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梁如水兴尽后才担心,王兰萍她们听到了张清秀的动静,万一她们跟了出来?可他回身看的时候,才放心,啥也没有。他是有功夫的人,如果不是身心太投入,周边的动静是隐瞒不住的他,他暗暗告诫自己,出去以后, 一定要以安全为重,千万不能在这种事上缠心思,会放松警惕。

第二天早饭,王兰萍在曾林眯不注意时,对着梁如水傻笑,梁如水没有弄清是什么原因,早饭后,曾林眯给每个人发了一个小型设备,要求镶进鞋子里,是一个卫星微定位装置,一旦出现蜂鸣,需要立即离开所在的地方。没有紧急情况,这个设备是不会工作的。

张清秀以前没有坐过大型游轮,也没有到过古巴,她想玩两天,更想与梁如水多呆一起时间长一些,可梁如水有事情,答应她以后会有时间让她出来玩的。

经过对各种交通录像的比对,梁如水没有发现他和王兰萍她们有被跟踪的迹象后,比王兰萍晚两天,准时到了特克斯群岛。这是一个富豪度假的地方,各种设施全是顶级的,只是游客并不是太多,显得有些空旷。梁如水住下后不久,皇甫立久就进来了,他说:“按你的要求,我提前半个月过来度假,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己经找到了钱开道他们所在的地方,你的先遣队是什么路数?真的会玩,才来两天,己经在岛上成了知名的一对女富豪,今晚,她们有个派对,正好可以让你开开眼,见识一下什么叫消费。”

梁如水说:“她们两个本就是这类人,我自己不会,还能不会找人?钱院长他们一共几个人?这里通向外边的飞机航线会遇到障碍吗?”

皇甫立久说:“对通讯的控制我只能保证一个小时之内,飞机要有人会开才行,船太慢,这是英属小岛,受最强国家的舰队保护,只要被惊动,我们就只有一条路,全军覆没。”梁如水说:“一小时后,我们就接近古巴空域,飞行人员与飞机明天就到,是大洋银行的私家飞机,这里也有他们的分行,他们来,不会引起注意。”

王兰萍与秦素娟所谓的派对,就是将酒店里一帮度假无聊的人晚上集中到一起,吃喝由她们买单,在海边空旷的地方,王兰萍端着酒杯过来告诉梁如水,那个对她一直温存的男子就是本地一个较大帮会的头。这里帮会是有分工的,他们帮会负责替来岛上度假、有需求的人全球收债,这里仅仅是他们的一个洗钱总部,头目是尼日利亚人,会英语。

梁如水陪着张清秀来到了那个头目面前,示意有话要和他说,那个人向左右看看,盯了一眼张清秀,水灵的让他眼睛冒火,他知道,能来到这样的小岛,非富即贵,要么就是别人的卖品,他问道:“先生,才来的?有什么事吗?”

梁如水说:“听说先生的效率高,信誉好,我有一笔帐目需要收,先生愿意合作吗?前提只有一个,就是保密。”

张清秀想到,但真的面对如此流利的英语口语表达,还是相当吃惊,面前的男人,可谓是人中极品,一身的武功,专业却是科学;流利的美式英语,床上却有魔术般的能力,可以进山,还可以来到这大洋里面,她不仅是佩服,愿意臣服一辈子。

那男子并不傲慢,他说:“先生是如何知道我的我不想了解,可我们的收费标准高,双重的,如果标的小,我们有最低价,如果标的大,我们是按比例,就高,先生是哪一种?”

梁如水说:“你们的底价方便说一下吗?我以前没有经历过,也许我认为的高价,在你面前可能还不够起步的呢?”

那男子说:“东方人真的谦虚,你们东方人我了解,只要能找到这里,找到我,不会是小数字的,说吧,目标在哪里,先付50%定金,起步三百万美元。”梁如水将一张支票给他后说:“三百万的一半是一百五十万元,我先给你两百万元定金,目标我先给你侦察好大方向,可能不是太容易,如果办不成怎么办?”

