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陆规终于复制了第一种恶魔果实的能力,并且立即用出来试了试效果,他还算满意,果实也还有很大的开发空间。

但这个事情他不准备宣扬出去,怀璧其罪的道理他懂。虽然不可能一直隐瞒着,但目前来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巴克他们不用担心,自己的船员,他很相信。

解救的奴隶们也不用理会,毕竟,从头到尾,他们也不知道拍卖场的浓雾是谁造成的。

如今只要解决了这个黑衣胖子,再过个十天半个月,那时陆规再用出雾雾果实的能力,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了。

所以,黑衣胖子是死定了,在此之前,陆规还想要看看,能不能从他这里得到些有价值的情报。

再说,能做人口买卖生意的人,要么有背景要么有势力,不可能就只有明显新加入的山本收一个战力。

现在看到黑衣胖子的反应,陆规知道自己猜对了。

“我说出来的话,能放过我吗?”

“先说出来听听。”陆规没同意也没反对。

胖子的额头冒汗,他也只能赌对方会手下留情。而且他知道的事情也不是什么机密,从别的地方也能查到。

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还以为山本收这个废物能多坚持一会,要不然他也不会涉险进来。

还有梅多这家伙怎么还没出现,自己已经让人去催了,居然还能拖到现在,该死的东西。

“这位大人,您实在没必要找我们的麻烦。我们这做的生意,也不会影响到您的利益。

再说,您也能看出来我不过是这个岛上的负责人之一,另一位负责人就是您问的,坐镇这里的人,他叫做梅多。

而像我们这样的人,这条航线上有很多,比我们更高级别的也大有人在。

您的实力是很强,可毕竟刚刚进入伟大航路,因为几个奴隶和我们背后的势力发生矛盾,实在得不偿失。

您说是吗?”

胖子的话既回答了陆规的问题,也做了隐晦的威胁,亏的他能在此刻紧张的要死时,把这些话说完,也算是个人才了。

“呵呵,你说的很有道理。那现在怎么办,和你握手言和?

在通过你,和你上面的人认识下,打好关系,说不定以后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要不说您是聪明人呢,我心里的想法,都被您说出来了,呵呵。”胖子惊讶了一瞬,随后陪着小心应和道。

“还有更聪明的呢!一旦放了你,在确定安全后,你就会将我能剥夺别人果实能力的事情说出去。

不管有多少人相信,我这边也会麻烦不断,说不定离开葫芦岛没多久就会死在大海上。

这样的话,你不费一兵一卒,既报了今日之仇,又能替你们势力除去一个隐患。

说不准你还能因此得到大人物的赏识,从而升职加薪呢!

想想,是不是很开心!”

“你…”

胖子表情更加惊恐了,因为陆规说中了他所有的想法,这让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指着陆规,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行了,继续吓唬你也没什么意思,去找山本收吧,他还没走远,在路上等你呢。”

陆规说完,抽出腰间的红刃,随手解决了对方。

然后巴克等人便看到,笼罩他们的雾气再次消散,陆规站在出口处,地上躺满了人,不知道生死。

“事情暂时解决了,先离开这吧。”

“等一下。”安妮突然出声,低头朝着被杀掉的胖子走了过去。

是这个被海楼石困住的女人,这是要干嘛,两人认识?

戴好墨镜的陆规,看不到对方的眼睛,只能猜测着。

“船长,这家伙身上应该有打开海楼石手铐的钥匙,之前在救下安妮时,听她提到过。”

巴克走过来,给陆规讲述了他们救人的经过,以及安妮的表现。

贝露和马克带着其他人,也跟了过来。安妮翻找了片刻,果然找到了钥匙,并且顺利打开了手铐。

“呼!”没了束缚,安妮长出口气。

她站了起来,身高和陆规相当,一米九的大个子,腿特别的长。

脸色没有之前的苍白,恢复了些许红润。银色的短发,似乎都有了光泽。

一双蓝色的眼眸,平视着陆规,嘴角浅笑,气质满满。

“感谢陆规船长的搭救,正式认识一下,维拉.安妮。”

【一个普通的革M军!】这句话是安妮的心声,并没有因为自己被救而说出来。

“陆规,三叶草海贼团的船长。”

竟然是革M军,怎么在这里就遇到了。不过他随后又想了想,四海里都有他们的身影,在伟大航路上遇到,也就不奇怪了。

“现在时机不对,不然我定然要报达陆船长一番。”

是要以身相许吗?第一次见面,这多不合适。

陆规摆摆手,刚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一声爆喝从外面传了进来。

“是哪个不开眼的狗贼,敢到爷爷的地方搞破坏,给我出来。

罗比,你个死胖子人呢,又躲哪去了?”

