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兮和拧眉,莫名得有些恼。

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有多沉重,他却光听到她提起青汝神女这四个字的时候就笑得十分开心。

由此可见他对神女是有多喜欢,怪不得愿意在她身边白白浪费两个多月,陪她演戏。

想到这,兮和胸口又闷又沉。

她淡淡道,“既然魔尊大人没事,我就先走了。”

她刚要转身时忽然被旁边的男人伸手一拉,撞在了他结实的胸口上。

她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兮和皱眉不悦,一抬头就对上他幽深暗紫的眼神,眼底似乎燃起了一抹暗火,她与他又贴的十分近,气氛瞬间变得格外暧昧游丝,顿时让她有些错愕。

她推了推他,无动于衷。

她说话时的语气都弱了几分,“你….你干什么?”

只听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在头上响起,“你吃醋了?”

“你胡说什么!”兮和又恼了,她还是推不动他。

早知道她就不帮他了,果真进了寒潭洞就没好事。

“你误会了。”他为自己辩解道,“十三万年前,本君刚诞生于这世间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本君是超出三界之外的存在,应当被消灭,尤其是我还拥有不死之身和毁天灭地之能,唯有仙族的青汝神女认可我的存在。”

“那时,本君刚入世间,孤立无援,也许是本君与青汝神女志同道合,也许是她也怕本君会误入歧途,因此不顾众人阻拦选择与本君相交,若真要说起本君与神女的关系,更多的是师徒或者朋友,而唯独不会是你想得那种。”

兮和顺着他的话想了想,又回想起长垣说过神女带山鬼去东海疗伤,就连玉京子在逆沙村时也跟她提过蛇王夫妻与他们之间的往来,由此可见,山鬼的话并非虚无。

他注意到她绷着的脸舒展开来,嘴边的笑意更深了。

兮和还在回想他的刚刚说的话时,突然一片阴影压了下来,男人冰凉的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酥酥麻麻,遍及全身,她的脑袋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男人察觉到怀里的人的身子软了下去,没有反抗之意,紫眸上染上了一层深深的笑意,他双手箍住她的腰,将她又往自己的怀里贴紧,两俱火热的躯体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他的一只手压在她的后脑勺上,再将她往怀里带的同时加深了这个试探的吻,一点点侵占她的柔软香甜,恨不得将她占为己有。

“嗯…..嗯….”

兮和被他突然间的暴风雨般的热吻亲的触不及防,她在他怀里挣扎了好久,山鬼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她。

此时他看她的眼神中含着温柔,还有一抹尴尬之色。

他轻咳一声道,“本君…在这方面也没太多经验,刚刚是不是弄疼你了?”

兮和本来被他吻的双颊泛红,被他这样一问整张脸都烧起来了,她羞恼地转过身,急声道,“你别说了!”

她实在想不通,自己明明单纯得想来还他的恩情,怎么就发展成如今这副局面了?

山鬼从身后环住她,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

他低着头靠在她的头上,气息有些粗重,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本君说过不会再骗你,你就不能再信我一次吗?”

兮和听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多少带着妥协的意味。

不知是不是被他迷晕了眼,她心中一软,含含糊糊地回应道,“嗯…”

山鬼低声笑了笑,抱着她的双臂又紧了紧,兮和贴着他的背一僵。

突然将手伸进水中朝身后一摸,手心一热,耳边同时传来一声暧昧的闷哼声,吓得她立即松了手,僵硬地转过身来看着他炽热的眼神。

她舔了舔嘴唇,结结巴巴道,“我…我有点冷。”

刚说完她就后悔莫及,眼下她一身燥热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冻的。

这借口太蹩脚。

山鬼并没有拆穿她,反而笑得格外魅人,替她圆道,“既然冷了,本君便带你回去。”

他一挥手便穿上了搭在岸边的紫色衣裳,抱着她转身,下一刻两人便回到了苍穹崖上。

两个人原本湿哒哒的抱在一起,当兮和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时,屋内的窗户大开,吹进来的晚风冷得她浑身一颤。

登时,屋内的窗户尽数关上,正当她的视线还停留在刚关上的窗户上时,身上突然多出一件暖和的大衣从自己身后披上来,她听到身后的男人轻语道,“本君这就去命人给你备水沐浴,夜晚天寒,别着凉了。”

从寒潭洞回来之后,兮和的言行举止都变得十分僵硬,她平时挺好用的脑子此时也空白一片,倒是他对她嘘寒问暖,从容不迫,反倒比往日里的他多了几分邪魅勾人。

直到泡了个热水澡之后,兮和躺在床上,整个身心都松懈下来,冻得僵硬的身体也变得柔软如常。

她在脑海中过目晚上发生的一切,还有他对她说的话。

她再一次选择了信他。

可她与他终究是违反了仙规戒律,他是魔尊,是世人可憎的大魔头,是三界不肯认可的存在,凭她一人之力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一夜的辗转反侧,直到窗外开始亮一些的时候,兮和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等她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午时了。

