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到了天云山,曾林眯己经回来了,梁如水将菜生泉希望他办的事情说了一下,曾林眯说:“钱开道是我的学生,他伤害了你,我不便请你去打探他的消息。离开尘世这么多年,但我的学生和同学在海内外信息灵通岗位上还有不少,我出去稍微联系一下,就四通了。”曾林眯真的可能因为多天的奔波与焦虑,有些吧疲惫,他告诉梁如水,钱开道他们现在被滞留在一个繁华的小岛上,生活应当相当舒适,虽然小岛是个旅游胜地,但对进岛人员备查相当严格。

梁如水问道:“既然可以去旅游,那么,我们扮作游客不就可以接近他们了吗?”曾林眯说:“我打听了一下,他们的所在有职业军人或武装值守,是一个背景十分复杂的机构基地,硬闯肯定行不通,如果你能涉险,因为你的装备是目前前沿科学达不到的,成功的希望相当大,别的计划都难完成。”

梁如水说:“现在农场就要准备开工,我的实验器材也想尽快进山,但按你的要求,我的需要,物色了那么多的技术人员,可真要找到一个有以前团队的那种素质人才是不可能的,如果实现纯子技术的量产、可复制,必须有钱开道带走的那个团队与我一起努力。”

曾林眯说:“这个我清楚,所以我才先去踩点,从心里和我们民族需要,我都不愿意让你跨出国门半天,因为外边的世界太花,他们能让你留下的诱惑太多。可经过多天对你的观察,从大山出去后,你的本质没有太大的变化。小梁,如果纯子能够量产,对我们人类的生活质量、医学发展、生命研究都会有突破性的概念,你一定要有个人与团队的安全意识。我不能陪你出去,因为那样的目标会引人注意。我有个想法,你解救的三个女人对国外的环境相当熟悉,你们可以扮作两个不同的组合进去,你可以是两个人度假,解救他们后,让她们分批次将解救人员带离小岛,证件和计算机出入境系统的伪操作对你与钱开道他们来说是小事情。”

梁如水问道:“不知道钱开道出去后,腿伤有没有好一点,他回来后,会不会愿意与我合作?”

曾林眯告诉梁如水,钱开道之所以离开,表面借口是治腿伤,内心原因当然是菜生泉的提拔,他因为病残没有当上多年的目标副校长,他感到人生有些失落。此时,惝好又有机构给他们的家庭与个人生活以巨大的诱惑,对钱开道来说,他留在国内,只要你不原谅他,他就有十分的罪己感,出去,对他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你能请他回来,对他那样一个视青史留名如生命一般的人,当然不会犹豫。”

梁如水想了一会问道:“对他的这次背叛,以后万一功成,会不会有人追究他的刑责?”

曾林眯说:“以他的谨慎,他肯定也会想到这个问题,但他完全可以说,当初出去只是一幌子,他们其实一直是与你呆在山上的。以你们的成就,纯子的技术只要在你们手上,没有哪个会不智,选择为难你们。”

两个人又对细节作了一些安排,曾林眯还要准备丁向阳他们来开业剪彩。梁如水来到秦素娟她们面前问道:“我准备带你们出去玩一趟,愿意吗?”

张清秀笑着说:“陪我们王姐出去几天,还没有玩够?看看王姐春光外泄,小梁的男人本事一定不小。怎么,老大将我们三个囚在地窖中,你也想同时带我们三个出去?不怕我们三个将你吃成皮包骨头?”

王兰萍坐在边上一直不否定,她陷入对以前的事务的沉思,回去一趟纪府大院后,红尘的繁华再次吸引了她,她真的想现身纪家,不知道纪书芸有没有告诉老纪她的出现过。听到要出国旅游,王兰萍一下就来了精神,她问道:“我知道你会做证件,你要带我们到哪里去,不用问她们,我们当然愿意出去。”

梁如水说:“不是专门玩的,有个任务需要你们协助,王姐己经跟了我多天,张清秀,你应当比我小一点吧?让你陪我一起装成情侣,王姐与秦姐扮作姐妹,我们一起配合,但不能认识,懂吗?去星光岛做一件大事,至于什么事情,做啥,你们不用知道,你们只负责玩,有任务我会临时通知,也可能一直没有事情做,真正的纯玩。”

