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别墅室内灯光不明,山上是梁如水引进的水力发电,电费便宜,山里的户外一般都灯光较亮。苏玉香很快走近,她当然想不到,窗户里面有一对寻野的目光正盯着她晚上灯火里孱弱的样子。纪府成天天面前是浓妆、艳妇,一下看到素面颜女,如同皇族的人在巧克力与烤红薯间的选择一样,贵的吃多了,总想着红薯的香。

他踩着节奏出现在苏玉香的面前,苏玉香客气地问道:“纪先生有什么需要?”

纪府成一愣,他说:“晚上无事,小姐可以陪我坐坐吗?我想听一下这里的事况。”苏玉香说:“我才来工作,不太熟悉这里,要不,我给你找一下管事的?”她态度生冷,似乎知道城里的老男人会做出什么,如同躲瘟疫一般想快速闪进自己的值班房间。

纪府成说:“我是梁先生的朋友,刚刚与你在一起的是我家女儿,你们差不多大,小姐不用害怕。”

苏玉香才体会过梁如水,唤醒她好久没有过的对生活的甜蜜,刚刚的纪书芸虽然有一些惹她不快,可她从对方两个人现在的热情度上分析,自己是后来的,也就没有那么大的醋意。内心有一些空虚,知道大洋银行董事长的份量,犹豫一下后,听到他说自己和对方女儿差不多,有几分踏实。她不排斥老男人对小女人的贪婪,可她排斥乱用优势地位和手段。

进来从容坐下后,纪府成主动给她倒了一杯水说:“看你不似本地人,家是哪里的?”苏玉香向纪府成看看说:“我听说这里的工钱高,你也只是住一晚上,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纪府成是黑白大佬,他笑笑说:“你看起来不太高兴,有什么事吗?只要是国内的事,我可以在你面前拍胸脯,不仅仅是钱,就是官司我也可以左右。”

纪府成江湖段位高,这种女孩,面带愁容,不是逃婚就是躲债。那些他也参与制订、主导的借贷给年轻人带来方便的同时,让多少少年面临灭顶他也知道,尤其是漂亮女孩。

苏玉香问道:“纪老板,如果我有冤屈,你能帮我伸张吗?”

纪府成一下来了热情,他坐近一些说:“就是你想冤枉别人我也可以做得到,你如果仅仅想得到公平,我可以保证,不管是哪一级的法院,在我面前,他也不敢也不能得逞对我需要的公平不予以主持。”

苏玉香质疑的眼神更让纪府成如飘在半空,他说:“当然,我不会只是给你公平,你己经陪我坐下了,就是我纪府成的朋友。就算你是假证据,我也会让你心想事成。哪个省的,就是最高的地方,我也摆得平,现在当你面我就打电话,先说说案情。”

苏玉香说:“我一个朋友因为乱用科研课题经费被控贪污,因涉及国家级课题,由水西省水西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异地审理,被判七年,你能人办法替他伸冤吗?”

纪府成问道:“是你男友?上诉了吗?”

苏玉香说:“是我老师,上诉被驳回,如果有办法,需要启动再审,对我一个小女子来说,几乎不可能做到了。”

纪府成问道:“仅仅是你老师,你为何如此伤心?如此用神?没有说实话吧?国家级课题组成员,却跑到这个地方做服务员?没有中间故事?”

苏玉香向窗外看看,纪书芸己经陪着梁如水去远方了,可能也会去那些荒坡的乱石上,也有可能去另外那些空房间里,只是不知道,小梁的体质可不可以坚持多轮次换人。纪府成的排比问话,又将她带到了以前与佘长安的那些年华。

苏玉香说:“如果请你帮忙,我一定要说出那些个人的私事吗?”她无神的双眼看了一下纪府成后又低下,她知道梁如水的能力,准备请梁如水去探监,可才与他有过身体交集,担心梁如水怀疑她的用身动机,所以才没有说出口。梁如水现在的能力甚至可以劫狱,但,在她面前,一个字的夸张话也没有说过,不似面前的老纪,事没做,话先说。

为了不让梁如水对她生出承欢后的负担,苏玉香将佘长安的事情简要告诉了一下纪府成,她相信,以一个分行遍布全球的老板能量,佘长安的贪污行为、数字对他来说就是一次饭局或一次旅行的消费,好笑。

纪府成说:“启动再审我能做到,可不需要,因为腐败案件对佘教授周围的人影响巨大,法锤是个严肃的物件,如果仅仅因私、因人情去改判,负面的舆情万一出现,会很难收场,对我,对你们都不好。你说他是教药理的,这就好办的多,我可以让他就在当地的监狱上班,与工作调动没有区别,自由基本不受限制,你可以去看他甚至留下陪他,他也可以请假出来,怎样?”

