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约索说:“梁先生,你有女伴,我们也做了方案,如果你不配合,为了世界的和平,我们只有做出某些牺牲。我知道,你可以轻松脱离我们,可你要清楚,我们有大范围毁灭性武器库,不管是现在让这船消失,还是以后有了你的珠丝马迹,我们可以大范围覆盖,你做不了倾巢之下的完卵,没有可能,因为我们可以扩大范围。”

梁如水怎么也了想不到对方会有此损招,他依旧平静的说:“你的方案不错,至少知道我可以从此地安全离开,可你想过没有,我不会不给自己留下备份的。目标、潜在的敌人只有你们,如果我二十四小时不被我的备份搜索到,我可以告诉你下面的路线图:我的备用设备会自动开始搜索我,完成时间不超过一百秒,最后接触过我的人将付出不能再思考的代价。当然,我预先设定的那些潜在的敌人头领也会消失。不了解我的报复单元吗?你们不是有斩首设备,我用的单元杀器与你们的功能相似,只是没有办法防守。可以这样说,只要我需要取的项上人头,包括你的,只要我意念到了,你的头就立即失去活力,相信吗?我们演习一下,你现在命令你的人员做对我不利的行动,命令己经发不出去了,因为我们间的距离,我可以拦截你的意念通讯。你可能不理解,以为口令是声音,对我来说,声音的传播也是一种物质的行动,可以试试。”

约索大声命令续水,可他听到的真是耳边的回声,声音真的己经被禁锢。梁如水有如此强大的能力是他们想不到的,他说:“我可以现在恢复你自由,只是要委屈你的夫人了,她有孕在身,你愿意让她受你连累吗?”

梁如水说:“我一直是自由的,我来,不是想和你们谈判,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们的目的,我夫人不管在哪,我有办法救出她来,只是如果让我出手去救她,你们的损失会相当大。你们不必用人类的和平当幌子,这个,对我无用,我目前的职责是保护我的家人,如果不能保护家人,维护什么和平,全是扯淡。约索,半小时后,我要亲眼看到吕倾叶,这是底线,如果距离太远,来不及,那就会是你们国家的灾难,这,可以试试。我不想引起外交或国际事端,我给你看一组影像,如果半小时没有兑现我的要求,影像中的大西洋上的水面舰艇舰首将被削平,如果你们做不到,要立即通知舰首的人离开,避免出现人员伤亡。”

约索说:“我受雇于政府,你说的是军界的事情,半个小时,就算是真的,我报告的过程都完成不了,如果你真能做到,我也不需要再去做无价值的汇报,人员是撤不下来了。梁先生,你是如何发现我是那西国的?想得到你的发现成果的机构多的是,为何一下猜到我们?”

梁如水说:“约索先生,这个问题我马上会告诉你,你现在必须通过公开的网络信息渠道通知克斯鲁号驱逐舰,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不然,事件发生后,你供职的部门会以渎职追究你的个人责任,我会提供证据。我理解,你认为就是八倍音速导弹半小时也飞不到万里之外,对吧?如果我做不到半小时后的誓言,我就不配你绑架我女人。你现在可以看看我在你们舰首垂直上端拍的照片,我的攻击手段己经到了,她,不是音速,是光速。”

约索真的看清了舰船上的人的脸,他在梁如水的劝导下,将图像实时上传,通过紧急官方渠道请舰首的人撤下来,因为吕倾叶不在梁如水的船上,半小时无法保证梁如水见到。

就在约索的注视下,舰首真的被攻击了,不过,显然手段烈度被降低,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但对那西国来说,就是第一次,在明知要被攻击时,却发现不了敌情,连防守的假动作都没有机会做。

约索接到明传通知,立即妥善安顿好梁如水,同时,马上释放吕倾叶,停止一切非友好行动,不提舰首损失。梁如水对约索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能拦截你的通讯,破译就是儿科的事情了,还想知道细节?需要读一个专业,国华大学环宇不守恒学院,我可以帮你推荐导师。”

梁如水的轻松与对方的紧张形成了让张清秀震撼的场面,她本以为自己是谈判专家,可到了真实环境中,实力才是最好的话资。回来的途中,张清秀问道:“没有授权实施对一国的军用装备攻击会引起事端的,你想过没有?”

梁如水说:“当然想过,他们也会想,我能在万里之外对一个大型水面舰艇实施外科手术,对决策的那些血肉之躯不能?政客比哪个都精明,你不也吸到了明传电讯?”