听说不仅玩,还有任务,那多刺激,三个女人十分高兴,这时,秦素娟突然说:“丁向阳不是这几天就来剪彩了吗?我们可以在他来以后再出去,你也好用这几天将我们出去在配合你工作上需要做啥交待一下。”

梁如水想了一下,从王兰萍去纪府后,他己经发现,对她们女人来说,除非真的死了,让她们死心,太难了。王兰萍离开纪府,就想着放纵,就想着恢复从前的生活,去星光岛,需要她们有野的、玩的心,可以用丁向阳来唤唤秦素娟曾经的酒绿。

梁如水说:“秦姐,丁向阳的儿子实际是叫丁松风,你之所以叫他丁石顺,看来你在丁家多年也没有得到他们的信任,上次我就想告诉你的。本以为他有不止一个儿子,后来打听到的,现在的丁石顺,就是早前犯罪后被判刑的丁松风,丁向阳将他保释出来后,为了掩人耳目,将他改名。农场剪彩他也会来,你真的愿意去面对他们父子?还有那些对你的身体有过接近的手人?”

秦素娟说:“我离开后,也打听过,那些凡事对我有过不轨或不轨念想的下人们全被丁向阳打发去挖矿了。你们可能不知道,丁向阳的矿就是一个奴隶场,矿里的男人还真的不如动物,生死没有人知道,他们不可能与家人再有联系,是个没有经过宣判的监狱,罪犯还有探视日,到了他们矿里,能活着出来的应当不多。我可是听他们打手说的,有些权贵的朋友、亲属需要活体QI官的,他们矿里的男人如同大棚的水果一般,由他们选型、摘除。”

梁如水知道生活的不公,世道的不平,可秦素娟的话也太恐怖了,他说:“你选择自杀还真的有些道理,有的生活真的可以比地窖还差,太吓人了,以后晚上不要讲这些。”

一早,因为剪彩前需要准备大量的工作,曾林眯也想带梁如水参观一下,几个亿投下去后的火热场面,他们带着三个女人来到了农场。王兰萍远远地指认着老大的背影小声告诉梁如水说:“人家比你男人,见到我们就生扑,让我感觉到自己是个活物,还有人贪恋,你真的不似个男人。”

梁如水白她一眼后说:“你不能骂人,我之所以不想与你扮作伴侣,就是不想听你这样的话。什么样为男人?就知道将女人当作工具般算?你会知道的,男人活天地间,目的是与女人有关,就是保护她们。如果优秀的男人都与帝王或丁向阳、纪府成那样,不要说别的男人没有机会,就是你们女人受得了他不专一、只点一?”

梁如水来到了张清秀面前,小张问道:“她为何那样说你?这里是大山,我有特异功能,再小的声音也听得清,你们出去没有那事?你真的与别的男人不同?这可是本能,真的这样,会被女人笑话的。女人愿意男人想却不不一定全给,但如果哪个男人不去想,女人反而会去笑话他们。你想想看,哪个女人出门不打扮,打扮当然不是给自己男人看的,为何?”

梁如水的心中一直在想着粒子的事情以及如何去解救钱开道他们,可三个女人在身边,脑子里全是这些,如果她们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天天会不会全惦记着红楼的那点红事?

丁向阳的前期人员己经到了,他们对场里的设施、进出大山的通道、临时停机坪的选择做了安排。为了避免丁向阳的人中有可能会有认出张清秀的,梁如水提前将她一个人带了回来。

梁如水问道:“能谈谈你的特异功能是什么吗?”张清秀说:“我还以为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呢,就是我的事你不想听?我哪有特异功能,你想,山是不平的,再小的声音也会有回音,我当时在倾耳,所以听得到。”

梁如水说:“我们马上一起去星光岛,有的是时间听,只是你们的故事太惊悚,真的不敢听。小张,你们女人,尤其是婚后女人需要什么?真的和王兰萍说的那样,天天需要男人在身边围着?男人,有事业的男人,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围着她。”

张清秀说:“我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你女人对你有想法了,对吧?并不是要求你围着,是希望你不管干什么要想着她,就是事情再多,要给她打个电话,被人惦记是一种享受。你想,如果婚后她一直在外忙,不回家,也不联系你,你会是什么感受?”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