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西海珊瑚岛,距离港口码头不远处的海面上,海军和海贼的战斗还在继续。

陆规的实力超出基地长阿瑟的预料,他现在有些瑟瑟发抖,但还不能和别人说,心里很苦。

陆规登上了海军的战船,开了句玩笑后,举起红牙,对准船上最大的一根桅杆,奋力斩了出去。

一道巨大的红色光刃便迅速的斩在了上面,“咔嚓”一声,在海军们惊恐的眼神里,桅杆整个断裂开来,切口处平滑如镜。

这是陆规这么长时间以来,整合自身所有刀术练成的一招。以前和巴克对战时也用过,不过那时还不成熟。

而因为光刃形似月牙,所以陆规给这一击取名为月牙天冲。

呵呵,开玩笑的,并没有什么名字,以后也许会有吧。

断裂的桅杆开始失去平衡,朝着海军战船上砸了下去。士兵们纷纷避让,慌乱中有不少人落入了水中。

陆规接着又挥出两刀,将剩下的桅杆同样砍断,这条船算是废了。

他能如此顺利的得手,一来出其不易,二来也是没人能正面拦的下他。

这支海军基地的士兵,也就基地长阿瑟实力还行,但也就只能对付下一两千万贝利悬赏的海贼,面对陆规可不够看。

消灭了一艘船的战力,陆规也没有下杀手,毕竟海军不同于海贼,他们是守护者,而陆规却不是破坏者,如非必要他不会对海军下手。

除非遇到像和恶龙合作的老鼠上校那样的海军。

此刻另一艘海军战船已经停止了射击,陆规踩着月步站在了军舰的围栏上,他收刀看向被一群人围着的阿瑟,倒不想继续打下去了。

“让开路给我们离开,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

阿瑟虽然紧张,但此时也必须站出来给予回复,他不是强硬海军,自然不会选择继续抵挡。

“你才是三叶草海贼团的船长!”

陆规点了点头,看着他没说话。

“你们走吧,我们不是对手,还请不要因为我们先前的攻击,伤害我的部下。”

“基地长!”一旁的海军忍不住出声,想阻止。

“都闭上嘴!”阿瑟瞪着眼睛喝道。

“海军抓海贼没什么问题,我们这边又没什么伤亡,我自然不会计较。”

陆规说完便离开了军舰,朝着自己的海贼船飞了过去。

巴克三人在对面停止攻击后,便聚在一起看着对面的情况,贝露有些担心陆规,两只手用力的搅在一起。

马克则冷着脸站在那,看不出害怕的样子。

“不用为船长担心,海军们能来的这么快,说明他们都属于附近那座海军基地。

应付他们,船长游刃有余。”

“谁担心他了,我就是觉得他速度太慢了,这么久了,还…还不回来。”贝露底气不足的说道。

也就在这时,陆规从军舰上回来了,平稳的落在海贼船上之后,对几人笑了笑。

“开船吧,我和他们说通了,可以走了。”

“我去给你们做吃的压压惊。”贝露脸红红的小跑着走了。

“这女人跑这么快干什么。”

“应该是怕我们饿了吧,我去掌舵了,船长休息一会吧。”

陆规点头,看了眼站在那没动的马克,走过去用手压着他的肩膀,弯下腰,四目相对,开口询问道:

“第一天出海就遇到这样的场面,怕不怕?”

“不怕。”

“以后这样的场面会经常遇到,甚至是连我也掌控不了的局面也会发生,到时我可护不下你,死亡会离你很近。”

“我可以保护好自己!”

“生命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有一次,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现在回岛还来得及也不丢人,要不再仔细想想?”

“船长大人,我想了一年了,我要出海,我要像您和巴克先生一样变强。

我要为我妹妹活着,去保护像我妹妹那样的孩子,即便为此而死,我也不会退缩。

所以,请船长大人以后多多指教。”

马克说完话鞠了一躬,陆规把他拉了起来,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以后和我们说话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也都比你大不了几岁,哥哥姐姐相称就行。

回去船舱吧,收拾下自己的房间。”

马克走了,陆规走回船头站在那,防止出什么意外。

码头上,老村长他们看到陆规的强势,都为上船后的马克松了口气,也不多逗留,便相继往新家走了。

而军舰上的海军,心情则要复杂不少。本来在另一艘毁坏的军舰上的海军,都被阿瑟派人救了上来。

他们庆幸没有遇到凶残的海贼为此丧命,也对这些海贼的手下留情感到耻辱。

“远远的跟上去。”阿瑟下达了新的命令,他既然不能阻止陆规离开,也只能这样跟着,等援军过来时,还可以再出份力。

接着他便赶忙回到指挥室里,拿起电话虫,将这边的战况以及陆规的情况汇报了过去。

电话虫那边传来一道女声:

“你是说,三叶草海贼团的船长不是菲尔.巴克,而是那个名叫陆规的人,他还能用出海军六式里的月步?”

