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梁如水静观了一小会,离开船舷后,借着夜色平空悬起,张清秀紧拥他时曾经给这为个装置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托单神器。当时梁如水还和她说过,这个装置是可以带多个人一起升空的,张清秀一边抱他更紧,一边笑着解释道:一个人是托起的托,我们现在两个人就是脱离的脱。

梁如水再次暗里警告自己,不能再去想那些缠绵的事情,目前的形势不能有一丝大意。越过铁丝网后,才着陆,他就发现了扫荡的灯光,梁如水躲开以后,将粒子分析器取了出来,当年他们在实验时时做过,不管到哪里,人的体质粒子是各有特点的,钱开道他们的粒子库梁如水己经带来。

同质是相吸的,只要距离不是太远,梁如水的纯子方向标给了他一个清晰的箭头,梁如水能看到那里有灯火,有人影。

他如飞一样来到哨位边上,迅速制服一个守卫,将他的面部快速复制后,提取了他的指纹、瞳孔信息,让他两个小时内不能醒过来后,到了钱开道所在方位的外围。可能是因为外边的环境己经十分周密,内核护卫反而不太紧,没有口令,只有面部识别,梁如水顺利来到了钱开道的身边。环宇不守恒学院的9个骨干全部在这里,正在紧张的工作,发现梁如水进来,因为他外现的是哨兵的面孔,没有人抬头看他。

梁如水来到行动不便的钱开道边上,熟练地将他正在研究的纯子分析方案校核一下,钱开道从眼神中己经发现是梁如水?他疑惑地向周围看看后,用梁如水家乡话问道:“是你?外边的事情处理好了?纯子动力真的可以直达此处?”

梁如水点了一下头,小声问道:“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有问题吗?”钱开道说:“我们的家人还在他们手上,我没有他们的粒子库存,更没有一点讯息,如果我们走了,再想救他们出去就太难了。”

梁如水说:“进来一次对我也是大的考验,你知道你们现在的位置吧?太平洋的中间。我离开后,护卫会发现的,下面对你的看押会更保密,营救更难,要不,我们先出去,家属的事情我们一起再商量?”

另外几个人全部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梁如水说:“大家精力集中,我马上打开前方通道,两人并肩,你们快速向前,直通小艇,我背钱院长。”看着大家紧衣服束腰后,梁如水将左脚抬起微启意念,纯子机器人开始工作,梁如水将断面设计为两米乘一点五米风道,粒子出口立即成形后破物向前,逢山开道,光钱导引,大家都是一个学院,知道粒子通路的时间暂停不会太长,快速沿着光线向前跑。梁如水背着钱开道断后,皮得说话是守信用的,看到一群人上来后,梁如水的头一点,小艇动力开足,离开了小岛。此时就是有人发现,以梁如水他们的能力,没有力量可以阻止他们。

钱开道问道:“你是带我们上特斯克岛吗?那可是他们的外围,只要上去,可能立即连下水、升空的可能性都没有,我们现在必须快一些远离此处。”梁如水向皮得打听,有没有别的去处,皮得说:“太平洋的浪可不是我这样的艇可以长途的,不能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在他们发现之前,我用潜艇送你们出去。”

钱开道说:“刚刚,纯子的工作速度大于光速,破空会产生光障,我们在纯子通道内,听不到,那声音早己让守卫警觉。现在,特克斯岛应当己经开始一级响应,不是说有潜艇的吗?立即将方位告诉潜艇,请潜艇过来,记住,依旧要下潜过来。”

皮得此时己经感觉到艇上人的重要性、高价性,他顺从地通知了潜艇值守,还好,艇员正在艇上休息,不然,可能真的动不了。

梁如水想自己一个人上去看看,他担心,他的团队因等他不着,防止主动生出乱子,钱开道没有同意,认为,如果他上去,再想过来,可能会太难,要求他关闭通讯,迅速离开出这一片洋域。

张清秀在梁如水说的三个小时内,没有等到他的消息,此时,她脚上的蜂鸣器也没有响,却发现岛内己经开始有大规模的人在搜索,应当目标就是梁如水。她不知道如何检查自己的设备是否可靠,呆在房间,十分的害怕。

梁如水问皮得道:“附近有没有安全可以上岸的地方?”皮得指着正在上浮的潜艇请他们上去,到了艇上,皮得看了一下艇上的信息,一脸严肃地将梁如水带到边上说:“兄弟,你出的价钱可不公道,这几个人可是超级军火的研究者,岛上现在悬赏,能提供线索者,赏金五千万,我只图钱,你看,我应当怎么办?”

