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梁如水问道:“有人啃,就是幸?”纪书芸说:“你总能理解歪了,我们不谈这些,就这几天,丁向阳要到你们那做一个投资仪式,地方的协调己经结束,你们就不参加了,可以吗?我指的是你的曾老师也不参加。”

梁如水问道:“你的茶树苗何时启程?”纪书芸说:“马上就准备,他们仪式的当天,总要有些动静,我计划先过去一部分?你有什么安排?”

梁如水说:“这一块的农场事务就请你费心了,近期,我可能要将一批关键设备运送过去,到时需要你的安保力量外围做一些警戒。当然,要以你自身的出行需要为目的,不能以我的任务为目标。”

纪书芸问道:“会对我们家庭正常运作有影响吗?要不要提前知会我的父亲?”梁如水说:“当然需要你父亲知道,他现在己经红透了,他和我说过,想让你接触到一些对民族未来有重大贡献的元素。他清楚我的身份,如果他反对,及时告诉我,我再想想别的路径。”

纪书芸向梁如水看看后问道:“你现在要回去?最近与你夫人的关系修复如何?”梁如水说:“她对我家人还是那样,对我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她了解我,清楚我接下来不会原谅她,不管她说啥还是又做了啥。”

纪书芸说:“听我父亲讲,你们学院与你研究方向相同的同事全部出去了,只有你夫人和另一个以前对你夫人有那重意思的皇甫先生没有出去。如果你夫人真的与你的院长有那种关系,她为何会选择留下?那个皇甫先生如果与你夫人存在藕断丝连,他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我有机会一定要看看你女人,她一定是那种魅力十足、女人味水凡的女人。”

梁如水真想抽一根烟,可他不会,外边静的让他不想离去,可也不能在一个女子房间里时间太长。他起身,有些犹豫,可还是如风的离开了。

听了梁如水的需求后,菜生泉第二天就将方案上会,以加强对量子实验室的保护,需要在实验室外加装一层相当于有屋顶的围墙。因为相关人才的流失,菜副校长的要求听起来相当合理,方案通过后立即就开始实施。

回到山上后,秦素娟不等梁如水休息,过来问道:“听说过两天丁向阳要来我们农场投资?他是你请来的?”梁如水看看三个女人,向天不见面,又好看了自然了一些,他问道:“怎么?水西省的首富你们也认识?”

王兰萍说:“不是我们,是她一个人,人家以前可是大富婆,丁大老板将她捧在手心里的人。这才去农场两天,里边的管理人员对我们要求可高了,让我们做那么重的活,才打听到,来投资的老板是我们小秦妹妹以前的男人,等他来了,我们小秦妹妹上前一器鼻涕,以后这里就是我们几个人说了算了。”

梁如水心中一惊,问道:“你们告诉农场里的人了?”王兰萍说:“我们来见你,就是想告诉你,我们不会去见那样的男人,不要让农场里到时安排我们三个参加彩排、欢迎仪式。小梁,还记得那个老大不?我们昨天去干活时就发现了他,他一点也认不出我们来了,我们现在的身份是城里请来的农业技术人员,他离得远远的,一点接近我们的勇气都没有。真想不出,几天前,见到我们还如饿虎一样,随便丢块馒头,让我们弯腰吃着,他就可以在我们弯腰时妄为、恣意。”

梁如水想像着她们说的场景,真的够凄惨的,可她们竟然面无表情地表达,真的是到哪山砍哪山的柴,他想调笑几句,可实在是张不开口。

梁如水看看秦素娟,真的花容胜月,他问道:“你在丁向阳家几年?看你年纪不大。”

秦素娟说:“我本来也是一个山村的穷人家的孤儿,才上三年级时己经没有一个亲人,是丁老板的资助我才上了大学。在我们那里,我是正宗的山里飞出的凤凰,不仅人长相好,而且考上了一流大学法学院,每次丁家有大型活动,我就成了丁氏家族免费的宣传工具。时间长了,接触多了,因为从小就对丁向阳有好感,一点没有介意,我大了、他老了的概念,心里一直还是将他当成年少第一眼看到时的样子那般喜欢。直到有一天,活动结束后,我就在他的房间累了、困了。他可能也发现我出落成可以成为他的猎物了,待我清醒时,发现他一边向我道歉,一边还是没有停下他那蠢笨的身形,我并不排斥,竟然还有十二分的美感,似乎幸福和盼望一下到了身边。从此,我就成了他身边的女人,因为他从小的资助,他担心舆论对他不利,要求我刻意与他保持一下距离,我当然同意。”