只要能恢复佘长安的自由,苏玉香就相当开心,她还没有说出自己是在逃的身份,如果不是遇到梁如水,她真的愿意付出纪府成想要的代价换取老师的被监。

苏玉香问道:“纪老板,你为何帮我?就因为灯光下我有几分姿色?听说你机组就是美女、帅哥组合,你能看上我这家样的布衣山里的粗活妇?”

纪府成问道:“你这些信息是哪里来的?小梁和你说的?”苏玉香说:“国华纪家大院,我们院的女生以去参加过你家的派对为荣,你家的事情是透明玻璃放大以后的,哪有瞒人的地方。”

听到自己家己经如此出名,纪府成有些害怕,他知道,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盛极必衰。纪府成才闪过的邪念消失不少,他说:“你要不要有时间去看看你老师?我说的安排应当一周内就可以完成,他们不会拖我的事情,中间一些手续需要完备。”

苏玉香羡慕的说:“有权人真好,再多的钱也不易换权,纪老板,我替佘老师感谢你。只是我没有说,我因为受到牵连,利用就医的机会跑到这里,能不能想办法撤去我的案底?我不知道自己在公款的问题上是否算清白,但我真的不知情。退钱,我可以理解,犯罪,我接受不了。”

纪府成说:“这就对了,这就是你脸上表情的由来,我才说,我们是朋友。你没有被宣判,案底不用撤,我可以让他们永远找不到你,因为不找。时间到了后,你过了追诉日期,这事情就自动结束了。”听到这些,苏玉香有些感动地看着纪府成,问道:“真的可以这样?”

纪府成说:“我讲的你现在不一定相信,因为你认为事大。我回去以后,将你的工作做妥,由当初带你的公职人员亲口告诉你,我能做到,这样,到时你就放心了吧?”

苏玉香说:“我相信,你不需要对我撒谎,纪老板,如果你说的都兑现了,你可真是我苏玉香的恩人。”话出口后,她与刚刚纪府成的动作一样。她没有出入过风尘,但,知道男人讨好女人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她现在不有所行为,以一个在社会上混得如此出色的老男人水平,出了这个门,他可以找出一百个违背自己承诺的理由,甚至,可以不找理由,而是不再理会她。

纪府成没有及时续手,而是问道:“上次丁老板,就是那个投资人来,是不是看上了你,被你拒绝的了?”苏玉香说:“我才来这里时间不久,怎么?你和那个丁老板有交易?他搞不定的事情你认为你可以,要不,今天你不会来?”

纪府成立即收口说:“怎么可能,你当我们是什么样一群人,他只是在电话中告诉我,这里的女人与大山一样,屹立的,不是随便倒伏状的。苏玉香,我真的发现你与别的女孩不同,社会让你经历了不该承受之重,作为长辈,我以后会做好。”话语中体现无尽的关心、为老尊贵。可手上却开始有所接触,苏玉香没有用眼,却感到腿上有了抚力,如虫蚁在蠕。

想到自己在地窖中的那些非人生活的日子,苏玉香当然不会做出破罐子破摔的行为,可她还是弱弱地问了一句:“纪老板,我如果现在从了你,你会不会认为我是倒伏状的?你在那个丁老板面前就可以吹嘘,没有半个小时你打不下的山头?”

纪府成说:“你真风趣,我就喜欢有趣的人,小苏,生活就是一个不停满足自己欲望的过程。年轻当然好,你那个老师一定也年轻,可你们会年老,现在却没有年老过,可以提前体会一下。”因为自己需要付出对方渴望的那份努力,纪府成不再认为自己现在的行为是恃强,碰腿没有收到反抗。他的步子开始提速,从宽松的苏玉香袖口向里探伸,遇到挤成小肉的正常皮肤,他都以为是到了站点。苏玉香被他的假装绅士作风惹笑了,她说:“纪老板,你应当经历过无数女人,是因为刺激才不想专注于一个人?还是真想在数量上保持大数,给自己一个心里暗示,将其作为与社会地位对等的一个标志?”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