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人与枪快声与影一步,李冬冬在冲入浓雾后直接递出一枪。而那道浓雾深处的的巨影也是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向着身前渺小人类压了下来。枪风与掌风交织碰撞,产生的气浪瞬间吹散笼罩此地的浓雾,而那道巨影的真身也暴露在此间天地中。

那是一只泰坦巨兽,身躯形似人类却拥有着四只健硕臂膀。身体高达七十余米,四只巨掌每个都如同小山一般。

体型上悬殊的差距并没有让李冬冬犹豫半分,继续提枪前刺。比眼前这只四臂泰坦更加巨大的泰坦巨兽她都屠过,区区一只如意境中期的家伙又何足挂齿?

做掉它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而李冬冬后方的天空之上,李言希在发动言灵“共视”之后,便不再去管李冬冬那边的战况。借助“飞升”之力再度拔高,这一次李言希几乎飞到与安界壁垒顶端平行的位置。

越是向着天空前进,就越能发现天空的辽远。抵达顶端之后,李言希将一座城市的周边一切尽收入眼底。再次吟唱“通讯”言灵,李言希与李冬冬二人之间建立起一道心神连接。

“搞定了没?”连接建立完毕之后,李言希询问自家妹妹道。

“再给我五分钟。”李冬冬言简意赅回道。

“广域视野已经分享给你了,收拾完那家伙你就看情况支援其他人吧,尽量少动用你的异能。”李言希嘱咐李冬冬说到。

“知道。”李冬冬自然明白自己二人是隐藏身份前来支援,底牌这种东西能不动用就不动用。

“那你继续忙,我这边也来了些客人。”李言希七彩流转的眸子移向远方天幕。

“别勉强,谈不拢便喊我。”

“别小看我呀,好歹我也是你们当中最年长的大姐头。虽然我境界低,但是我能力强啊。”

没再嘱托自家姐姐,李冬冬手上加快攻势。共享的广域视界之中麻烦的客人可不在少数,自己不能被眼前这家伙拖慢了脚步。

“传译。”再度开启一道言灵,李言希望着远处天幕汇集的云海,娇声喝道:“平时不见你们的踪影,得了月相潮汐的加持就开始嚣张起来了么?当真忘了他那年与你们的王定下的约定?”

一道悠长鲸鸣自云海深处传来,空灵悠扬,神秘优雅。

“娇小的人类女孩,我记得你。”

云海止步于秦市安界之外,静静垂悬于天幕之上,在大地之上割画出一道笔直的明暗交界线。安界壁垒缺口之外的人类强者与强悍异兽都被头顶之上的异象惊动,可奈何天幕高远,此时激烈战斗的他们也无力分心前去查探一二。

“娇小两个字就有点多余了哈。”李言希双手背在身后,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成熟。

“可是你与当初见面之时一般大小,按照人类的时间计算,这都已经过去了......”鲸鸣之中带着疑惑,云海深处的存在仿佛在思索当年见面之时的一些细节。

“打住打住,先说正事。”李言希自然是知道让这家伙继续下去的话,自己这么多年来从没长高的事情便要暴露了。

毕竟自己当年可是李长生捡来的孩子中最年长的那个,个子也数她最高。最成熟的自己自然也担起了大姐姐的角色,照顾着李冬冬她们慢慢长大。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在一同出游的时候,从她牵着她们的手,渐渐变成了被她们牵着手。个头也从众人之中的最高逐次滑落到垫底位置。

乐观一点去想,或许这就是永葆青春的第一步吧。

但是为什么不肯等到成熟一点再冻龄呢,自己压根都还没开始发育好吧!

“我们并没有恶意。”见到眼前的娇小人类不愿提起过往,云海深处的存在也便不再继续回忆。“这次只是路过,如果冒犯了那位,我们愿意道歉。”

“记住,与你们结缔契约的并不是他,而是他所代表的整个人族。不要试图探触他的底线。看你们来势汹汹的模样,是想要在这......”

“你误会了,人类,我们没有......”一道嘶吼声从云海另一处传来,似乎想要辩解。

“闭嘴。”一道冷哼响起,李言希的眸子当中,七彩流光汹涌澎湃,而那道辩解声音则是戛然而止。

“不要打断我的话,这样很没礼貌。”一字一顿,娇小的身影伫立于天幕之上,凝视着对面那片无垠云海。

李言希伸出持握在身后的双手,交叉插在袖口之中。

少女神情严肃,不怒自威。

“安界领空,尔等匿踪。”

整片云海尽皆沉寂,而最先出声的那位存在也是陷入沉吟。

“既然今日你们在此现身挑衅,那便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就是。”少女莞尔一笑,眉眼弯弯。眼角流散溢出的七彩光辉将此刻的她衬托的有些妩媚动人。

