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马克和乔的对话,让火羽的人都发出了疯狂的嘲笑。见过不怕死的,没见过这么不自量力的。

对于这群人的嘲讽,马克丝毫没放在心上,他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桑松,那意思仿佛再说:

“要么打,要么闭嘴,滚!”

“小东西,我会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喂鱼。”

桑松本就不是个好说话的人,更何况面对一个半大孩子的挑衅,更让他觉得火大。

听了这话,马克反而笑了,他并没有跟以前那样,直接服用暴血糖豆,而是准备先上去硬碰硬试试。

马克对乔点了点头,随后朝着桑松走了过去。

而乔则放开了嗓门,对着火羽的众人喊了起来:

“除了那个领头的,其他的小喽啰都到我这边来,先到有赏啊!”

“妈的,你说谁是小喽啰呢!”

桑松下首的管事不乐意了,我都没说话,你找茬带着我干吗?

“谁搭话我就说谁呢!你看你长那样,爆炸头黑炭脸,个头只到我腰这,你不当喽啰都屈才了。”

乔掂量着手中的锤子,还是背着原来那个长包,对这个管事不客气的说道。

“看我不把你的嘴给撕烂了。”

黑炭头气的脸色黑红,大叫一声就冲了过去。其他手下互相看了看,也一块跟了过去。

都很有自知之明。

桑松没理会其他的动静,看着朝他走来脸色平静的马克,他的身上冒起了阵阵寒气。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寒冷之气。

他是自然系的霜霜果实能力者,能力发动时,身上布满寒霜,周围气温极速下降,导致寒气升腾。

马克见此,握紧了手上的拳头。

再次面对自然系,他不再是毫无办法,因为他终于在登岛前,觉醒了武装色霸气。

人总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额~这么说好像太绝对了。

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一直跌倒,除非他眼睛有问题。

桑松的脸已经霜白一片,一粒粒细小的冰霜闪烁着寒芒,密密麻麻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只是嘴上说了声“去”。

冰霜刀刃便飞了出去,成片成片犹如乌云盖日一般,将马克头顶的阳光都遮掩了个干净。

马克使用出剃,立即闪现到桑松跟前,握紧的拳头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黑色霸气,凶猛的对着桑松的脸,打了过去。

桑松的实力在组织里稳坐第二把交椅,梅多(葫芦岛被干掉的管事)说的比他厉害的人,指的就是他和未见面的首领。

所以,武装色霸气他也会使用。而看到这么一个毛头小子也能用出这种手段,实在让他感到吃惊。

霸气的使用,在乐园里面还是很少见的,即便武装色已经在新世界有着泛滥的趋势,但那也是在海军和强势的海贼团里能看到。

从新世界狼狈回来后,桑松还是第一次遇到,对他用出武装色霸气的敌人,还是如此小的年纪。

这让他难以接受,要知道他在学会霸气的时候,都已经快三十了。

而一个刚进入乐园没多久,名气还不大的海贼团里,居然就让他碰到了,以往那些羡慕嫉妒恨的天才。

“天才是吧?年纪小是吧?会用霸气是吧?”

桑松避开了马克的攻击,咬牙切齿,一字一句慢慢的说着。

马克并不害怕对方越来越狰狞的样子,一击不成,他迅速跳开,躲过飞舞的霜刃。

“小子,知道吗?你不该表现的这么优秀,我会更想杀了你的。”

马克不善表达,不过听了桑松的话,嘴角微微一瞥,下巴抬了抬,颇为不屑的样子。

无数片霜刃追着马克不放,他也懒得再躲,运起铁块硬接了下来。

一时间“乒呤乓啷”的声音响个不停,但并没有对马克的身体造成什么损伤。

他挥手打散了一群还在攻击他的冰霜,再次朝着桑松进攻起来。

发现霜刃不能伤害到马克之后,桑松的两只手随之下垂,刚才还追着马克攻击的冰霜,全部聚集到了他的手上。

然后他的胳膊,便化为了两把冰蓝色的巨刀,日光照在刀刃上,那锋锐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桑松抬起手臂,平举的双刀占据了港口处整个宽阔的道路。

