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对撞设备调试正常,钱开道与大家一起商量说:“纯子的收集难度己经不是问题,现在的关键就是实用性的转换。我们之前的试验用品,就是梁如水身上的单体操作托物器,因为个人的平衡能力、量的意念控制,梁如水是从一开始就是纯子打交道,我才知道他有过人的体质,所以使用上对他问题不大,如果想普及,我们大家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你们看看,还有哪些方向需要我们分组攻关?”

并没有沉默,大家积极发言,要求梁如水对这一阶段的使用做一下心得体会介绍。纯子是在对撞台上收集,在固体气化后再次放热分解,冷凝到单体托物器装置前需要吸收大量的热能,所以阀件只要被微型机器人打开,纯子会立即吸热跑出来。就是这个过程,如何面对眼前需要,在时间上的把握相当难以量化,梁如水全是通过个人的感觉,而事实证明,他感觉的偏差极小。

大家从梁如水的发言中没有找出可供自己实用的方法或技巧,他控制的前提是他多年的传统武术体质,量的控制是他自己摸索的、没有公式、仅凭感觉。

梁如水说:“下午,我正好遇到一个微创医学方面的学生,她以前知道我们学院的存在,并且也知道我。钱院长,我认为她的思路对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有启发,她想利用纯子类灵人进入我们身体的最末梢体管,去发现、清理、打通我们身体不通的地方。如果可以做到她理解的指标,人类的长寿将不是问题,人类的所有疾病全是通的问题,有了纯子的参与,这将如同顶管放光缆,不破坏体表却起到了送线的目标。”

钱院长说:“我们当初启动这个课题的申请文件,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可能会对医学产生革命性影响。这只是个农场,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出现?梁如水,我们所在的地方你是如何安排的?我们几个人关心纯子,更关心眼下的身家命运,还有,我们的家人你做了营救计划了吗?”

梁如水说:“现在这里是个山高啥都远的所在,那个学生只是偶然成为我们这里的临时员工,曾老师想建学校、医院,这个地方如果想成为我们生活的区域,五脏需要俱全,什么样的人才我们都在高薪挖来。安全是有保障的,你们的信息也是保密的。至于你们的家人,我与皮得不止一次联系,大洋银行在当地的分行也出了一笔钱,秘密请人提供线索,目前信息量不多,我准备再去一趟,你们的惦记我理解。”

大家对梁如水的医学方向十分重视,讨论一会后,决定组建一个小姐,想请苏玉香也参加,梁如水不想让不熟悉的人过早介入他们的研究,没有同意。

当晚,梁如水想找曾林眯与王兰萍一起讨论下一步农场的整体工作,才吃过晚饭,纪书芸的信息到了,她告诉梁如水,纪府成与她一起秘密上山,坐车来的,有重要事情需要与梁如水通气。

梁如水请苏玉香将套间按照飞机上他的记忆好好布置一下,方便纪府成休息。不一会,纪府成到了,坐的是当地车辆。梁如水没有在大厅等,他让苏玉香将他们两个请到房间,梁如水请他们先吃晚饭,纪书芸告诉他,己经在飞机上吃过了,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们的飞机就停在山下。

纪府成一脸的持重,他坐下后,喝了一口梁如水给他准备的苏打水,问道:“小梁,你为何一个人跑边界一趟?处理国防事务不是玩的,差一点酿成大祸。当局知道你到过纪府大院,分配给我一个任务, 我想,为了大家安稳,不受战乱之苦,我不能在家等你,就自己来了。”

梁如水说:“我只是听说边防僵持,我方占不到便宜,本想扮作普通一兵,可又怕担上军方的名义。所以,我是以便装给他们一个教训,为的是换取那里守土士兵的安稳,怎么就差点出乱子了?”

