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你先追上去吧,我给我爸打电话。”慕瑶眼看着沈长琴所坐的出租车已经走远,焦急催促。

“顾北在前面盯着,你先给你爸打电话,就说我去区里接他,然后,我们一起去海边度假村。沈长琴那边有顾北盯着,丢不了。”陆景琛回答。

慕瑶思来想去,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便给白振凯去了一通电话。

白振凯确实正在区里开会,接到慕瑶的电话,很是吃惊,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时候回的国。

但听她语气焦急,让他务必下楼,慕瑶很少有如此失态时候。

白振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丢下工作离开了办公楼。

白振凯上了陆景琛的车,三人直接往海边开去。

一路上,白振凯一直在追问慕瑶到底出了什么事,要带他去哪里?

慕瑶怕接下来的发生的事会让白振凯一时接受不了,便将宋宇飞以前拍的那些照片,沈长琴偷偷出来与独眼见面的画面。

一一翻出来给他看了。

“爸,沈长琴一直跟独眼保持着不清不白的关系,这一次,便是她约了独眼,在海边的度假村,我们今天带你过去,就是想让你看清她这个人。”

白振凯看到那些照片,大为震惊,声音颤抖得有些说不话来。

“这个女人,她……她……”

白振凯扪心自问,自从娶了沈长琴进家门,一直待她不错,好吃好喝的供应着,从不过问她的生活。

没想到。

又想到独眼也是兴坝街的人,早几年还进过监狱,最近才刚出来。

难道说,这沈长琴一直都跟独眼有所联系?

“爸,还有一件事,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慕瑶犹豫了一会儿。“陆景琛与白秋水订婚当天,我曾被独眼逼着掉下了山崖。”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白振凯完全不知情,又赶紧看了慕瑶一眼。“瑶瑶,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掉下山崖,你受伤了吗?”

“都过去了。”慕瑶云淡风轻的,当初在机场,第一眼看到独眼同沈长琴见面时,她想到自己掉下山崖一幕,也大为震惊,恨不得剥了沈长琴的皮。

可她都忍了下来。

“我滚下山坡后,是陆景琛救了我,回到a城后,陆景琛也查出独眼出狱后,与沈长琴见过面,但是独眼消失了,前段时间才回国。”慕瑶几句带过这件事。

“这个毒妇。”白振凯又悔又恨。“她竟然这样对你,瑶瑶,对不起,当年都是我瞎了眼,才会领沈长琴进门,还害得你离家出走这么多年,在外面……”

白振凯说到这里,声音不由得有些更咽。

都是他识人不清,害得瑶瑶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掉下山崖,那沈氏是想要瑶瑶的命呀……

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因为瑶瑶是他的亲生女儿吗?

“伯父,有一段视频,十几年前的了,我想你有必要先看一眼。”陆景琛说着,看了慕瑶一眼。

慕瑶犹豫了一会儿,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上面已经拷贝了一份十几年的监控录像。

这段视频,是陆景琛费了不少功夫,从当年咪猫对面的照相馆弄到的。

恰好拍到了当年沈长琴同慕瑶母亲见面的一幕。

“十几年前的视频?”白振凯疑惑接过。

视频有些年代的,画质非常模糊,但白振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慕瑶的母亲,他曾经的爱人。

他看到她进了咪猫店,她以前最怕猫的,为什么要那里?

正疑惑间,另一道熟悉的身影也走了进去。

白振凯将视频凑近看了看。

“沈长琴?她见过你妈妈?”白振凯疑惑出声。

视频慕瑶早就看过了,听到父亲的惊讶,她并没有答话,而是将目光看向窗户。

汽车已经到了海边,天高云淡,海鸥成群,她脑海里浮出母亲在世的样子。

是沈长琴毁了她们一家。

视频里面,沈长琴与慕瑶的母亲见了面,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

就见慕瑶的母亲情绪激动的似乎想要离开,沈长琴却并不让,转身拦住了她的去路。

两人在店里面吵了起来。

白振凯看了一眼拍摄日期,正好是慕瑶妈妈出事的那一天。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他出差到a城开会,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是他的妻子发生了非常严重的车祸,女儿也晕了过去……

他不顾一切地往回赶,可还是没来得及,等他赶到医院时,他的妻子已经离开了人世,女儿也处于昏迷不醒中。

不过一个晚上,他失去了所有。

他一直不敢相信,直到慕家人出现,他们大咒他是负心汉,辜负了她。

他那时虽然已经知道了白秋水的存在,保密工作却一直做得很好,一直不明白慕家二老为何要这样骂自己。

现在想来,全明白了。

妻子去世前,是慕家二老守在床边陪她走完最后一程的,两位老人应该也是听说了沈长琴与白秋水的存在。

是沈长琴的出现,刺激了慕瑶的妈妈,才会导致她出了车祸。

车祸后,她却顺理成章地进入了白家。

白振凯越想越气,只感觉太阳穴砰砰作响,脑海里浮出沈氏平日里一副低眉顺目,却在他出事后,立马想到跑路的事情。

那天在巷子里,他遇到歹徒,她刚好那么巧出现,只有一个原因,那些人是她提前安排好的。

他后来派人查到了那些人的来历,正好是独眼那边的人。

区里也已经组织了特别行动小组,密切监视着独眼的行踪,找机会将他一网打尽。

而现在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白振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有些颤抖地将手机还给了慕瑶,低下头:“瑶瑶,对不起。”

是他犯下的错,领了沈氏进门,害得瑶瑶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他不是人!

沈长琴更不是人!

白振凯将目光移向窗外,捶在一边的手慢慢紧握成拳,已经苍老的脸上带着深深的自责。

“爸……”慕瑶看他一眼,想安慰些什么,又不知怎么安慰。

毕竟,突然一下子知道这些,一定让他一时难以接受。

可如果不提前告诉他,等下在海边别墅见到沈长琴时,他也一样会知道。

就怕到时候,他更加难以接受。

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顾北已经等候多时,见状立马迎接了过来。

“陆总,他们在202,已经进去有一会儿了。”顾北说着,还递上了房卡。

这是他提前弄到的。

“你们先进去,我们在后面跟着。”陆景琛将房卡递给了慕瑶。

白振凯一把夺过。

几步踏进了酒店。

7017k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