“是的长官,他的实力不是我们基地能对付的。不过看样子他们的品行并不恶劣,从以往对待岛民的做法能看出来。

这次也是并未恶意杀掉我这边的士兵,所以我觉得他们的危害性不大。”

“哦,是吗?缇娜不相信。

另外,阿瑟上校,判断一个海贼团有没有危害性,可不能只看他有没有伤害平民。对上层人士包涵恶意的话,他们的罪恶更大。”

“是的长官,是在下认识太浅薄了。”

阿瑟赶忙道歉,对方的军衔虽然也是上校,但却是来自于海军本部,天然高他一级。

因为家乡在西海,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这边看看。这次凑巧西海海军指挥部有意拿三叶草海贼团立威,对方又正好在这边,所以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就落在了缇娜身上。

“缇娜并不是怪你,也不是说上层人士的生命就一定高于平民,只是若论对世界造成的冲击,和更容易让大海混乱的方面考虑,杀害上层人士更容易达到目的。”

“您说的对,属下明白了。”

“嗯,你这样远远的跟着没错,时刻报告他们的位置,缇娜已经率领舰队往那边赶了,既然他们选择长时间逗留西海,那就永远留下来好了。”

“是,您一路辛苦。”

挂断电话,阿瑟长出了口气,该说的都已经汇报过了,现在只要等着缇娜上校带人过来就行了。

……

“乘风破浪号”上,陆规一早就注意到了后面像尾巴一样跟过来的海军,这让他心中一沉。

巴克注意到陆规的神色不对,他集中精神,将见闻色朝着一个方向探查,没多久也发现了后面的情况。

“船长,海军这次倒像是针对我们的一次行动,就怕前面还有舰队等着我们。”

“你看出来了!这也是我担心的,咱们船上人数有限,面对大规模的敌人,跑路才是最合适的策略。

但这次怕是不好跑掉,人家有备而来,就算这会调头解决后面的海军,让他们一时不知道我们的行踪。

但我们总要去伟大航路的,颠倒山的必经之路上,恐怕会有更大的埋伏。”

陆规在船头来回走动,思考着对策。他不可能让自己永远被困在西海,但目前只靠自己的力量又有些难以抵挡海军的围堵。

为今之计,只能借用外力。

该去哪找帮手呢?关键是平白无故的,谁愿意为了他们去得罪海军呢?

“船长不要着急,实在没办法的话,我们可以多停留一段时间,海军也不会总盯着我们不放。

等他们松懈了,我们的实力提高了,闯过去便是。

我想贝露和马克也不会反对这个提议。”

“巴克说的不错,我没意见,晚点去伟大航路也没什么。”贝露这时端着盘蛋糕出来了,后面还跟着点头的马克。

“你们俩倒是出来的巧,早上也不知道谁说的西海都待腻了的,现在又不急了。”

陆规取笑着贝露,让对方羞恼举着拳头、咬着牙要打他,只是杀伤力不足。

但被这样一闹,方才几人间凝重的氛围倒是给冲散了。

“这个事情不用你们操心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当然了,巴克的建议也可以作为备选方案,先吃蛋糕吧,晚上贝露再多做几个菜,我们给马克办了欢迎仪式。”

“不用麻烦了,再说现在也不合适。”马克摇了摇头。

“麻烦什么,我们自己也要吃的嘛,无非是比平时多几个菜罢了,就这么定了,姐姐我先去研究下晚上要做的菜,你也别在这待着了,过来给我帮忙吧。”

贝露伸手拉走了马克,他们俩暂时帮不上什么忙,还是让陆规自己待会,安静的想主意吧。

看着二人离开,陆规和巴克笑了笑,自然都明白他们的心意,也没点破。

看着天边一点点落下的太阳,陆规努力的想着对策。

要是西海这边,最近还能有别的事吸引海军的注意力就好了,最好是突然出现个厉害的,又恶名昭著的海贼,那样他再想办法祸水东引,从中渔翁得利。

等等,陆规想起来了,上一世做海军的时候,不就是在这个时间段遇上了跟黑胡子混的拉菲特吗?

嘿嘿,你说这不巧了吗!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