云海之中,先前那处被李言希以言灵禁声的存在仿佛在挣扎翻滚,却被一只巨鳍镇压下来。

“唐突了。”鲸鸣之声再度传来,似乎是在表示歉意。

“记住今天的试探,承受明日的因果。”李言希的语气依旧强势。

整片云海不再多语,缓缓退去,再度消失在天际。

“试探是吧,恶心人是吧,那就走着瞧呗,手底下见真章吧。”朝着远去的云海做了个鬼脸,李言希那充斥整片天幕的霸气气场消失不见,可爱与俏皮重新回到娇小人儿的身上。

虽然她也想把自家大杀器Call上来跟对方硬碰硬,但是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清扫自家家门,确保安界壁垒顺利愈合。至于此次对方前来的示威行动,不必急于一时。

来日方长,大家慢慢算账。

确保天上再没什么不长眼的东西靠近,李言希便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地面之上,为底下的李冬冬进行精确制导。

“搞定了?”心神通讯再度建立后,李冬冬的声音沿着连接传来。

“一支云脉而已,又不是所有的大气生物一起降临。”李言希在空中感应着地上的情况。

地面之上,李冬冬的身形已经在战场之上快速穿梭起来,广域视野内靠近安界的几道危险红点都被她提前清扫干净。但在更远的地方,又有更多的红色光点连成一片光幕,出现在视界之内。

“还真是一群烦人的蚊子啊,没完没了的。”抖落长枪枪尖血迹,李冬冬微微蹙眉。通过共享,她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异兽向着这里汇集,即便她能一枪一个,但是对面这个数量却也足够让她捅上好一阵。

“冬子,在你正北方向上有一处异子月亮,我已经做好标记了。”继续搜集战场情报的李言希忽然眸光一闪,眼神锁定在一处空域。

与此同时,李冬冬视界之中也多出了一个黑色标记。

垫步拧腰,力从地起,长枪贯月,去势如龙。

掷出长枪的李冬冬没有跟过去将其捡回,而是抽出腰间短刀,继续消灭着视界之内密密麻麻的目标红点。

空中的李言希眼神一凛,目光锁定那支将白色月壳与黑色月核一同射爆的长枪,轻启朱唇,吐露“驭物”二字。

长枪去势不减,却调整着方向在战场上鱼游,泯灭一个又一个红点目标。

“嗯?”仿佛是感知到什么,李言希扭头望向远处,一道异子月亮破碎的波动从那里传来。

“什么人?”李冬冬反持短刃挽了一道刀花,甩去其上的血迹后重新收刀入鞘,再伸手握住飞回来的长枪枪身。她也感觉到了那股波动。

“是友非敌,他在捕猎异子月亮。”听到李言希的解释之后,李冬冬也便不再关注那边,身形继续化作一道流光继续打扫战场。

看着对方带着闺女向自己友好的挥了挥手,然后开始帮忙清扫西边汇集的兽群,李言希亦是取消言灵“堪破”的发动。既然对方是来帮忙的,那么自己也不好去试探这对父女的底细。

继续检查广域视野中的战场细节,冬子这边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而军方与其他高手构筑的防线也可以抵御住兽潮的冲击,一时之间战局僵持不下。

似乎是安界壁垒上破洞造成的力量泄露引起众多异兽的兴趣,即便军方与李冬冬等高手不断绞杀狂暴的异兽巨人,可依旧陷入连番苦战,这一战便是持续了将近三天。

期间除了李言希返回安界之内,回了苏子文那通电话之外,姐妹俩几乎没怎么休息。

因为即便安界裂口愈合完毕,但受到吸引而来的兽潮已经颇具规模,若不清理干净,怕是会出什么意外。

整个战斗过程中李冬冬并没有遇到过多么强悍的对手,却是被茫茫多的杂鱼搞得有些心力疲惫。不是不能动用异能大面积收割战场,不过那样一来,姐妹俩伪造的身份或许就会受到军方的调查。

一顿早餐吃到最后,李冬冬已经困得开始小鸡啄米,频频点头。李言希则依然是一副精力十足的模样,收拾妥当碗筷后牵着李冬冬的手将她送回卧室。

替妹妹掩好被子后,李言希蹑手蹑脚走出房间,关好房门。

一蹦一跳跑回自己房间,攀上椅子,准备写下今天的睡前日记。

过剩的精力自小就让李言希活力四射,为之头痛不已的李长生,便想出了通过写日记的法子让这小丫头安静下来,好再哄她去睡觉。

这么多年过去,睡前日记已经成了李言希的一种习惯。唯有记录下此前发生的种种,她才能心满意足的睡去。

书桌上方,笔尖摩挲纸张,带出“莎莎”声响。

书桌下面,两只小脚丫顶着淡黄色拖鞋,在空中左摇右晃,很不老实。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