梁如水说:“我刚才是在什么情况下将他们救出来的,你应当知道,我以一己之力,你认为,你比他们的力量大吗?”他向艇上的几个人看看,挑衅地盯着皮得。

皮得说:“这样讲就没有意思了,艇是我的,如果合作,我们就谈条件,如果威胁,你们东方人有话,鱼不死也可以网破,你能力再强,现在你还能一起冲出水面?”

钱开道看了一眼梁如水,用眼光制止了他说话,虽然挪动不了自己的身体,却声音洪亮地说:“我们东方人讲究在商言商,我这位学生之前既然给你谈好了价钱,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又有出更高价的了,是吧?但你也是商人,比钱更重要的是信誉,如果你将我们几个出卖了,以后,你的生意可就没有人敢再与你谈了,挣下现在这份声誉不容易。我们多出一些,你少要一些,再说,悬赏的那个机构可靠吗?真的交出我们,他们会给你那么多钱?”

皮特想了一下后说:“我靠岸的潜艇码头他们知道,为了安全,我们需要重新找一个没有人知道、条件不好的地方靠上去,你们联系一下直升机,距离不远。”他向梁如水看看,有些不太配合,但还是诚实的,梁如水说:“我老师讲了,钱,我再给你加一倍,如果我们顺利回去了,我会想办法再回来补你一些钱,条件是对我们的信息不外泄。”

梁如水通过专用讯息通道给纪书芸联系,请她想办法就近找一架直升机,位置方再行通知。到了一个小岛后,皮得说:“就是这里,我们不上浮,待直升机到了你们就离开,我们继续到正常的地方上浮,接受他们的检查。”

特克斯岛可不是在国内,大洋虽然在这里有分行,但也只是一个不大的地方,没有自己的直升机,岛上的那些小飞机纪书芸也不敢联系,从目前岛上的形势来看,连酒店房间全是挨个搜查的,从岛上显然起飞不了。

梁如水找到皮得,说:“你肯定能联系到飞机,我们的人飞机来不了,岛上现在管的严。你看,我可另外再出一笔钱,怎样?”

皮得说:“我的飞机一动,他们就会发现,我是与他们的关系很好,可再好,也不能动了他们的根本利益,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何对你们几个人有如此大的兴趣,以前,他们也有过悬赏,但不超起百万元的。”

环宇不守恒学院一直经费紧张,可从梁如水的口气中发现,小梁现在有钱了,钱开道清楚,以小梁掌握的技术,想搞到钱,是再简单的事情了。钱开道说:“皮得,我们不争论,你想办法高价给我们搞来飞机,价格你说了算,我学生水出,我来出这笔钱。”

皮得说:“我也要从外面租,我找陆战队的朋友,请他们来以抢险的名义,你们现在方便先付钱吗?”梁如水说:“可以,说个数字,我请大洋银行立即将钱打到你的帐户上去。”皮得迟疑一下后,真的叫来了直升机。

钱开道向梁如水看看,他有一肚子的话不明白,可现在又不能问,听到了直升机的轰鸣后,一行人从潜艇里出来。太平洋的浪大得可以想象,他们无法平稳站立,只有借助飞机下来的绳子,一个个缓缓上去,梁如水将钱开道最后一个背上去后,与皮得挥手告别。

终于住了下来,一个远离物克斯岛的无名小岛,住处是以前不知道是哪国海军遗留下来的建筑,平时有探险人员来,也算整齐,有淡水、有食物。护送他们的陆战队员告诉梁如水,下边的行程由他们自己安排,作为抢险飞机,他只能做到这些。

面对着辽阔的大洋,钱开道说:“小梁,现在只有我们自己人了,你早一些将我们转移出去,在这里,只要被他们发现,我们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出来了,可家眷还在他们手上,这,你也要快一些想办法,她们现在的日子一定难过,我真的后悔,听了他们的骗,原以为出了国外,能找到桃园,可事实,差一点命丧太平洋。”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