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因为风大,外边的人也不多,梁如水也只是凭他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问到什么恰当的人,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王兰萍将她明显上翘的屁股半坐在船杆上问道:“我们来就是玩玩,没有派上用场?这么好的地方,不给我们派个男的做搭档太可惜了,还是小张幸运,有你伴房。”

梁如水说:“感谢你们,回去我一定帮你们物色满意的男人,山里漂亮女孩不多,好看的多数出去了,可结实的男人多的是。”王兰萍问道:“你为何什么都专业,这事你也拿过学位?看你将张清秀在洞外那认真、完整的样子,我就想到了高铁,全程高速,却还能发出老式列车的咣咣声音,真让人羡慕。”梁如水想到自己那天晚上的担心,果然不出他所料,对方一直在暗中。他向她看看,不要说老牛,再小的牛也会让她吸引,线条柔顺,脖颈雪白、沟壑清晰、发际散乱、性唇微闭、大眼冒火。

他也曾将她搂过在怀里,但当时有事,没有现在轻松的这份心情,他的愣看,王兰萍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周围没有人,梁如水将手放在她的面前,果然,洋风没有吹透,里面是湿热的软质,梁如水用救生圈将她套住,两个人装着轻微嬉戏的样子,却在圈中将她身上的部位滑查了一淌。

王兰萍说:“果然,我讲的不错,你连动手调情的能力都可以写成教课书,如此规范、周全,让人受不了,要不,到我房间?”

梁如水说:“秦姐在里边,我可不敢。”王兰萍说:“我们看到了你的能力,没有两个,我们一个人真不敢有张清秀的胆子,不是自讨苦吃吗,你们男人不是就喜好这样吗?”

梁如水将她的救生圈取下后说:“不开玩笑了,回去吧,我请你们出来不是乱的,我不是纪府成他们。王姐,感谢你的成全,如果我是冒犯,你可以惩罚我,你刚刚的样子,任何男人都会产生比我还浮的动静。”

王兰萍以为刚刚的动作还会发展,没有想到没有了下文,她有些失落,可看到梁如水恢复了平静后,她还是动手挽了他的脖子说:“哪里会有冒犯,我是过来人,如果以后姐能帮忙的事情,不用客气,我不习惯。我们的事情既然完成了,为何不能在此多玩两天?多好的环境,多好的水。”

这时,张清秀找了出来,她看到王兰萍后问梁如水道:“你不是说我们间不能联系的吗?为何你们却在一起了?”王兰萍笑着说:“怎么?小梁被你承包了?做姐的不会和你抢,带回去好好过个飘洋的事情吧,别忘记了细节,回去讲给我们听。”

第二天一早,梁如水听说秦素娟的晕船程度比较高,经与船上联系,他们提前坐游轮上小型飞机到多米尼加中心医院治疗,纪书芸己经在古巴休整,他将秦素娟安排好以后,决定留下张清秀照料,因为王兰萍与纪书芸家机组人员熟悉,陪他回去方便工作。

去古巴的飞机上,王兰萍说:“与你在一起,我有时有些害怕,你什么证件都可以做出来,什么样的系统你都可以进,能讲讲,你到底是服务于哪个机构?就是中情局、军情六处也不会有你这能耐。”

梁如水说:“我也是服务于人类和平,不要多问了,纪家人看到你后,不会多问,不会乱讲吧?”王兰萍有些沉重地说:“纪府的机组人员什么都不会讲的,在豪门打工,第一条就是嘴紧,嘴乱说,命怎么掉的都不知道。老纪经常带女人上飞机,如果他们会八卦,还不乱了?”

看到梁如水带着王兰萍出现,纪书芸的脸色有半妙不太好看,她还是上前与王兰萍亲热地搂了一下,似乎双方都是做给梁如水看的。

梁如水带着纪书芸来到钱开道的房间说:“钱院长,我没有打听到你们家眷的消息,要不?我们先回去,我再想办法找到他们。”

钱开道问道:“你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救我们的?是你自己吧?我们现在怎么回去?回到哪里?当时出来时,我们可是没有请示,国内的纪律、秋后算帐,我们可不敢再回去。虽然经历了此次事件后,也想过,就是死,也要回家,可真的要面对不知道结局的处罚,我们还是动摇了。”

梁如水问道:“你是如何到这个地方的?对方是个什么样的机构?你不是一直严谨的吗?怎么可以将我们院的精华带到这种万劫差点不复的境地?”

