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扑通~!”

本就有些忐忑的左丰,被这忽如其来的吼声吓得一个趔趄,直接跌坐在地上。

可他却丝毫没有在意,反而一脸急切的道:

“秦、秦大人,饶命,饶命啊!”

“是刘备!”

“是他!”

“是他跟董卓那厮一起向陛下进谗言,说您麾下就一万将士可堪一用。”

“陛下就是因为轻信了他们,这才决定给您一个太守的。”

“哦?”

秦峰闻言,点了点头,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恍然。

他就奇怪呢,

以汉末的信息传递速度,朝廷现在顶多是听说过他。

招安?

没有经历过一次围剿,怎么可能决定招安?

现在这个疑问终于解开了。

“刘备、刘玄德?”

秦峰把目光转向刘备,脸色有些玩味的道:

“你的情报工作貌似没太到位啊?”

“这、我……”

忽然被牵扯进来的刘备,恨不得把左丰这死太监给弄死。

好好的提我干啥?

你直接说是董卓那死胖子汇报的不就完了吗?

再说了,

要不是我没把信息搞清楚,至于就这么送上门来?

咦?

等等!

满心焦虑的刘备神情一滞,转而近乎狂喜的道:

“秦大人、秦大人,玄德这都是为了您好啊!”

“嗯?”

秦峰下意识摸了摸下巴,双手环抱在胸前。

“你继续!”

“秦大人,玄德、玄德所言都是真的啊!”

见秦峰似乎有些不相信,刘备赶忙分析道:

“您看啊秦大人。”

“一万步卒和一万骑兵的意义可不一样。”

“若非我把您的人手说少点,恐怕现在来的就不是招安圣旨,而是围剿大军了啊!”

“这样吗?”

秦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后,在刘备那略显呆滞的表情中,一脸可惜的道:

“可我想等的就是围剿大军,而不是所谓的招安圣旨啊。”

“这……”

刘备脸上的笑容瞬间垮掉,呐呐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看啊!”

不等刘备等人回过神来,秦峰就拿手指了指涿县。

“秦某从一介白丁到拿下涿县,只用了短短几天而已。”

“若非乌桓忽然出来捣乱,现在整个涿郡都是我的了。”

“你说我用的着招安吗?”

“对了……”

说到这里,秦峰语气一顿,转而用低沉的声音道:

“谁告诉你们本将麾下只有一万骑兵了?”

刘备:“???”

左丰:“???”

………………

涿县城门处的闹剧并没有持续多久。

随着秦峰等人的离去,闹剧自然也就散了。

杀自然是没杀的。

毕竟,

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呢,杀一个左丰没什么意思。

至于刘备和关羽?

有着张飞这层羁绊在,秦峰也没好意思下手。

他也想看看,

在没了张飞和关羽的帮助后,刘忽悠还能不能起飞。

郡守府内,

瘫在藤椅上闭眼享受的秦峰,有些好笑的道:

“想不到我现在也值一个太守了。”

“呵呵~!”

正在帮秦峰捏肩的李秀宁,轻笑着反驳道:

“连太守刘其都在等你召见,一个太守之位又算的了什么?”

“刘其……”

随着李秀宁的话音落下,秦峰眉头微微皱起。

“事情已经弄清楚了?”

“差不多吧!”

李秀宁停下手中的动作,冲旁边的杨延琪招了招手后,来到秦峰身侧坐下。

“据刀盾兵的首领周志汇报说,咱们离开涿县的当天,城内的一些世家就不老实了。”

“包括被你委以重任的王铁在内,都有透露过让他们另谋出路的想法。”

“刘其没有?”

“没有!”

李秀宁肯定的点了点头后,继续道:

“据说刘其不但没有这意思,还劝他们务必要坚持本心,不能被别人给诱惑了。”

“那牢里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他们?”

不知想到了什么,李秀宁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他们都是事后回过味来准备跑路的人。”

“刘其干的?”

“对!”

说到这里,李秀宁有些感叹的道:

“也不知道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以至于让他在你身上下如此重注。”

“我也奇怪啊!”

确定刘其没什么问题之后,秦峰也有些纳闷了。

哥们就这么有魅力?

抢了你的涿郡,你还一副死心塌地的样子?

不科学啊!

算了!

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不如就等着看看吧。

就算你真是万年的老狐狸,想必也玩不过挂壁。

放下心来的秦峰,想了想,冲李秀宁吩咐道:

“秀宁,你去备点礼物,咱们去拜访一下刘家!”

“去拜访?”

“对!”

秦峰肯定的点了点头,笑着解释道:

“既然他这么支持我,我也不能让他失望不是?”

“不但要去拜访他!”

“若是他有子嗣,我还可以把军队交给他一部分。”

“这……”

说起军队,李秀宁微微皱眉,有些迟疑的道:

“你那些军队也都能像周志他们那般值得信任吗?”

“差不多!”

“那就没问题了!”

见秦峰如此自信,李秀宁也就把规劝的话咽了回去。

没办法!

实在是那些刀盾兵的忠诚让她有点意外。

如果说个别将领忠诚也就算了。

可那些涿县世家居然连一个小兵都收买不了?

前脚刚把钱送过去,转身人家就上交了。

那可都是黄金啊!

想到周志抬来的两大箱黄金,李秀宁忍不住感叹道:

“这些涿县的世家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呵~!”

听李秀宁这么说,秦峰不屑的冷呵一声。

“都是些民脂民膏罢了,没一个是好东西!”

“除了会贩卖盐铁给异族,他们还会干些什么?”

“他们难道不知道异族手上的金银都是哪来的吗?”

“一个个资敌还资的那么开心!”

“典型的是刀没挨在他们身上,以至于他们都不觉得疼。”

“这倒也是……”

想到那些异族劫掠的财物,李秀宁的秀眉也皱了起来。

“主公,和异族做生意的可不止涿县这些人,其他人您打算怎么处理?”

“这就要看那些异族听不听话了!”

“嗯?”

李秀宁茫然的眨了眨眼,有些跟不上秦峰的思维。

咱们不是在说那些汉奸吗?

怎么扯到异族身上了?

难道……

你打算把异族全部剿灭,让他们没生意可做?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