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于月荷的肩头有些颤抖,不仅仅是微凉,梁如水扶着她,想起同样也有身孕的吕倾叶,下午,纪书芸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纪家己经为他父亲安排好最好的医疗团队,可他父亲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吕倾叶将他父母的近期状况详细跟他说,但一个字也没有提她自己现在的心情、身体。

同为山里人,梁如水没有感觉到拘谨,却一下发现自己身体的异常,他己经离开吕倾叶很久了,不管是王兰萍,还是张清秀,他与她们也有独处的机会,可从来没有现在如此强烈,可能是对方此时的身体与吕倾叶有相似之处。两个人都有短暂的发愣,然后,于月荷近乎疯狂地缠扑了梁如水,于月荷只与杜家大哥有过一次床第间的事情,是那种极隆重、极严肃的。杜姓男人杀猪有力气,多年的单身、没有经验、同为一次,他当时极其激动,与于月荷间如同闪电,他十分畅意,于月荷却没有多少感觉。此刻的梁如水则完全不同,他幼时接受过严格的体能训练,又有那么几年与吕倾叶的磨合,两个高才生,知识是相通的。

于月荷本以为此事会如同上次一样,很快就完结,可没有想到,这个过程是如此漫妙,她来不及多想,穷力配合,庆幸自己有机会在这人生的丁字路口遇到了能人,不然,她永远不会明白,人活一世,还可以如此淋漓。梁如水担心对方时间太长会虚脱,收了征服后说:“对不起,我不应当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于月荷如丢魂般偎过来说:“怪不得人人都想进城,城里人就是和我们不一样,你看看你,再想想我肚孩子的爹,你如果是打吊瓶,他最多算是蜜蜂,蛰一下就飞了,他以为尽力了,我却没有一点感觉。你们天天都是这样生活的?可惜我命不好,长得不好看,我要是有清秀姐的美貌,真想下半辈子侍候你,他们说清秀姐在不同的男人处挣钱,如果男人都能与你一样,我可一分钱也不想要。”

梁如水将她扶坐在自己腿上说:“你长得也很好看,不然,我也不会做出刚刚的事情,小于,你以后的事情我会关心的。早一些回去,有关张清秀的传言不要信,那都是杜家骗你的,回去准备一下,跟张清山到我们那里去,我会安排医院将你的事情处理干净,前提是不能让别的人知道。”于月荷懂事又满足地拼命点头,她终于有了靠山,也体会到了人间的至快,再也不想跳小溪了。梁如水反倒有些心里负担,他认为自己太不检点,他还是不明白,为何一直理性的他会做出不理性的事来。

回来的路上,梁如水反复抚弄于月荷所有的酥软,对方那种陶醉的样子让梁如水明白他对吕倾叶的亏欠,因为忙于科学研究,他对吕倾叶罕有如此耐心、如此细致、如此微妙的相处。分开时,两个人依依,梁如水与于月荷都不能明白,他们间只是白天的一面,晚上的一见,为何会如此惦念?思念,男女之间,不需要时间相处,真想再融合一会,可是,梁如水果断地离开了。

张清秀没有睡觉,她问道:“我们这里的山风很好,我也想出去吹一会,可是你不带我。白天他们说我的事情没有太多伤害你吧?我也不知道他们听到了什么,也不想问,不会是什么好话,早一点睡吧,明天还要回去。”梁如水还在回味刚刚过去的冲动,不经历也就算了,他这算什么?人生的第一次出轨?出轨也会如此美妙?他明白不了,也就睡不着。

梁如水睡不着也不会动,张清秀就没有这种定力,过了一会后,她居然将自己的脚伸了过来,试探一下梁如水的反应。她己经听王兰萍说,就算独处一室,梁如水依旧可以做君子。因为有过于月荷的启动,梁如水又担心张清秀认为白天才被污为不洁,他可能会嫌弃她,熟练但平和地将手伸了过来呼应,与刚刚的于月荷相同,梁如水从容地接受张清秀的配合,虽然经历的世事太多,但张清秀也从来没有用过如此高品质的男人,她才知道,弱水三千,哪有一杯猫屎好喝。