钱开道说:“我也是因为仕途无望,腿又伤残,在圈子里被认为侵占学生的成果、女人,你说,我还能在国内呆下去?我也是个有头脸的人,如果学校使用的不是菜生泉,任命的是我,就可以从形式产生上对我积极的支持,就可以算是正式否认我的品行不端,可学校在我伤残后,采取的是不问,自生自灭,我太寒心了。对方的机构,当然,联系我的人是以前一个非营利性全球机构,事实证明我被骗了。小梁,你能找到我们,也一定能想办法再去救救我们的家人。”

梁如水看他回答平静,尤其在提他侵占吕倾叶时,没有一丝不适或悔过,十二分的生气。梁如水说:“他们应当没有分散,但不在岛上,他们身上没有定位,只有从内部人口中找到信息,你们先休息,准备回去,我给你们准备一个安全、安静的地方,想回以前大学的,我不阻拦,不想让校方知道的,我可以保密。”

钱开道叹了一口气,看着他一手带出来的精英,对梁如水问道:“有没有人或机构安排你做现在的事情?”

梁如水问道:“你想知道什么?以前你是我的院长,现在,我是漂泊在外的无业人员,你还记得曾林眯吗?你会见到他的,有些事情可以问他,我们间沟通有些障碍,还是少说话比较好。”

听到曾林眯,钱开道陷入一阵沉思后,真的不再说话,纪书芸可能是发现气氛有些紧,她动手将梁如水拉了出来说:“我爸爸来电话了,我们要早一点回去,我们在这里的事情他可能知道一些讯息,特克斯岛上的事情他有些担心,我们那里的分行主要针对是一些大的企业离岸公司结算,不能出一点差错,也不能太多曝光。”

因为钱开道的出现,梁如水的心情有一些说不清的味道,来到了纪书芸的房间,他给吕倾叶打了一个电话,吕倾叶告诉他,梁如水的父亲正常在恢复,还是不能说话,他母亲一切都好。梁如水说:“我是想告诉你,钱开道己经自由了,我很快会将他接到国内,只是不能再回到大学,组织上不会原谅他,所以,以后,你们想见面不会太容易,要通过我。”

梁如水还想表达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可吕倾叶早己将电话挂了,纪书芸看着怔在原地的梁如水问道:“是你家嫂子?”梁如水突然问道:“你为何不成家?”

纪书芸看看梁如水说:“我不想成家,我清楚王兰萍从我们家是如何离开的,我也知道,有些男人想娶我的目的,不是因为我的个人条件。小梁,世间优秀的男人、女人多的是,真的能完好结对的太难了,你这样优秀,不是还要受家的拖累吗?我如果有家,我男人怎么可能会同意我出来帮你,更不能接受你现在单独在我的房间,你说你女人让你撞见了,如果她现在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会不会也会产生怀疑?”

几天的紧张,此时的梁如水有些空虚,他问道:“你交过男朋友吗?”纪书芸问道:“这样问一个女孩礼貌吗?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交过,不止一个,也上过床,不止一个,满意吗?”她肉笑皮也笑,不是玩世不恭,是那种如吃水果般的轻松。

梁如水干笑一下后说:“我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只是想找个话题,哪里需要你回答这样直白。算了,不敢和你说话了,休息吧。”边说边起来,眼睛却遇上了纪书芸那火辣的光。

纪书芸说:“这里是异国、他乡,不想留下一些记忆吗?我没有见过你的女人,可我对自己相信,你梁大哥是敢想却不敢迈步,所以我才告诉你,你不会是我第一个,也不可能是我最后一个,听到这些,你这样的君子是不是自遣的心里就少一些?”

梁如水看着虚弱的纪书芸,他曾经带过她,轻如薄被。纪府成告诉过他,希望纪书芸能在他的研究课题里起到助手的作用,纪家有钱有势,需要的是留名后世的成就。梁如水说:“小纪,我真的感谢你的真诚,你知道吗?我现在做的可是会影响十分长远的国运大事,你是干净、精致的姑娘,我不能以成大事之名满足个人的龌龊心思,理解我,真对你下了黑手,以后我不好面对你的父亲和你这双纯真的眼睛。”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