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放生池旁的僧人念完经,香客们就开始整理空了的水箱和鸟笼,几个人一起往外抬。

乔酒赶紧往旁边让了让,这么一错身,那隐在凉亭柱子旁的人也就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

她愣了一下,本以为这个时间点,他是要陪在宋婉身边的。

八卦新闻说宋婉档期排的很满,这边剧目杀青,那边进组时间就安排好了,中间满打满算也就那么两三天自由时间。

对方这么火急火燎的赶回来找他,他居然不趁机好好腻歪一下。

法会还有两天,不至于他这么早就过来安排。

两个人隔空对视了一会,陆逢洲先有的动作,他走出亭子朝着乔酒过来。

等他走近了乔酒先开口,“我来看看我爸超度牌位供奉在哪里,想要烧柱香。”

陆逢洲说,“牌位在超度法会当天就烧了,我记得和你说过。”

乔酒啊了一下,“这样,我忘了。”

可能是说过,不过过去这半年多的时间,先是她老爹过世,后是陆逢洲提离婚,每一件对她打击都不小,她日子过的浑浑噩噩,很多事情都没怎么注意。

她缓了口气,“就只是想烧个香,没有就算了。”

陆逢洲说,“你如果想,这次法会结束,可以重新立一个牌位。”

乔酒想了想,“算了,我爸活着的时候我没怎么尽孝,人没了再弄这些事情,自己也觉得讽刺。”

陆逢洲挺意外的,“你倒是想得开。”

“想不开也不行。”乔酒轻笑一声,“你提离婚的时候我就想不开,纠缠你那么长时间,你看,结果不还是这样。”

她表情没什么埋怨,说完就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所以啊,想开点对谁都好。”

走出去两步,她抬手摆了摆,姿态还挺潇洒,“这边没事我就先走了,再见,陆先生。”

陆逢洲半转身看着她的背影,脸上没什么表情,可眸色却一点点的深了下去。

乔酒从太平寺出来,慢慢悠悠的下山,结果到了山脚表情一下子就垮了。

刚才忘了和那出租车司机打招呼让他在这里等一等,现在出租车司机早走了,这边停着的全是私家车。

乔酒咧了一下嘴,这地方不好打车,叫车的话,这么一个来回应该不少钱。

她现在赚的都是熬夜拼命的钱,舍不得。

思虑了半天,她只能把手机拿出来翻了一下,能找的人也就那么一个。

管薇接电话的时候骂骂咧咧,她喘息声有点大,“干什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乔酒是过来人,马上就明白了。

她说,“打扰了,有点事儿麻烦你。”

管薇咬牙切齿,“说。”

乔酒说,“我在太平寺山脚下,你能不能叫个人过来接我,这边打不到车。”

管薇沉默了一会,突然暴跳如雷,“你他妈的就为了省那点叫车的钱专门给我打个电话?”

乔酒嗯嗯两下,直接承认,“谁叫我穷呢。”

管薇直接把电话挂了,乔酒笑了一下,把手机收起来,知道那家伙不会不管自己。

这么在山脚站了一会,管薇的人还没来,她倒是先看见了下山的陆逢洲。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