再也不用顾忌,张清秀幸福地入了梁如水的怀里,沉沉地睡了一个好觉,早上,两个人如同来时一样,似乎啥也没有发生。梁如水只是反复交代张清山,半个月后,要将于月荷与想去打工的人一起带到他们的农场工作。张清秀对他如此关心自己的家,相当感激,她不可能知道,今天将正式成为她张门媳妇的女人,昨晚己经是梁如水的伴了。

喝完喜酒,梁如水租的车子车况一般,开的很慢,他的心情有些沉重,感到自己太过荒唐,他从来没有如此放纵,他也才发现生活可以如此让别人美好,也才知道,自己有太多的事情对吕倾叶没有做好。张清秀在一段平坦不太吵的路上小心问道:“有心事?后悔了?”

梁如水打起精神说:“我有什么好后悔的,你不后悔就行,小张,该我做的事情我做的还让你满意吧?出去以后,一定要配合将我的事情做好,那边的信息来了,回去我们就出发。”

张清秀不想问他具体是什么事,她几次想告诉他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情,不全是村里人说的那样不堪,但话到嘴里,她又咽了回去。

王兰萍给他们做了一些好吃地说:“我们小梁有些疲劳,小张,路上是如何折腾我们的恩人,快快招来,我也陪他出去过,回来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们看看,眼都累眯了。”梁如水小笑一下后说:“我请的人信息全回来了,我们需要去的地方是太平洋里的一个小岛,在多米尼加边上,英属特克斯群岛。大家的语言没有问题,出去可不能大意,更不能再开玩笑,必须严肃对待此次行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民族行为。”

王兰萍问道:“我们的证件、交通工具都准备好了?”梁如水说:“这些事情我会安排,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服从,一点乱子不能出,到了那里,四周全是洋水,稍一不慎,我们可就回来不了了。我们还需要救人,难度相当大,不要说有人防守,就是没有人防备,我们此次行动也十分危险。”

短暂的沉默后,梁如水说:“也不用担心,我都计划过的,王兰萍与秦素娟,你们到了多米尼加后,搭乘多米尼加的邮班机,我与张清坐游轮,我们比你们晚到两天,你们的酒店我也安排好了,你们到了后,就是玩,千万不能招惹事非。那里有几个不同的黑帮,漂亮女性出现后,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你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后,找到有实力的头子,在我到了后,给我当线人、帮手,这就是你们的任务。”

王兰萍说:“用我们的身体去引诱?”梁如水白她一眼后说:“钱,我己经给你们换好了,到了当地,会有人给你们送到房间,不用心疼,可以大方的花。”

秦素娟说:“女人还是小的好,你就带小张在身边,为什么不能我们三个一起陪你?”梁如水说:“那样不行,会引起注意,我与小张是去度假,你们是去推销巴西的一个矿产的股权,你们两个是富家大小姐。这样,你们一到,就有人想你们心思,不管是对你们身体,还是你们身后的财富。记住,我们两个上岸后,你们再公开活动,动静越大越好。前两天,你们的任务就是花钱请随身护卫,出手一定要阔绰。”

当晚,梁如水与曾林眯又将路上可能遇到的事情、紧急通讯方式等商量一下后,回到了住的地方,他们几个一直生活在曾林眯的洞里,洞里也有几处独立空间,梁如水才躺下,张清秀来了,她小声说:“跟了你后,再也不想自己一个睡了,男人还是应当学功夫。你离开家,你女人能伤心死,我不认为她会偷人,梁大哥,真的,我阅人无数,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做到你半步,你家嫂子有你,怎么可能还会要别人呢?你曾经沧海、巫山后,还会惦记小河沟的水、小山沟的雾?”

梁如水似是无意,将她牢牢握在手里,张清秀有些受不了他的力道,小声叫了一下,梁如水吓了一跳,松开后,却听到了王兰萍的笑声。梁如水担心师傅听到,小心将张清秀带出了洞外。

出了洞口,梁如水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别的男人与我不一样?”张清秀说:“我为何要骗你,要不,你让那两位豪门大姐也来体会一下你?也许我接触的层次不够高。”梁如水听后,似乎有一种外在的大力,将他推送给张清秀,外面依旧没有月光,他还是可以从容地让她再次体会所说的不一样。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