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在一片尘土飞扬中,小夏利驶进了村中。

下车后,杨洛来到大铁门前伸手一推,抬腿便走进了小院里。(农村白天很少有锁大门的)

“爷!奶!我们回来啦!”

随着杨洛的咋咋呼呼,正房门没多久就打开了。

最先露面的是一个六旬左右的老太太,脸上已经有了不少皱纹,面色有些黝黑,两鬓有些白发。

在她后面跟着的是一个同样年纪的老汉,穿着汗衫,正叼着烟袋锅子吞云吐雾。

“大孙回来啦,快过来!”

奶奶笑容满面,很是慈爱。

爷爷没说话,只是咧嘴笑了笑。

两个老人家热情地把杨洛带进屋,又是水果又是糕点的,把好东西都拿了出来。

至于杨洛父母,老两口根本不搭理他们。

这么大的人了,饿了就找吃的,渴了就找水喝!

洛文秀没有丝毫不快,反而笑嘻嘻地捅了捅老杨。

“家庭底位哈!”

“哼,这有什么,早都习惯了…他(杨洛)早晚也有这一天!”

……

由于时间仓促,再加上怕杨洛饿到,午饭就只是简单地几个农家小炒。

韭菜炒蛋,辣椒小炒肉,香煎泥鳅,还有一大碗蛋花汤。

“乖孙,中午先凑合吃点,晚上再给你弄好吃的!”

“妈,这就挺好的了,你不能太惯着他!”

“你闭嘴!有你说话的份吗?文秀你也吃啊…”

杨建国刚说了一句话,就被老母亲给怼了回去,只能把郁闷发泄在菜上了。

饭后,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闲聊。

“妈,我大哥最近没回来?”

“没有,前段时间倒是打电话回来,说是最近忙,过段时间回来…谁管他回不回来,主要是把囡囡带回来,有段时间不见,怪想的!”

奶奶口中的囡囡就是杨洛大伯家的独生女,杨倩。

她比杨洛大三岁,现在本省的烟云市读大学。

杨洛对这个堂姐印象还算不错,人长得漂亮,性格也挺开朗,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

这时候奶奶突然问起杨洛的成绩,杨建国顿时精神了。

“哼,妈我跟你说,这小子一点都不学好,天天就知道玩,经常倒数!”

小样的,这下看你奶还护着你不?

“啪!”

奶奶狠抽了杨建国后脑勺一下。

“咋滴?听你这口气,还挺骄傲的呗?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

我大孙儿这么聪明,学不好都怪你没教好!”

“我…”

“你什么你!这么大的人了,自己儿子都管不好!”

“(T_T)”

杨洛和老妈洛文秀一起看着老杨吃瘪,乐不可支。

最后还是杨洛转移话题,给老杨同志留下了最后一点脸面。

“爷,你最近还钓鱼呢?”

“嗯,一会就去。”

杨爷爷话不多,只是嘴角常带着笑意。

“那爷你带我一起呗,我还从没钓过鱼!”

“嗯,行!”

爷爷也是个行动派,说走就走,去一边的仓房那里提着桶和鱼竿,又带了马扎和一盒自制的鱼饵。

一老一少这就准备出门了,但临行时奶奶追过来。

“你俩把草帽带上!”

……

走了不到十分钟,祖孙两个便来到了小河边。

老爷子来到了以往自己常钓的地方,把小桶放一边,小马扎也支起来,然后又递给杨洛一个。

挂上鱼饵之后,老爷子瞅准方向,猛地向前一甩,鱼线稳稳地没入水中。

这里的河水并不清,但鱼却不少。

没过十分钟,就有一条鱼上钩了,只不过仅寸许长。

老爷子也不在意,拿下来丢入桶里,继续甩杆。

就这样过去了半个多点,一共钓上来四五条,都是不大的小鱼。

老爷子似乎有些不太满意,“今天不好钓!”

“爷爷,要不让我试试?”

“行,你来试试。待会甩线的时候…”

指导了杨洛一番之后,老爷子就坐在旁边抽烟。

他根本没期望杨洛能有什么收获,就是让他过过手瘾。

杨洛顺利地把鱼线甩出去,然后便在马扎上一坐,静待鱼儿上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杨洛手里的鱼杆很快就颤动了一下。

“爷!爷!动了,动了!”

“别急,慢慢提杆!”

在爷爷的帮助下,杨洛终于成功把鱼弄上来。

到近前一看,和老爷子之前钓的一样,都不大。

“行,不错了!”

“嗯,我再试试!”

这次,杨洛足足等了十几分钟都没什么动静,他便有些坐不住了,时不时站起身晃晃。

“钓鱼,得耐得住性子!莫晃!”

老爷子罕见地教育了杨洛。

杨洛赶紧坐下,重新拿起鱼杆,静静等待。

和风吹过,河边青草轻轻舞动。

杨洛都快要眯缝眼的时候,鱼杆猛地一颤!

这动静不小,杨洛赶忙提杆,却觉得有点吃劲。

他再次加力拉动,随即一条大鱼便被拉出水面,然后又坠落下去。

“别慌!”

