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吕倾叶有些艰难地抖动一下沉重的身子问道:“你想听到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不是表白,就算你真的会早我那一天,他也没有机会,不是我想做烈女、忠诚,是我要过得了内心的坎。我对他比对你感情稍弱,弱到我选择你时犹豫过。可我只能选一次,他再也没有机会,我告诉过他,他也知道,我并非谎言。可他愿意,我也享受有人在排我这里肯定没有希望的队。”

梁如水问道:“如果我真的不在了,你真的忍心?真的可以做到如此残忍?我也不想看到你的寂寞、他的无果,你会改变吗?”

吕倾叶甩开梁如水,近乎生气的问道:“你回来想干啥?皇甫立久不想呆在你的那个山头,那里有男有女,是你说了算,可以培植成你的王国,可我不稀罕,他不愿意。如果我去了,再带去一个追随我的男人,会是什么样的风景?你想过?如水,生活不是钱的难,是情的断,我知道如何做。可你不能明了还有没希望的、不可能的看,如果你和皇甫立久换位,你做不了他,我也不希望他如此,他的选择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有名字:帕拉图式。”

梁如水贴近在吕倾叶的显露肚子边,真的可以听到清晰的里面小东西在活动。这,更加让梁如水坚信,生物的活动不是突然发生的,应当是自分裂开始的那一刻己经有了活动,那时,应当也是粒子的一种,只是目前的技术水平监测不到罢了。

吕倾叶说:“不是一个人来的吧?成功男人身边会有秘书,我知道你不会是为了自己快活,我相信你对我无二的那些密语。如水,西部边界的那种风险不能再冒了,他们可是讲过,现在,你才是真正的王者,听说你可以不动声色就能将墙上的武器隔空冲掉;如果你想让哪个人从地球上彻底消失,不会留下珠丝,这是恐怖的消息。”

梁如水说:“我现在不需要再去关注、计较那些流言,人如果真的强大,流言对他是没有伤害的。放心,我不会让小孩成为遗腹子的,也不会成全皇甫立久的等待,只是我担心,你这个窝边草如果受不了风大,我不在洞口,会不会主动寻他修剪?”

吕倾叶白他一眼说:“腻够了就快点去做正事,不要在我这里惹我生气,生气对小孩不好。你的父母不用你操心,有我解释,有我照顾,你专心成就大事。等孩子生下后,带我去特克斯岛,我听皇甫立久说,那里的风光不是一般的好,大洋上无污染、无遮挡、无杂音,有沙、有水、有阳光、还有寻食堂的洋里肥物。”

梁如水说:“等我的纯子运行平稳后,一定也给你们娘俩装一套,那时,你的行动会与我一样自由。海天之间,空际之路,对你就没有一点阻碍了,只要不脱离地球的引力,能够返航就可。”

吕倾叶说:“女人不需要叱咤,需要的是陪护,没有你在身边,再好的风景也只是一个自然景观而己。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的世界是征服,女人的世界是取悦。”

梁如水不想离开,可张清秀一个人在酒店,他还有事情要办,因此,缓缓又对吕倾叶多一份温存与眷顾,让她身满意足。

再次到了菜生泉的家里,菜生泉小心却明显感恩地说:“小梁,感谢你的帮助,自从你们那一批以钱院长为首的人离开后,环宇不守恒学院真的名存实亡了。不知道吕倾叶和你说了没有,皇甫立久对领导职位不感兴趣,其余的都是不想也没有能力做学术的人了。我提拔重用几个相对好一些、有潜力的人,却招来其他人的妒恨,将我举报到纪委。还好,除了让你拿走的,其余的钱我全用来运作现在的职位,一查,发现我是个清官。如果当初不是你,我可能现在己经在看守所里。”

梁如水说:“我不想知道你们间的那些事情,我来找你,是想了解一下,我的行为对你有没有什么影响需要我补救,如果他们将你关进看守所,看在你对我的贡献上,我也一定会想法让你自由的。不是安排你逃离,是我有足够的资源与他们交易。”

菜生泉说:“器材被你带走后,公安也例行立案,因为先前的遮挡行为,他们多少有些怀疑,但忌惮你的能力,没有敢对我造次,这是我的理解。后来,校主要领导找我,让我在方便的时候请你,看在这个环境曾经是你的土壤份上,如果不想起正向作用,但至少不能帮别人来破坏。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告诉他,你永远不会背叛热土,就算不为之服务,但万不会起反作用。我的回答没错吧?我相信你,从来不对人有恶意。”