纪府成说:“因为与警方和多个参与争取你力量的个体面对面对决过,加上特克斯群岛救人,他们己经分析、侦察,确定都是你一个人的行为。这次边界的突然行动后,菜生泉副校长在官方压力下只有说了实话。因为你身上确有不明、非现有科技可以解释的力量存在,现有的国际话语权国家联合,一致认为你身上的设备批量生产,就算不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将兵士武装成你那个样子,对国际局势的影响也是颠覆性的。”

梁如水问道:“你是受谁之命?想让我做什么?”纪府成说:“我是受谁之命还用说?能命我的人有多少?不会是百位数吧?梁如水,他们对你为国研究十分欣赏,希望你在技术成熟前不要再乱闯,因为菜生泉以专家的身份去告诉他们,你只所以频频出现,只是想检验你装备的可靠性、实用转化性。目前并不成熟,我们外面人看到的,只是你偶然成功的一个案例,在其背后,有多少甚至自伤的事件发生,只是没有局外人知道罢了。”

梁如水心里佩服菜副校长这种官员的撒谎能力,纪府成说:“小梁,我这次来找你,知道你的目标远大,我也左右不了。我准备将纪书芸放在你跟前,以前我与你提过,想让纪家有机会参与到一项前沿科学中,纪家以后就可以不被完全说成是只知道赚钱,对民族兴旺发达没有贡献的了。书芸的工作身份当然是组建大洋银行天云山分行,如果你的成功真的可以颠覆世界格局,在宣传时可以给书芸一些机会,满足我的虚荣心里。”他向梁如水看看,却发现纪书芸那双眼正在与梁如水的目光在山巅交相。老纪是欢场里手,看出他们的过往不用专业,何况,他希望。

纪府成心中有数后坦露一些心话,他说:“当然,我也是向当局表明一下我的执行态度,回去可以交差了,如水,科学的发明比人简单,你可能以为坐在实验室,冒出一个火花是个不容易的事,可身在江湖会发现,比试验室还容易出意外。”

正事结束后,纪书芸出去看看,她让梁如水陪她,纪府成安排保镖与苏玉香陪她出去,他将梁如水留下,关上门问道:“你是在哪里找到王兰萍的?她有没有告诉你,我以前的那些对她行为?”

梁如水愣了一下笑道:“和你这次来找我一样,你要做给能命你的人看,知道你的忠诚态度,对王兰萍的舍弃也是这个原因?”

纪府成说:“身在江湖,哪有回头的机会,外人眼中我们这样的是天天花天酒地,只有享受,哪会有求全?我为何一直强调纪书芸的科学参与事实,是不想让纪家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不是我身上有错误,做到我这样的位子,哪有不背事的。王兰萍愿意见我吗?你和她有过交流吗?我知道你是一介书生,可从书芸的眼里,我发现你有女人缘,女人吗,总会找出众的男人。”

梁如水问道:“你对王兰萍残忍吗?你知道她要寻短见吗?”

纪府成说:“看来,她活过来了,活过来就好,如果她认为所有一切的后果都是因我而起,我心里好受一些,有了她的抱怨,我还能释然,我担心她的体谅,那我将无地自容。好了,你可以转告她,如果方便。我不谋求她的原谅,只是她以后会知道,她与我相处,与我身边能看上她的人上床,那是当时我认为她可以长期在我身边出风头的要点。如果她只是在我跟前做小女人,不去想通过我的渠道建立她的脉道,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当然,小梁,我是在和你说的,真的看到她,我会向她表达我的非人性。”

本想打听一下当局对他下一步的想法,可因为纪府成提到王兰萍,梁如水不再想知道可能会约束他行为的内容。他一个人来到户外,纪书芸打发安保人员离她很远,她与苏玉香谈得相当欢。

看到梁如水过来,纪书芸快乐、亲密地迎了上去,对梁如水说:“梁大哥,你现在了不起,你知道这个服务人员毕业于哪所学校吗?她可是我们隔壁国华药科大学的,你用的服务员都有这样高的学历,造孽啊!”

苏玉香看着纪书芸无邪的样子,想到自己下午也有这样的欢快,她明白眼前的场景不是装的。她有些落寞,但还是强装笑脸地说:“小纪,不要乱说,我是看上了这里的环境,听说以后会组建医院,我提前过来做个筹建人不是很好吗?国华药科大学的学生就不能做服务员?我还有事,你们谈。”说完,立即闪身,背影还有校花的媚。

在巨大的落地窗跟前,发现自己女儿与梁如水的缠,纪府成有一点零乱。突然,正面看到了苏玉香的脸,他的老眼因花看远,心中一闪亮光,都说高手在民间,优女也在深山。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