那男人子说:“你们东方人讲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办不成,双倍赔还,只要信息可靠,我们没有失手过,中情局的人也要钱,他们手上的活我们都能做成。”

梁如水说:“是这样,你将岛外的力量调一些进来,我的债务人可能跑到了岛上,现在我还不确定,如果确定,需要将他带离这里,只要你能保证我将他们安全带离,我愿意再支付八百万美元。”

那男子说:“放心,只要钱到,不要说几个人,全部的人我也可以帮你们带离这里。先生,我不打听你的消息,可你应当知道,我们干这一行的在这里也有竞争,你让我保密,你也一定不要再找别的人,那两个女主人是你的人吧?你早一些锁定目标,我现在就安排人进来,连潜艇我们都有,交通工具我来安排。”

晚会散场后,皇甫立久与梁如水坐在水边说:“看到那里了吧?汽艇过去要二十三分种,钱院长他们就在那里,我花了大价钱才打听到消息,进那个孤岛需要特别审批,你晚上可以一个人先去看看。粒子喷射悬浮水面比悬浮空气可靠多了,但你还是一定要谨慎,出一点差错,不可能有力量救你。”

梁如水说:“我己经请了外援,因为不知道那个荒岛上到底有什么,万一中了他们的圈套,下面的事情也就完了,我不去冒险。”

皇甫立久说:“我以为你的单兵装置己经相当成熟了呢,理论上在空气中可飞,在海平面上更加容易,是的,万一近岛水面有别的拦截设备,小心一些好。只是,你将计划给人,可靠吗?这可是大事情,目前看,他们囚禁钱院长,其中不会有诱你来救的目的,但也不能完全排除。”

梁如水笑笑问道:“你和王兰萍她们住在一个酒店?她们知道你吗?”皇甫立久说:“我没有让她们知道,我是通过前台,将钱放进她们的房间的。小梁,你真的又找了别的女人?吕倾叶对你可是一片忠诚,你可不能浪费了。”梁如水一下想到自己与于月荷、张清秀的荒唐,对方全夸他能力强,吕倾叶倒是从来没有,只有一种可能,她没有比较的对象。

梁如水叹口气说:“我要是找了别的女人,你不就方便了吗?你看,这几个我带出来的女人,是不是个个比吕倾叶女人味足?”皇甫立久说:“你真的变了,我己经很难将你与半年前的梁如水比较了,我们还是谈正事,我们总要先去接近一下钱开道,只有他们配合,下一步的行动才更高效。”

按照那个男子给的电话,梁如水约他出来后说:“我想到对面的那个岛上,你晚上能带我过去吗?”那男子说:“我可以带你到岸边,可真的上去,需要特别手续,我做不到,但如果我需要的人在那里,我可以想办法,但,那难度大多了,那里是军管岛屿。”

梁如水说:“我先去看看后再说,如果我要的人真的在里面,我可以想办法配合你做到,钱不会少。”那男子说:“以后你叫我皮得,我送你上岸,看你做事利索,上岸后太危险,我们从来没有涉足过,但那里有我的兄弟,是值守的军人,我会尽量保证你平安回来。我不问你到底是做啥的,就看在你给的定金份上,知道你是值得信赖的。”

梁如水将自己的设备反复检查后,告诉张清秀,如果她的定位系统蜂鸣,一定要立即离开酒店,找一个没有人发现的地方躲避,会有人能找到她的。张清秀说:“你到底是干啥的?这个地方多好,你为何一定要去做危险的事情呢?我们哪也不去,你不是己经有钱了吗?我们可以在这里一直厮守,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过去,我会给你生一群孩子,以后培养成这里的岛主。”

梁如水说:“生活如果一直都是天天大海,朝朝花开,也会没有意思。以后不能再提我们间生孩子的事情,我有家,有老婆,我们间只是一次偶然,如果我因此让你认为欠了你的,我会想办法补偿。”

张清秀说:“你可千万不要误解,你不欠我的,是我欠你的,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以后我不再提你不想听的话。”梁如水安抚她一会后,笑了一下,他现在明白,吕倾叶对他的要求不高,她是有名份的,张清秀与他最多算是一次露水,就流露这样的要求。成家以后,是他自己没有尽全的义务。

皇甫立久做事是仔细的,果然,23分种后,梁如水到了水边,能看到清晰的铁丝网,皮得说:“我从来不亲自带人,但发现你出手如此干脆,知道你是大户,以后,我们间一定还会合作,我就在这等你,对一下时间,2小时后见。”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