菜生泉说:“目前的国际形势,我们维护海洋权利的能力太弱,如果你能做出类似西部边防那样的海洋震慑行为,国人、当局,可能会相当提气、解恨。”

梁如水说:“我的发明和发现从一开始就明确,只为和平,不当炮弹。西部的上次冲动行为是吕倾叶的要求,我也是一个课题试验的需要,要看看低温环境下的操作效率,与出气无关。当然,我生活在这里,发果真遇到找上门的欺负,我自然有办法对付,现在的能力可以这样讲,与说书的内容一致: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易如反掌。”

菜生泉问道:“如果没有人追究你们的过往,愿意回来到本部和以前一样工作吗?那样环境会更好,力量可以更集中,还能照顾亲人。现在吕倾叶有身孕,马上要生孩子,她没有向你提这样的要求?”

梁如水说:“我是个理科生,可我对历史也感兴趣,历史有惊人的相似。菜校长,你能对你的话负责吗?你才说过,他们差一点查实你,连自己都不能自保,还谈保别人?当我将自己所有的成果全部贡献后,我离发配、消失就不远了,得不到的他们才客气,得到的,他们就和你谈权利归属,你认为到那时,我和他们间还有谈的基础吗?我只能为鱼肉,他们是刀俎。”

菜生泉说:“你所在的也是王土,你能这样一辈子?”梁如水说:“我的设备才去,一旦项目成熟,我的自由度会比现在还大。菜校长,如果没有给你带来现实的麻烦,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就回去了,此来,这是我的主要目的,以后,如果有事需要我,可以叫吕倾叶传话。”

梁如水到了酒店,张清秀己经睡下,她说:“没有陪夫人一整晚?”

梁如水说:“她有家,我如果陪她,你就一个人,你是客,她是主,你是我请来的,我也要照顾你的感受。清秀,你是个不错的姑娘,不要在我身上花不必要的心思,我只能是你的露水情份,永远成不了你的依靠。”

张清秀一边帮他脱下衣物一边问道:“你是如何将于月荷那个傻丫头混到手的?自从顺了你,她对清山就是不热,只有冷,我和你说了,你与别人不一样,你会给她曾经沧海的感觉。”

梁如水进去冲澡后,向外大声说:“你可以问她,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主动、没有陷阱,我也说不清。记得在你家的那个晚上,我去你们家后的小溪边,如果不是我的出现,她可能会寻短见。因为她认为被姓杜的占了便宜,没有脸面做张家的媳妇,经历了我后,她发现,生活可以有美好的一面,再苦的日子也可以用甜来冲淡,你说我的作用大不大?是不是你们张家的恩人?”

张清秀看梁如水出来,他的体材没有一点肥肉,是那种干巴的劲。她帮他擦干后背,准备再给他擦脚面时,却出现了意外,她发现了体表暴涨,就在浴室门外,梁如水似鹰捉小鸡般将她掳住了,清秀不想出大声,那种压抑忍迸的样子特别让梁如水受用。他说:“月荷在小溪边就是这样,我也算功德无量吧?”

张清秀说:“她的事情我们家知道,退还彩礼时杜家为了争取最后的机会,说出来了,可清山的情况你知道,如果不是月荷,他太难找到媳妇。我父母不想保留他们第一个孩子,月荷至今没有怀上,父母也就放心了。可如果你也插上一杠子,以后我如何向父母交代?张家的根变成姓梁的了?”

梁如水说:“我与她也只是偶然一次,你弟弟机会多,真的怀上了,为何会姓梁?你现在要是怀上了,姓梁的可能性有吧?不会又见过姓丁的吧?”

张清秀一下脱离梁如水,她说:“以后能不能不提姓丁的,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会明白的。如果我弟能和你差不多,我是女人,知道,于月荷就婚后不会再找你。她只所以还想纠你,就是因为她内心有比较,知道哪个地方更美好。如水,你知道吗,在卧虎洞外,我们的那次结合被王兰萍和秦素娟看到过,可把她们羡慕死了,她们的经历你知道,在她们眼里,就是教学片也不会有如此质量。”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