兮和穿了衣服起身,注意到茶壶嘴里插着一根赤合欢的糖人,她拿起糖人看了看。

她扬起唇,心里了然。

但又想到什么之后,她明亮的眸子沉了下去。

兮和将手里的糖人放回壶嘴,走出房间。

苍穹崖是太幽境的最高处,一眼望去,春意盎然,绿森勃意,一连几日阴沉的天气,今日难得有这般明媚的阳光。

她下了崖,看见小枫和另一个年纪相仿的粉衣女子走在一起,神色凝重的在说些什么。

兮和走过去,叫住她,“小枫。”

两人走过来向她行了礼,“仙子有何吩咐?”

平时她与小枫相处还算随和,今日倒是给她一种生疏的感觉,也不再叫她“夫人”。

之前不论她如何纠正她,她也没改过口。

她也没多想,只问道,“你看见山鬼大人了吗?”

两人低着头相识一眼后,小枫摇摇头。

兮和察觉出两人的不对劲,但并未多问,淡淡朝她们笑了笑就让她们离开了。

小枫走了几步后又转身回来,兮和问道,“怎么了?”

她指着眼前的一条小路,正色道,“沿着前面的这条路走到底就会看见一汪池塘,仙子过了那汪池塘后就是扶虚山,扶虚山有一窄口,沿着窄口走到底便能出了太幽境。”

兮和一听,便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她这是在赶自己走。

不过,不用她赶,她确实也该回天宫了。

见她没应,小枫又道,“之前小枫并不知道仙子是仙族人,我们大人在八万年前被你们仙族迫害,就连一向与山鬼大人交好的青汝神女到最后也选择站在仙族那边,我们大人不得已与魔族联手,神鬼之战,你们仙族战败不甘,便以阴毒办法将我们大人冰封八万年,如今山鬼大人归来,不争不抢,还望你们仙族人也别再制造莫须有的事端来诬陷我们大人。”

她抬眼看着她,直言道,“仙子既然伤势已好,就不宜再多待了,万一又如当初八千仙兵之死的这样的罪责推脱到我们大人身上,怕是又要掀起一场大战。”

玉京子也说过,八千仙兵无关魔尊。

至今为止,关于八万年前神鬼之战,她听过多个传闻,真假未知。

小枫的话中倒是让她对山鬼与神女的关系又有了新的认知。

青汝神女性情淡薄如水,爱憎分明,是个十分有主见的女子,她的师父时常在她与雪姑面前赞美青汝神女的高洁品行,她有些难以理解为何青汝神女会任由神鬼之战爆发,与山鬼决裂?

这多少有些说不通。

兮和慢慢走回房间,她看着手里的糖人走了神。

其实打心底里她一直不太相信,山鬼无缘无故杀害八千仙兵挑起神鬼之战,她更愿意相信这其中另有他情。

她记得玉京子也曾与她提过转灵珠一物,若八万年前八千仙兵是有人借转灵珠嫁祸于山鬼也是说得通的。

可又是谁如何居心叵测呢?

挑起神鬼之战对那人又有什么好处?

难道仅仅因为他是超脱三界的存在,就必须被消灭吗?

直到傍晚时分,西影下沉,她倚在栏杆在等来了心中之人。

山鬼身形翩翩向她走来,走到她跟前时,他闻到了一股酒味,低眼一看,便瞧见她腿边放了一壶酒。

他拧眉问道,“怎么突然喝起酒来了?”

兮和脸颊喝的微微泛红,崖上风大,吹起了她的耳边发,她眼神款款盯着他的脸,盈盈笑着,“山鬼大人,你今日去哪了?我找了一天也没找到你。”

他在她身后坐下,好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小酒鬼,你找本君有何事?”

“我不是酒鬼,我就只喝了几杯而已。”她又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送到嘴边时,她低声道,“这酒还挺好喝的,本来想给你尝尝的,但是我见你不怎么喝酒,就算了。”

兮和正准备一饮而尽的时候,山鬼从她手里夺过那杯酒,玉白的酒杯捏在他的指尖上,淡淡的霞光照在他的手上,美如画。

“你知道本君为何不喝酒吗?”他沉声道。

兮和看向他,眉眼星亮,“为什么?”

她也想知道,男子不喝酒的确实少见。

“以前本君也喝酒,酒量也很好,直到后来有一次有人趁本君喝醉之际陷害本君,而本君却有口难辨,成为众矢之的,从此本君便再也不喝酒了。”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