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因为纪书芸即使快虚脱还要继续,梁如水一晚没有回酒店,第二天一早,他才感到自己那么好的体质还是有些虚弱,尤其是目光迷离。他有些害怕,如果此时需要他面对复杂情势处理,他可能会力不从心,不似昨晚,随心所欲。

梁如水说:“小纪,这么瘦小的体材,为何一夜能那样疲惫坚持?”纪书芸说:“等你太难熬了,遇到机会,人生得意需尽欢,我现在体会到了,太感谢了,尽欢的味道就是长眠于欢中也不想醒,也不想知道。”

梁如水陪她吃了几口饭,如释重负般不想再去介意吕倾叶的别嫁,可还是下不了眉头,一直在心头。他一个人来到了菜生泉的办公室,菜生泉说:“钱院长他们还好吧?你可一定要替我们学校保护好这一批人才,他们离去后,环宇不守恒学院己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可还只有继续运转,你安排的设备我己经全部做好了伪装,何时运走,提前知会我一声。”

梁如水说:“你是在职,具体时间还是不要知道为好,感谢你提前做的工作,不管钱院长如何理解你,你的行为我会在我们那里以后的成果表上记住你的功绩。菜校长,找到钱院长他们,我依靠的是他们身上以前的粒子信息导引,可他们的家人我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我听说你也是这方面的专家,有没有好的建议?”

菜生泉说:“在专业方面我己经生疏多年了,可钱开道与他夫人感情很好,在他们出走的几个人中他们夫妻关系保持相对较长,根据你说的粒子具有互相交换性、永不停留性,钱开道夫人身上应当有大量钱开道身上的粒子属性,我不清楚你们的粒子寻找范围、灵敏度,但这是个思路。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只能提供这样的建议,如果你不能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那就很难让他们能集中精力为你的事业尽全力。”

来到实验室后面的坡道,梁如水发现菜生泉己经将上船的事项全部安顿停当,只要船来,将实验室设备运走不是问题。他给纪书芸打了一个电话,请她帮忙租船,纪书芸说:“这样的大事情,你应当亲自来一下,当面说会更清楚。”梁如水知道她的想法,可自己的事务不能再耽搁,他迅速对时间做个要求后,回到了天云山。

钱开道说:“从理论上说,我们与家人间的粒子交换是数倍于不相干的两个人之间,可这种数量的基数太小。你之所以能找到我,是因为我身上自己的粒子对你当时拥有的数量来说,是天文倍数,如同太阳对地球,再远,引力可以达到。地球找太阳好找,可太阳找一个类地球,太难了,因为与地球类似的球体太多。,何况,她们如果也在小岛上,经过海风的洗礼后,她们身上与我相关的粒子气息可能还会渐少,所以,菜生泉的这招,从理论上讲,可能性太小,他应当也知道。对了,听说我们学院招生还在正常进行,现在的骨干只有的皇甫立久与吕倾叶几个人了,师资力量太少了,教学还能开展吗?”

梁如水说:“就算全部出来,他们也能再组建一套人马,这个不用我们担心,人多的是,离开哪个都行。我们出来以前,总认为我们托起的学院,离开我们,学院就应当关门,可菜生泉到底是脱离过科研,历经过社会,他说的有道理。小集体并不需要太突出的人才,大家全在混,反而方便管理,不会出乱子。没有哪个集体的头,希望自己手下有冒尖的人才,那样不仅不被认为是他领导有方,而且还会担心世人的眼光。国人大多数的观念,是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如果手下有能力的人位子不够高,会显得领导用人不唯才,他们会有压力。”

钱开道问道:“你现在与菜校长走得挺近的,这些他告诉你的?小梁,我真的没有看出来,你还有那么多我没有发现的天份,你和曾老师在一起,我就怎么也想不出来,他对我有些想法,他不会告诉你,现在,为了以后的生活、工作方便,我先让你知道,我与他之这间的一些事情。”

曾林眯在上大学时就是一个风流有才的学生,后来,因为成了系主任千金的男友,顺利留下做了讲师。本来,他们两个人是郎才女貌,同时兼有女才郎帅,夸张一些称为金童玉女一点也不过分,可由于曾林眯出身与他女友的家境不可比拟,导致别人眼中的曾林眯是附凤。

