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梁如水没有再回到老大的院落,他到自己家的住处歇息一会后,想到自己的父母,本想让他们享受人间的幸福,没有想到,父亲竟然至今没有知觉,没有父亲的陪伴,再好的日子对他母亲来说也是死灰。梁如水心如冰割,真想晚上再去看看二老,可是,如果自己的出现,再给他们增加烦恼,他,停下了。

吕倾叶到过他的这个老家,当时,他担心对方嫌弃,没有想到,她来了之后,就喜欢上这里的大山。结婚前,吕倾叶告诉过他,希望两个人就在山中终老。因为她那时己经意识到,梁如水的事业一定会成功,女人个个都做望夫成龙的梦,可吕倾叶知道,在我们这片土壤,男人成功后的第一件事往往都是换女人。她不想被换,她喜欢大山的胸怀、大山的干净,可她自己却给梁如水留下那浓默泼过的画面。

想想那三个现在还在山洞中的女人,光鲜是给别人看的,再好的身材在阳光后面也只是个影子,吕倾叶没有那三个女人的血性,如果真的有,他可能还会有一丝欣慰。面对着己经空了多年的老屋,梁如水趁着夜色,到他家的房前屋后看看,他曾经如此憎恨过生他的这个地方,现在,他还没有老,才几年的城市生活,却让他对此生出旧情,对城里的生活产生了厌倦。

再回到山洞时,曾林眯己经回来了,他告诉梁如水,他去了国华天文大学,与菜生泉谈了一下梁如水的情况。菜生泉告诉他,目前,对梁如水的发现争议较大,因为,新的能量一旦大批量可以生产,目前的国际秩序将立即被打乱,生活会变得不可控,现在的精英层面主张掩埋发现,不允许再作深度、实用性研究。所以,菜生泉个人主张梁如水如果愿意,可以私下实验,因为此课题的严肃性、可怖性,梁如水现在变得更加危险。

梁如水问道:“菜校长可以为实验器材转移提供方便吗?上次我请他将实验的外罩做好,他己经同意了,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曾林眯说:“我这次去,就是为你的实验器材转移看看地形、环境的,菜生泉考虑的比你详细,他不仅将实验室全部包好外装,而且,在通向北海的码头方向上做好了滑道,只是船运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轨迹,这个问题我们还要再计议一下。”

三个女人己经与他们比较熟悉,他们说话的内容三个女人当然听不懂,听说梁如水近期要去国华,王兰萍突然问道:“小梁,如果你去国华,能带我去纪府边看看吗?我不会回去的,只是想知道一些我离开后,那里的情况,有没有人对我还记忆。”

曾林眯说:“我没有出家,对红尘的事情不关心多年了,只是提醒你,可一定要有心理准备,你离开后,茶早就凉了,记忆是短暂的事情,当下是你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离开后总会被替代的,我们每个人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要好好活着才好。”

王兰萍说:“我对他们当然不抱别的希望,己经死过一回的人了,哪里需要什么心理准备,我也不会恶作去吓唬他们,只是想看看他们没有我以后在人间的生活。”另外两个女人似乎也有一样的想法,曾林眯不再制止,梁如水让她们好好休息,他明天一早带着王兰萍回去。

第二天,梁如水让秦素娟、张清秀正常去农场上班,他带着王兰萍踏上回国华的班机,上了飞机后,王兰萍问道:“为何跟你出来也和坐纪家的私人飞机一样,不要买票,也不要证件?”

梁如水说:“这是民航,不是你以前的私家飞机,说话小点声音,让别人听到会吓到他们的,你现在都是没 有身份的人,纪家早就拿着你的遗书,注销了你的身份,如果用你的证件登机,现在可能不是在飞机上,应当是在机场派出所。”

王兰萍不想弄清楚梁如水的方法,她听到广播的声音,熟悉的国华去向,己经让她泪流满面了。梁如水不会安慰人,只是不停地给她递纸巾,小声说:“你如果管理不好自己的情绪,我可不敢带你去纪府。”

在纪家不远的地方,王兰萍应当十分熟悉的大酒店住了下来后,她发现梁如水只开了一间房,有些紧张,又有些惊喜,特意收拾一下自己的衣襟、发丝。梁如水说:“我去办些事情,晚上带你去纪府,你是只想看看,还是想见个什么人?”