老爷子此刻也急忙靠过来,和杨洛一起稳住鱼杆,慢慢拖拽。

最终,一条约有二三斤的大鲫鱼落入了桶中。

“爷,我钓了这么大个的,厉害不?”

“一般般吧,我以前钓过比这大得多的!”

“嘿嘿,我再去试试!”

……

眼看着日头逐渐偏西,老爷子清了清嗓子。

“那个,洛啊,咱得回家了…要不你奶该着急了。”

这段时间,他是真挺煎熬的。

杨洛钓上那条大鱼之后,又连续收获了一条大的和几条中不出溜的。

老爷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便又亲自掌杆了一阵,结果依然是小鱼小虾两三只!

等杨洛换回去之后,竟然又他娘的钓了一条二斤多的!

狗比鱼!你们啥意思?咬钩还得分人的吗?

最后,老爷子实在呆不下去了,借口老婆子着急,催着杨洛回去。

杨洛虽然没尽兴,但也怕奶奶担心,于是就和主动拎着桶和老爷子一起走回去。

“爷,钓鱼真好玩,明天咱们再来呗?”

“……”

老子不想和你说话!

爷孙俩踏进自家小院时,红霞已经染红了天边。

“奶,我们回来了!”

“死老头子,还知道回来?不看看这都几点了!”

杨洛赶紧为爷爷保驾护航,提着盛鱼的桶凑上前去。

“奶,看看,今天钓了好多鱼!”

“咦!还真不少…这是你和你爷一起钓的?”

爷爷老脸刚要一黑,就听见杨洛笑道:

“嗐,哪能啊,这都是爷爷厉害,我就是在一旁看着来的!”

“嗯…你爷也就这点还凑合。”

老爷子本来要黑下来的脸立马充满了阳光,“嗯,还行吧!”

杨洛觉得自己不要脸这点应该是随根了。

此刻老杨和老洛正在帮奶奶收拾刚杀好的小鸡,看见桶里的鱼以后也都很惊讶。

“这真不少了,晚上可以吃烤鱼!”

杨洛看了看父母手里赤裸裸的鸡,又看了看远处悠闲踱步的鸡群,心里默默地致哀。

“大黄啊,对不住你了…不过你别担心,等我多来几次你就能和小伙伴们重聚了!”

鸡群:“求求你当个人吧!”

一家人直忙碌到天色黑下来,才开始吃饭。

杨洛爷爷将院子里的大灯打开,瞬间亮如白昼。

今晚的主菜是大黄鸡炖野山菇,那个味别提多香了。

其余的都是些烧烤,有串好的肉串,还有一对鸡翅,再就是烤鱼。

品种虽然不多,但味道极好,比城里的烧烤店都要强得多。

杨洛偶然间发现,爷爷烤串时除了抹油外,竟然还抹了一种褐色的酱料。

虽然颜色看上去不咋地,但烤出来的香气却是非常诱人!

“奶,我爷抹的那是啥?”

“哦你说那个呀,那是我家祖传的酱料秘方,当年嫁给你爷爷时,当做陪嫁的。

可惜,嫁给你爷爷后,除了自家吃用,一点用处都没有!”

说到这里,奶奶恨恨地瞪了爷爷一眼。

老爷子憨憨一笑,就是装傻不搭话。

“这老两口,这么多年了,感情一直都这么好!”

杨洛感叹之余,心里忽然灵光一闪。

这是个商机啊!

“奶奶,那你这酱料秘方我能学不?”

“啊?这有啥不能学的,我大孙儿想学我就教!”

杨奶奶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满口答应下来。

她娘家那面已经基本没啥人了,现在杨洛想学,正好可以将这祖宗的东西传承下去。

“你学这玩意干啥?不好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老杨再起战端。

杨洛瞥了自家老爹一眼。

“我这不想有个一技之长嘛,万一将来像你说的那样考不上好大学,我开个店也行啊!”

“呸呸呸!杨建国你天天胡咧咧什么!我大孙怎么就考不上大学了!”

“就是就是,你个当爹的怎么能这么说你儿子!”

杨奶奶和洛文秀同时对准老杨集火。

杨建国懵了,“我啥时候说过这话了?”

杨洛嘿嘿一笑,这回合完胜!

夜色渐浓,农家小院里欢声笑语不断。

老杨家家风还是比较正的,老两口早年虽然日子过得苦,却始终没放弃孩子的教育。

到如今,两个儿子也都算出人头地了。

杨洛大伯经营着一家不小的电器城,杨建国自不用说。

有个体制内的工作,是多少老人对子女的殷切期望!

最重要的是,一家人感情很好,没有那些蝇营狗苟的腌臜事。

就比如给父母建大瓦房,几乎大部分钱都是大伯出的,没用杨建国出一分钱。

他很明确地说过,一家人不用想那么多。

我有钱我就多出点,你钱少你就少出,不出也行。

都是亲兄弟,没必要在这些小事上计较!

杨建国心里也一直很尊敬自己的大哥,连带着两家人的关系也都很好…

吃到兴头上,老爷子还和杨建国碰起了小酒杯。

杨洛有些馋,也想尝试下,却被奶奶和老妈说了一顿。

“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等你上大学的,那时没人管你!”

“哎!时间,时间,过得快些吧!”

寂静的夜空下,一家人的笑声传向远方…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