因为有系主任的提携,曾林眯的课题质量高,经费充足,当时对天文的一些成果发表的机会也多,造成一定的轰动,大家一致认为曾林眯一定会有更大的成就。就在一切水到,正要渠成时,系改名为院,需要增加一个副院长。曾林眯的岳父又提拔成副校长,人事部门与曾林眯谈话时,流露出是因为他岳父的原因,他才有现在的机会,曾林眯那时多高傲,在国际小圈子里己经有了一些知名度,他当然从心里不想接受被裤带,拒绝了校方的使用。

因为后来上位的副院长,学术、人品与曾林眯不可能相提,他当然就不能容下曾林眯,不管教学安排,科研课题,曾林眯再了没有机会了。他甚至连出去开会的时间都没有,作为副教授,他有满满的本科生的课要上。因为事业上受挫,家里的关系开始紧张,他的女人生性开朗,家里的房子又大,经常喜欢将同事请回家吃饭、娱乐,内中当然也会有那个不称职的副院长。

曾林眯对这个叫左天顺的副院长十二分的不满意,可他的女人就是不听他的劝告,甚至想让左天顺多关照一下她的男人,因为她的父亲快到龄了。左天顺因为学术能力太弱,精力全在做官上,做官的技巧到是丰富,在这样一群知识分子中,他真的如鱼得水。曾林眯加的水果、酒烟全是他提供的,曾林眯女人、家人全夸他会做事,无意中会与曾林眯比较,加上曾林眯的女人一直没有怀上孩子,曾林眯的压力太大。

曾林眯利用业余时间作了大量研究,准备发表一篇关于海王星自转周期不固定的论文。院里盖章时,左天顺找到了曾林眯的女人,表达如果能将他的名字添加成第二作者,对第一作者曾林眯没有一丝影响,他就可以将副院长的位子腾出给曾林眯,左天顺可以用这样一篇份量较重的论文敲开通向院长的门,转正。

曾林眯告诉自己的女人,左天顺没有参与过他的研究,甚至还不给他的时间,他不能将他列为第二作者。何况,当初,自己有机会是不干的,不然,哪有他现在说让的事情。

曾林眯的女人说:“你可以不要地位,可你看到了没有,自从我父亲二线后,家里哪样东西不要自己买,要不是左天顺经常帮忙,我们家的日子还能维持现在的高水平?是的,你以前清高,不要副院长,再看现在,副院长的收入比你副教授高多少?我指的是明面的,隐形的不算。想要这个位子的人多的是,人家左天顺己经将上面的工作做通了,只是没有借口,如果他是第二作者,上面也只是将这个作为左天顺晋升的由头, 人家又不在乎这个名声。你看看院里那些年轻人,哪个不是将论文的第一作者给领导的,就你独行,有个性?”

他女人接着告诉曾林眯,她怀上孩子了,以后小孩上学需要填写家庭情况,有个做官的父亲,优越性会更好,老师也会重视。

怀孩子是曾林眯心中的大痛,因为他检查过不止一次、一处,他先天没有能力生育,可他不敢告诉女人,他太想让那个家稳定了。现在,他心头的一块石块落了地,他平静地写了离婚协议,让他女人提要求,没有想到,他女人的要求竟然只是为左天顺的署名的事情,竟然不问他为何离婚,也不作一丝挽留的准备。

梁如水问道:“这是人家的隐私,你是如何知道如此详细的?”

钱开道低下头,半天才说:“当年,我是曾老师比较出色的学生,也会偶尔去他们家参加那些聚会,主要是替曾老师招待,来人做好服务工作。有一天,大家酒喝得差不多了,曾老师喝多了,师娘比我大十多岁,她突然将我带到书房,请我一定要成全曾老师想要一个孩子的想法,原来,她早就知道曾老师不育的真相。我顾虑,以曾老师的精明,他不会对身体异样心中无数,可经不住师娘的诱惑,小梁,你没有见过中年时她的照片,宛如少女。”钱开道似乎又轾了那天,梁如水一股巨大的恶心,既然钱开道是这样的男人,那他对自己的女人就不是第一次,可为休曾老师还要救他?这种人就适合一个结果,早死早少祸端。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