被杀后才配拥有名字的黑衣胖子,在黄泉路上默默的流泪,还被身旁更倒霉的山本收踹了一脚。

“时机还真是不对,我先出去解决了他,再说其他事情吧。”

陆规笑了笑,提着刀就准备出去。

罗比在死亡前,心里的想法一瞬间能冒出来千百个,陆规分析之后,有用的不多。

读心的能力虽然实用,但这是个特别耗费精神的事情,因为人的想法时刻在改变着。

即便通过问话的方式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但也止不住对方在心里的胡思乱想。

这会给陆规带来一定的负担,所以一般情况下,他很少使用这个能力。

外面这个梅多的情况,他通过胖子罗比了解的很清楚,一个动物系的恶魔果实能力者,力量巨大,体术一流。

具体有多强,罗比也没有这个概念,只知道对方曾经一个人灭掉了一个海军战舰,包括里面的一个准将,现在他的悬赏金高达一亿三千万贝利。

这是罗比之前嚣张的底气,只是这家伙嗜赌成性,整天泡在赌场里。

陆规在破坏拍卖场的时候,他还在赌场里玩乐,没能及时赶过来,让罗比成了炮灰。

“陆规船长不如休息片刻,外面的人交给我好了,困了许久,我也想松松筋骨。”

安妮跟上了陆规的脚步,认真的说了自己的请求。

“你这个女人,不要这么逞强好不好。”贝露出于好心的提醒道。

陆规转头看了安妮一眼,随后点头同意。

“那一起出去吧,也让我见识下你的能力。”

后面的巴克,带着众人也跟了出来,此时外面太阳下山许久,天上群星闪烁。

拍卖场门前却灯火通明,看热闹的人不少,将这片区域围了起来。

一个身材健硕的光头大汉,正站在陆规他们前面,满脸的络腮胡根根直竖,眼神凶恶,欲择人而噬。

“就是你们在这里捣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罗比呢,你们把他怎么了?”

梅多外表看起来粗矿,行事多数时却谨慎小心的多。

他不像罗比那样没眼力,能看出陆规他们身上不弱的气势。

所以先行试探一番,如果罗比没事的话,这件事还有商量的余地,不用继续打打杀杀。

但如果罗比死了,那就没办法了,只剩下战斗。

并不是说,他和罗比的感情多好,真好的话,也不会这么晚才到这边。

之所以要战斗,是因为他害怕上头的追责。岛上的势力就他和罗比两个负责人,一方出了问题,另一方不作为的话,结局那是十分凄惨的。

“那个胖子被我解决了,现在可以直接战斗了吧。”

陆规的话,让梅多心中不爽,没了罢手言和的可能,那就直接开战吧,爷爷还会怕了你们。

还有,打不赢,爷爷不会跑嘛!梅多心里想着,狠话也是脱口而出。

“小杂碎,耽误了你爷爷我在赌场里赌钱,看我不把你的屎都打出来。”

陆规嘴角抽搐,转头看了看安妮,随后说道:

“要不你还是多休息一下吧,毕竟刚刚脱困,实力还没全部恢复。

这家伙还是交给我,我这会手痒的厉害。”

“那可不行,我们事先说好的。

放心吧,打完之后,他这一身的屎怕是再也出不来了。”

安妮轻笑着说出粗俗的话,让陆规不知怎么回复了,后面的贝露听到这,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女人,男人说话的时候,你就要乖乖的闭嘴,居然还想出来和爷爷我比个高低,真是欠收拾!”

梅多这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开了嘴遁,鸣人都是劝人向善,化解矛盾。

他恰恰相反,说出去的话总能让人恨得牙痒痒。尤其是决定战斗厮杀的时候,更是如此。

“你这是看不起女人了!”安妮脸色难看起来,越过陆规,朝着梅多走去。

“是又怎么样!”梅多说完,身体开始变异,头顶冒出来一对牛角,手臂变粗,双脚也成了牛蹄的样子。

巨大的鼻子里喷发出白色的热气,咆哮一声,朝着安妮冲了过去。

嘴上说着小看女人,但动起手来却毫不留情,用尽全力。

两人间的那点距离,他眨眼间便跃了过去,巨大的拳头对着安妮的头颅便打了过去。

“小心!”贝露看的提心吊胆,她不清楚安妮的实力如何,现在还感觉对方在逞能。

而陆规却没有动,他再次打开了自己的瞳术。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