看着洞外的点状风景,只比洞口大一点点,此刻,梁如水如同坐井观天般觉得自己见识太少。他看看三个女人,其余的早就知道彼此的经历,不知道为何,她们还是想全倒一遍给梁如水听。

梁如水问道:“你们发现那个老大后,有没有想过上前撕了他?”王兰萍说:“我们想过了,没有老大,我们现在就没有机会与你在这里说话,更不会知道丁向阳会过来这里投资,这一切,全要感谢那个老大。小梁,老大如果有你这般厚实,我们想过的,有时真的想上前认他,可他对我们的那种身心的摧残,那一段生不如死的经历,又真的想让他也受一番轮回之苦,有机会再说吧,不是现在。”

一直不说话的张清秀开口道:“故事也都听到了,这时的天还早,我们要不要去丢魂崖看看?说不定老大还会白天干活,晚上作恶,当然,也许晚上干的是好事,对有些人来讲不是恶。”

秦素娟说:“我们三个离开后,老大不会闲着的,现在去丢魂崖太危险,就算小梁会武功,可他们的人多,陷阱多,我们一起去,目标大,只怕是给老大送妙品,别说救人的话。要不,我们在外面等着,让小梁去他地窖看看?”

梁如水说:“那我以后还不就是隔一段时间去看看,别的事我就不管了?明天,你们想办法了解老大的姓名,丢魂崖的事是要解决,可现在不能去,解救你们时我差点上了他们的圈套。你们对老大的态度我真的搞不清楚,有时我甚至认为你们怀念在他地窖中的生活。”

王兰萍说;“再下贱我们也不会想念那时的生活,只是有时晚上空虚,想着经历的事情有些荒唐,小秦的事情还没有讲完,小张的事情还没有讲,想不想听完?”她看着梁如水,眼中有那种夜色中的女人想吃不素的杂念。

梁如水说:“是的,秦素娟,你和丁向阳只是年龄上存在问题,他又是你成材的恩人,为何却成了你奔向丢魂崖的导引?”

秦素娟说:“如果王姐的事情让你感到狗血,我的事情就是太残忍了,我能够活到现在,算是上天对我的再一次惩罚。我成了丁向阳的人以后,遵从他的要求,从不让他身边人知道我与他的认真关系。因为富人的通常行为,就算是丁向阳最核心圈子中人也不知道他对我用心专注。丁向阳与前妻有个儿子,可那儿子从小花的太早,听说从很小年纪就与女人沾到一起,且多是与他爸相处相对他来说的老女人。你想,那些老女人能放过这种嫩草吗?复杂的心情配上恶意的目的,他的儿子早就废了。我与丁向阳在一起时,他儿子有时也想我的事情,我没有成全他,可丁向阳是看在眼里的。一天,老丁告诉我,他的儿子结婚三年多,他又有意给他备了好几个常规女人。至今没有一个怀孕的,他偷偷请医生以别的名义给他儿子做检查,发现他不可能再有生育能力。老丁想让我怀上孩子后,以他孙子的名义将孩子生下来。”

梁如水插话道:“给他做儿媳,不比给他当老婆好吗?”

秦素娟瞪了梁如水一眼说:“我听了这话当然生气,可我没有当真,不久之后,我真的就怀上了。我告诉丁向阳,我给他生儿子不照样可以继承丁家的财产吗?可老丁他却说,他的儿子十分多狭獈,如果他再生一个儿子与他分家业,以前帝王家的事情他看多了,丁向阳担心自己百年之后,内斗会让他辛苦白费。”

“果然,在一次宴会之后,明知道我身孕在身,丁向阳却设计让他儿子用了我,想到可以成为丁家以后产业继承人的娘,我做起了太后、皇后的梦。万万没有想到,丁向阳那么多的女人,却时常还会来到我的身边,更没有想到,小丁早就知道自己丧失了生育功能,对我是百般折磨,就是不明说。”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