王兰萍说:“我与纪府成的女儿相处不错,如果可能,我想看看她,听听我走以后家里发生的事情,我有她的电话,你帮我联系一下,纪府保安十分可靠,我们进去不了。”

梁如水吩咐她好好休息后,自己一个人出去了,到了吕倾叶工作的地方,吕倾叶给他倒了一杯水问道:“你现在生活怎样?一个人会料理好自己的日子?我知道你不会生活,你现在又不变公开活动,方便的话,早一些找个人照顾自己的起居。如水,你的个人成就目前麻烦比较大,争议也比较大,钱开道他们出去后,听说了没有?出大事了。因为国际原子能及高能粒子委员会不同意立项研究纯子,禁止个人涉足该领域,他们几个出去了即刻遭到软禁,现在生死水明、去向不明。”

梁如水问道:“他们是去哪里的?在哪个地方失踪的?”吕倾叶摇了摇头,同时警觉的向窗外看看,梁如水发现她的肚子真的有了一些轮廓,他犹豫一下后还是问了一句:“小孩真的是姓钱?”吕倾叶没有看他,淡淡地说:“这个对你没有意义,不是你的,至于姓什么,生下来后,我说了算。”她岔开话题问道:“你来找我,只是想了解一些二位老人的生活状况吧?好的很,我找了个人侍候他们,只要不缺钱,大多数的事情是能办好的。为了两个老人的惦记,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没有别的事情,你可以回去了,我己经接受过提醒,发现你的踪迹,必须在自由后,第一时间报告,我和小孩以后还要在这个地方生活。”

梁如水没有再去找菜生泉,他来到了海边,看看坡道,那里,以前是他陪吕倾经常散步的地方,坡道通向深海,他的实验器材将从这里远航。他想过了,必须先出去,到了公海停留一段时间后再去天云山,可这个过程如果走漏了风声、发生了意外?他不敢想象。吕倾叶说的钱开道他们出事,到底是真相?还是被某个组织雪藏,他也不去想,也不敢想,总之,如同面前的大海,深可测量,但,海底是否也有狭谷,是否还有暗流通道?大自然是鬼斧神工,但人心比大自然还精巧。

到了酒店,王兰萍一个人将小酒吧柜子里的各样洋酒、啤酒全喝光了,她大醉躺在床边,听到梁如水开门的动静后,一下似乎醒了不少,有些朦胧地问道:“小梁?为何以前别的男人看到我后眼光从来都不离开,你却对我视如无物?我真的是老了,还是容颜衰了?你与我合开一个房间,要是让老纪知道,你还能活命吗?”

梁如水不喜欢女人喝酒,他有些厌恶,可还是将她扶了起来说:“你让我带你去纪府,你这个样子如何见人?我如果请纪家小姐来,你还能认识、说话吗?”

王兰萍真的迷糊了,她说:“我己经死了,哪个也不想见,就只想跟你小梁在一起,什么繁华全是梦,只有平常、普通才是日子。我再也不需要品质、奢华、高尚,我只要流水、小桥、共白发。”

梁如水第一次牵着她的手,如玉之不温、微凉,浓浓的酒精味道己经不是那般讨厌了,他扶她时一下触碰到多天没有接触过的温热的软团,一种滑过鼻尖的激荡,差点让他呈现男人的刚强。可他,除了吕倾叶外,真的没有近距离接碰过别的年轻女人,面前的色,是他这种年轻男人连犯罪都愿意尝试的美。

梁如水看看门,他早己关上,窗外虽然可能不黑,但那是城市的灯火,窗帘是密闭的。他的心真如与纪书芸谈过的那样,不是深山,可面前的动机与行为都不会有人知道。与酒吧捡尸是一样的,同样的对方不清醒,同样的醉酒。

梁如水选择开一个房间,并没有别的意思,以吧台习惯,年轻男女本就应当开一个房间。当他听到对方要与他共白发,他想到了与吕倾叶在一起的时光,他们没有彼此表白过,但却坚定地对双方彼此忠诚、彼此唯一达成过不止一次的共识。梁如水想到吕倾叶对他的背叛,看着怀外似无骨如泥的王兰萍,他小心探碰刚刚遇到的软处,没有一点防护,是那种潮热中带有诱导的魂。他急急想缩手时,却发现王兰萍己经醒了,大眼在渴望地看着他的手。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