他随意的挥动臂膀,刀锋所过之处,所有阻碍物,全被一切两段,包括临近的房屋。

桑松眼中闪着疯狂的神色,两把巨刀随着他的手臂在港口这肆意破坏着,两边的房屋已经坍塌了一多半。

这让一直袖手旁观的海军准将面色难看,要不是先前海军为了预防意外,已经遣走了附近的住户,那现在怕是已经血流成河了。

这个火羽组织的人太过嚣张,行事也这么肆无忌惮,根本不把他们海军放在眼里。

而反观三叶草海贼团的人,做事张弛有度,也没有仗势欺人。

两相对比,海军准将不免在心里对三叶草海贼团产生好感。

但此刻他也不能因为这份好感,而出手对付桑松,最多像现在这样,两不相帮。

而马克的表情严肃,面对这么锋利的攻击,他也不敢随意乱接。不过躲避了一会他想到,对方这个样子,行动上定然受限。

他可以利用剃,快速的瞬移过去,解决对方。

想到这他便不再犹豫,直接行动起来。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就在他将要靠近桑松时,对方像是刺猬一般,身上突然间冒出数不清冰刺,让马克无功而返。

他没有远攻的手段,如今近身攻击,也被这遍布对方全身的冰刺阻碍,一时间颇感棘手。

到底是血肉之躯,武装色霸气积累的又不是很多,再这样打下去,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马克想了想,顿时觉得自己也需要一件趁手的武器才行。

但现在可没时间去找武器了,没办法,他只能从怀中拿出放着暴血糖豆的瓶子。

吃下一颗后,提高他整体的能力,然后快速结束战斗。

“哈哈,无计可施了,要磕药了吗?

今天无论你吃什么,也没用,下场只有死路……。”

桑松的话还没说完,马克在药物的刺激下,已经开始了变身,那狂暴的样子,惊的他暂时失去了言语。

三米多高的形态,和乔在一个水平线了。一身爆炸性的肌肉,猩红的眼睛,尖锐的指甲,让桑松感觉自己面对的不再是个人,而是头野兽。

力量的暴增,让马克的武装色霸气也得到了增强。现在他那两只蒲扇般的大手变得漆黑如墨,脚下一蹬地面,比之前快了两倍的速度来到桑松面前。

无视排列有序的冰刺,大手直接拍了上去。

冰刺在这一击之下,寸寸开裂,紧接着“砰”的一声,化为了冰霜掉在了地上。

而大手上的力量不停,在冰刺消失后,印在了桑松的胸膛之上。

“噗!”

桑松被这一掌打的口吐鲜血,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出去老远。

马克也不浪费药效的时间,飞奔着跟了上去,跳起来对着桑松的肚子就踹了过去。

这要是被打中了,两人的战斗也就结束了。

桑松倒不愧是从新世界回来的人,战斗经验丰富。

眼看着来不及避开,他忍着胸口上钻心的剧痛,运转能力,身体瞬间化为无数的冰霜,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再次变化出身形,桑松的脸色更白了,看着刚刚站稳又朝他扑过来的马克,他心里寒气直冒。

和他的果实能力没关心,就是单纯的害怕。

他就是这种人,面对比他弱的人,他下手凶狠毫不留情;但碰到马克这样,能伤到他,更可能打败他的人,桑松就开始怂了。

他的速度,比不上现在的马克,即便能元素化,也也有被抓住的时候。

于是他开始寻求能帮助他的人,看了一圈注意到了观战的海军准将。

“嘿,海军,这里有海贼,你不过来抓走吗?”

海军准将眯着眼看着这个色厉内荏的家伙,随后头一转,假装没听到。

“我艹!”

桑松被海军的反应整懵了。

好歹说句话啊,转过头什么意思,还想我求你吗?你个废物海军,给我等着!

马克也不在意桑松喊人,他腿上蓄着力,刚才没能在对方元素化之前抓住他,说明马克的速度还不够快。

这次他不会让自己再失手。

马克看着不远处有些慌乱的桑松,双腿迈动跑了起来,随后脚下用力,连续利用剃,变换着位置。

桑松的眼神有些慌乱,这多少让他的水准跟着下降,马克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再次消失后,出现时右手已经抓住了即将元素化的桑松。

“还想跑哪去?”

这是战斗以来,马克说的第一句话。

桑松挣扎着,但后颈被武装色霸气包裹的手紧紧抓住,根本挣脱不了。

“准将大人,再不出手你可就是见死不救了啊,我是这个国家的合法公民,受保护的啊!”

逃脱无望,桑松这次也不犹豫,直接开口求助了。

海军准将见此,有些犹豫了,他能看着两方这样战斗,但却不能看着海贼在他眼前杀人,即便他也讨厌这个人。

“这位海军准将,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合法公民,三船市的港口那,有一间隐蔽的四号仓库,属于火羽组织,你不防带人过去看看。”

马克的话,让桑松脸色一变,他知道那里有什么,这要是被发现了,他们组织可就完了。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