同事也与秦素娟产生肢体接近,这样他就不是唯一,真的追究起来,会认为是秦素娟不守妇道,不是他们心术不正。

秦素娟似乎到了难言之处,可她还是坚持说:“事情过去快一年了,我怎么可能忘记,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她淌着眼泪,梁如水有点后悔,感觉可能听下去对她太残忍,说:“不好讲,不想说就算了,你那么伤心,我不想听了。”

秦素娟说:“还是告诉你结果吧。你毕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然,你想不通我为何自由后不想再回去。与身边的工作人员时间长了,我就想明白了,为何古代的皇帝想到了太监制度,这种天天有男人围着的女人,怎么可能抵御得住充满活力的男性在眼前晃而不用呢?很快,那些男工作人员全成了我石榴裙下的乐队,我系统学习过MBA,对几个男人管理、分配不出事我还是有办法的,可他们之间却争起风。祸,当然就起于萧墙,我被丁石顺要求净身出门,可我当然想带走唯一寄托的孩子,丁家老少全部反对。在争夺中我居然故意撒手,那个老不死的种,太脆弱,永远离我而去了,为妇,我不道,为母,我不慈,我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吗?”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