约索说:“梁先生,我个人敬重一切伟大的科学人才,可我真的要提醒你,以我的了解,如果我们拿不到想要的,会想法破坏。以后,说不定哪一天,你停居的地方让我们的人发现,他们得不到,会选择特大范围毁灭,那时,你的发现,你的人都将消失,世界重归我们制定的秩序。”

梁如水说:“一上船你就提醒过我了,告诉你的主子,我不怕,这个我也有路线图,你们不是有防御系统吗,我也有,现在可以告诉你。不管是热敏还是速度捕捉,一旦发现有潜在的攻击模式启动,不要忘记了,我的装备最低是光速,还有几倍的光速的存在,这个不懂吧?我早己经找到突破光障的方法,只要有武器升空对准我,我可以负责将不管经过多少次变轨的武器原路送回,我们国家有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连武器都省下了。这个不要试,以后有机会在你们演习的时候请我露一下给你们看看。”

梁如水发现约索如同听天书,他接着说:“我可以告诉你,为何他们花如此代价要求我的配合,因为我值。所有的事情需要的是一维时间,世间事唯快不破,我能做到足够快,所以,我们平时看到的那些事情,在我的发现面前不值一提,没有危险,没有千钧一发。”

约索问道:“你今天的行为,贵国政府知道吗?”

梁如水问道:“你提前将绑架吕倾叶的事件通报了?如果没有,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后面的事情。回去汇报我本人的态度,不要再在我面前打小算盘,下次我出手可不会如此简单,从现在开始,你们与我不对等,再有动作,我会痛下重手,不会再和不道义的人谈人道。”

约索问道:“如果此时我们的水下潜艇突然释放核弹,你的发现与你的人一起立即消失?我们是有损失,可能还会有道义上的被动,但消除了你这样的对世界秩序产生威胁的隐患,也值,何况,我们可以宣称是一次事故。你还能有对付的办法?”

梁如水说:“你还想知道什么?我一起告诉你,如果考虑不到这些,我就不会上你的船。首先,现在这个水域可以对我做出及时攻击的范围没有水下潜艇,我才说过,我不仅可以拦截通讯,指的当然是那种加密、指令性通讯。就是核弹,出舱以后,我也会命令她回到令她来的中枢位置,不过考虑核聚变的时间,我会用我的设备加速她的飞行,听懂了吗?就是如果现在有目标我的核弹飞来,在她的聚变完成爆点前,会到你的那西国找到地点。当然,你不用担心,光速飞行你们的核弹可能外表承受不了,我会有相应的保护措施,考虑周全吗?”

约索呆在原位,甚至梁如水携着张清秀下船时他都没有送,只是告诉梁如水,吕倾叶当天下午会安全回到家中。

克斯鲁号舰首被攻击,并且是在大家的眼皮底下、提前通知后被攻击,对那西国是奇耻。受攻击后,那么多的军事专家研究,居然找不到凶器、找不到路径,找不到损伤原理。

张清秀问道:“我们闯祸了吗?”

梁如水问道:“你指的是什么?”

张清秀说:“对一国的军舰攻击就是宣战,这肯定会引起国家争端,不会将人民带入水火吧?”

梁如水说:“那西国如此骄傲,怎么会宣扬此事呢?我又不想张扬,所以,刚刚发生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再说,我还在这片土地上,约索具实汇报后,他们也不敢妄动,毕竟,克斯鲁号的事实对他们来说是恐怖的。”

张清秀依偎在这个男人身边,如山一样的伟岸,此时,她明白,所谓的争端,是不决时的存在,真的胜负明朗,也就是所说的秩序形成。她多想早几年认识,早几年有机会接近梁如水,暖暖的回流让张清秀第一次开始不恨白玉龙了,如果不是老大的居心不良,就不会有她现在的安心从良。

张清秀问道:“那西国虽然强,但是小,为何是他们?而不昌那几个大国?应当是大国对你的发现更重视,更想得到?”

梁如水说:“马要上前,须有兵开道,向来战争是有先锋的,那西国一直充当先锋的角色,有利他们可以先得到,有损失,自然会有身后以主持公道的老大样子国家为他们撑腰。黑道如此,白道也是一样,人和人之间是这样,国和国也是一样。”

梁如水说:“我们下一步要相当小心,我一直以为他们早己不再盯我了,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一直没有放弃。这次,我让质子束万里奔赴大洋,成功了。清秀,你有机会首次见证微型纯子原型定位、到达、袭击、无痕,能做到这些,离我当初设定的终极目标不远了。我本不想处理事端与无辜的人员沾边,以后可以做到了。”

张清秀问道:“你以后真的可以成为地球的老大了?”

梁如水说:“我从来不谋求,绝对的权力会带来任何人无法想象的恶果。我们这个星球,只所以一直延续,是因为动荡,动荡的因素是因为没有一支可靠到可以让别的力量只有臣服的能力,这,很重要。我因为有了动力装置,就认为可以胆大,约索说的是真的,他如果不在准备实施之前,选择与我们同毁灭,他说的恐吓话行得通,我在没有绷紧神经的情况下,提防能力会大弱。”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