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虽然很不想面对现实,但秦峰却不得不承认……

确实如此!

原本秦峰的打算就是派兵收复县城,然后就地驻扎不走了。

毕竟,

他现在仓库里的兵种召唤卡,总数已经突破十万了都。

用的时候临时调兵完全来得及。

可被李秀宁这么一提醒,秦峰这才恍然惊醒过来。

他现在走的可不是冷血征服路线!

或者说,

在培养起自己的班底之前,最好不要在世家面前做恶人。

这样一来,

就算他在各地县城驻军了,粮草之类的也要自己解决。

“这怎么行?”

“劳资这边还缺粮呢!”

目送着张飞等人离去的背影,秦峰喃喃自语道:

“既然他们已经出发了,劫掠计划也要提上日程才行。”

“走!”

“回去!”

………………

秦峰这边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劫掠计划,别人自然也没闲着。

尤其是董胖子。

自从招安圣旨下达之后,他就一直在等着好消息传来。

可谁知,

想象中的援军虽然没等到,却等到一个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

“你说什么?”

看着灰头土脸跑回来的刘备,董卓蹭的一下蹿了起来。

“那厮不但有一万步卒,居然还有一万精锐骑兵?”

“对、对……”

见董卓那有些惊喜的样子,刘备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妙的预感,赶忙提醒道:

“董、董大人,那厮杀了天使啊,他们这是造反!”

“废话~!”

董卓没好气的瞪了刘备一眼,心说这人怎么傻了吧唧的?

人家本来就是造反好吧?

至于杀了天使?

太好了啊!

只要他们把陛下的怒火吸引过去,自己不就能脱身了吗?

念及此,

董卓收起脸上的惊喜之色,转而用一种沉重的语气道:

“玄德啊,既然这样的话,还要劳烦你去通报圣上一声。”

“啊?”

本来还满心焦急的刘备,闻言,直接就傻眼了。

什么鬼?

劳资既不是官、也不是兵,凭什么有事都劳资顶前面?

“嗯?!”

见刘备似乎有些不同意见,董卓把铜铃般的大眼一瞪。

“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是……”

虽然被董卓瞪得有些发虚,刘忽悠还是强撑着辩解道:

“董大人,属下虽然是汉室宗亲,可也没去面过圣啊!”

“这不是给你机会了吗?”

“我……”

“别墨迹了!”

见刘备还想说些什么,董卓颇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不能确定,也不想去费力的确定。”

“反正有什么你就去跟圣上解释就行了!”

“来人!”

董卓冲外面吼了一声,叫进来几个亲卫,直接吩咐道:

“派人护送这厮进京面圣,胆敢逃跑,就地格杀!”

“喏!”

亲卫恭敬的答应一声,裹挟着刘备就朝外面走去。

对此,

心若死灰的刘备连反抗的心思都没了,顺其自然的被拖了下去。

他很迷茫。

这世道究竟怎么了?

造反无罪?!

身为朝廷命官,得知有人造反,不应该先想着怎么镇压吗?

为什么那死胖子一点都没有镇压的意思?

………………

当刘备满心憋屈被压去面圣的时候,秦峰这边的进展也相当顺利。

乌桓俘虏们都很听话。

毕竟,

无论是谁在经历了连续挖矿好几天,还不给吃饱的情况下,都会变得很听话的。

别说放他们出去抢劫了,就算去战场上当炮灰都行啊!

反正都是找机会逃跑嘛!

“呵呵~!”

秦峰怎么会看不出这些人的想法,语气十分平淡的道:

“忘了告诉你们一件事,本将麾下的将士们已经找到查克尔部落了。”

“什么?!”

刚才还一副感恩戴德模样的乌桓将领们,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

“秦、秦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秦峰嗤笑一声,环顾众人难看的脸色,声音冰冷的道:

“本将用你们,是给你们机会,不然你们早就成尸体了!”

“也不妨和你们直说!”

“谁要是敢跑路,或者不听吩咐乱杀无辜……”

“轻者,诛其亲人三代,重者,整队的亲人全部诛杀!”

“……”

随着秦峰那冰冷的声音落下,整个大厅变得寂静无声。

没人敢说话!

甚至,

那些一开始心怀不轨的家伙,这会的腿都有些发软了。

狠!

太狠了!

如果只是诛杀逃跑者的话,那基本没人会当回事。

因为跑不跑都是个死,

为什么不跑?

可现在?

所有人都在心中暗自祈祷,身旁的伙伴千万别想不开啊。

见状,

秦峰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可心中却十分满意。

再度环视一圈,

秦峰最后把眼神放在查克尔部落副将的身上。

“查林山~!”

“在、在……”

被秦峰点名的查克尔副将,整个人下意识颤抖了下。

“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

无视了查林山脸上的忐忑,秦峰眯着眼冷笑道:

“选五百个弓马娴熟的人出来,明天我就要用。”

“记住!”

“跑一个我杀一双,跑两个……你就给他们偿命!”

“???”

本就被吓得不行的查林山,扑通一声跪倒在秦峰面前。

“大人、大人,这个我真的不敢……”

“呛啷~!”

查林山的话音未落,就感觉脖颈处一凉,下意识闭上了嘴。

“哼~!”

挥了挥手示意亲卫退后,秦峰冷哼一声,淡漠的道:

“如果你真觉得做不到的话,我可以先送你上路。”

“……”

查林山很想站起身来怒吼一声,你就是杀了我,我也做不到。

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被他给强压了回去。

说死容易。

可真要是到了死亡的那一刻,又有谁能从容的面对?

好死不如赖活着!

哪怕最终的结果还是会死,可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

“我、我明白了!”

查林山深吸了口气,咬牙答应下来之后,又强撑着胆子问道:

“大人,如果这次都回来了,您打算怎么处理他们?”

“哦?”

秦峰闻言,微微挑眉,沉思片刻后,笑道:

“直接放人不可能,换个轻松的工作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

“只要他们今后老实听话,性命基本上无忧了!”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