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过了一会,大家还是不发言,这时李忠叔才站起来说:“我和叶现孝是联合作业的,我们的产品不能说是我们的固有专利,这产品家家户户都可以做的,只是在味道上有点细微的差异而也。这只是人们在自家作来自己消费,在选料上和一些细节上就没有太多的讲究而也。而且有可能在民间还有比我们做得更好的也是有可能的。这样的产品我们也很多,比如大山豆腐乳,大山水豆食等等都不可能算自己的产权的,因为这些东西人人都会做,所以在这方面要认真考虑一下,既要不损害公司的利益,又要不伤害到个人的利益。在其适当的情况下作一点偏差,我认为在市场有的就不是个人的,完完全全的是新鲜玩颖,这才可以算是其个人独有的。其它的事我就不用谈了,我们退休后的待遇和大家一样,不要分特殊,有了荷花,我们才有了用武之地,老了都还有所作为就已经够意思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有了荷花,我们大家今天才走到一起了,这才在这里谈谈话,交交心,这难道不是我们所需求的吗?有了荷花,我们才看到了大山村是如何一步一步的从穷乡僻壤之地变成今天的富甲一方的,又怎样的变成一个十分出色的乡镇,这难道不是众人所望的吗?就跟目前大山村姜麻鸡,大山村油茶根,大山村糍粑块,你能说这是你个人的产品?谁家不会做啊?何况没有荷花,又何谈你拥有的产品!没有荷花,你的产品又有何用?我们退了,有一份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我就认为已经很不错了,也足够了。假若没有荷花食品有限公司,你又能算什么?假若你离开了荷花食品有限公司,就什么也不是了?就是我常年在我们的小城卖豆腐干的李忠,也只不过在小小的县城摆个地摊而也。好了,我也只说这么多,我和其他员工退休后一样,不要有任何特殊待遇。”

“我也一样,什么也不要了,我能从大山深处走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我有今天,没有大山村的乡亲们,那有我大今天,是大家容纳了我,我之所以留下来,就是要感谢大山村的乡亲们,我是喝大山的水长大的。我也和大家员工一样。不要任何特殊待遇。”张云中说。

“我也和他们一样,什么条件都不要。”冬至也站起来说。

“我也一样。”易旭辉说。

“我也一样。看来大家都是一颗心聚在一起,并发出同样的火花,难怪荷花食品有限公司越办越红火,真是一些无私的人聚在一起。我廖八字也不应该落后啊!”廖八字也说。

这时荷花站起来说:“大家不要急于回复,有家人的回去商量一下挣得家人同意再作答复,这事就先议定在这里。其余的事就这样吧。不过这几件都暂时不忙先订案,我们私下再商议拿出一个最佳方案再说。大家都再参考一下其它公司和有关文件。还有一件事:祝总工和杨师父的工程队也要进场了,如果找到大家,需大家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

“好的,可我还有点想法和大家分享一下,其余的我不用说了,我就专说人们的产品和以后新进来的产品问题,我谈一谈我个人的想法,产品是他们创造出来的,必定耗时耗力,理应享受一切待遇,虽说在场的人都放弃了给他们的待遇,这只能说明他们高尚的一面,但我们也不可能让他们和我们的待遇一样,这样对他们就太不公平了,我认为我们可以根据在市场上的销量给他们一定的精神补贴,一是这项补贴也只有他们拥有产品的人才能享受如此待遇,这要作为专项资金。二是我们对外界也有个公平的说法,三是也说明他们对公司的贡献之大。既然大家都一心为大山村的乡亲们,虽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但我们也不因为他们自身的考虑而放弃对他们的成果的肯定和应该拥有的价值?那么我们可以按销售额的比例分配补贴。”黎红说。

“这样要公平些,作为产品的创始人不可能没有一点区别,我认为是可行的。而且是对产品的肯定。”叶宋群说。

“我也认为可行。”胡老师说。

“行,我们就安这方案,按多大比例实行。还是等他们回去考虑和商量一下次会议确定。那干脆以后加入的产品都以这样的方式加入,不愿意就算了。”荷花说。

“这样我认为不行,那种卖断的我认为也可以。”江松,吴波和黎红都这样说。

“那好,我们就按这方案进行吧!还有没有想法的,没有就散会,今天的这会开得有些晚了,我们大家去喝一杯。让自己一半清醒一半醉。”荷花说,“走。”

“好!”

荷花和大家走出办公室向饭堂去了。开会吃饭都是由公司支付的,虽不算丰富,但也是四菜一汤。只是往往没酒的,要喝酒是自己掏腰包的,因为这是公司规定不准喝酒。大家都把饭吃了,荷花叫住张云中说:

“你来一下。”

张云中就紧跟在荷花的后面一起走进办公室说:

“有什么事?”

“是关于你的婚姻大事,你认为田述碧这姑娘如何?”荷花问。

“此人挺好,挺不错的啊!又有文化。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张云中说。

“好了,我也不转弯抹角了,把她介绍给你如何?如果你同意了,就干脆在国庆节把婚结了。只是在结婚之前最好都要让父母知道见个面,我建议你让田述碧把她家父母接到厂里住,她父母都老了,在厂里方便照顾,你的父亲还没退休,你也可把母亲接来,你自己看看可行不?”荷花说。

“你给我讲没什么用?你要跟她说啊!她同意不。”张云中说。

“我早就说了,她也同意,不然昨天她怎么说那番话?你啊!真是木头疙瘩,没有一点风趣。”荷花说。

这时的张云中才如梦初醒说:

“好的,你说了就是,我跟母亲联系一下,看他们什么时候来,见一面吧!最好让母亲也在这里呆上几天。”

然后张云中也暗自笑起来,责怪自己太大意粗心了。也觉得说得对,自己真的没有风趣,昨天既没有听出来,也没有看出来。真有点傻乎乎的,不由好笑起来:

扑的一声喷了出来一口口水,把荷花惊了一下说:

“你在干嘛!”

张云中大笑着说:

“没什么!没什么!”然后摆摆手跑!出办公室。

荷花看着云中走出办公室才突然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心里暗自庆幸,也好笑起来,张云中的父母委托的事也算完成了。

荷花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她对电脑也在学习中,不完全懂,浏览了一下,觉得毫无意思,就站起来走到窗前,向外看看,这通常也是她的一种习惯。每当遇着开心和不开心的事,都会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安慰一下自己。放平一下心里不舒畅的和过度的高兴。这是她一惯的作风,使自己永远的保持心平气和的态度。

这时,空心面条的主人乌克志走进办公室:

“何总你好,你让我来是否问我的空心面的事?”

“特对,你的空心面条报批也下来了,经我们开会商议决定,你暂为克志空心面车间的主任。你看你什么时间上班,生产空心面需要哪些设备,工具,多少人员,写个数据出来,江松马上按排。还有你是回去呢?还是住在厂里?”荷花问。

“都可以,干脆住在厂里,反正我家里也没什么人。”

“那好,我让江松给你安排一下,你抽时间把要带来的东西带来,一旦上班了就没什么时间了。”荷花说。

“好,我马上回家收拾,明天就来。”乌克志兴高采烈的走出了办公室。

荷花正要坐下,办公室又来几个人,其中有三个是女性,在三人中有两人是二十来岁的姑娘,于是荷花站起来从会议室搬来了凳子,让大家坐下说:

“你们约好的啊,一起来找我,有什么事?”

然后大家抢着说,荷花连忙摆摆手说:

“不要急吗?一个一个的慢慢说吗?”

这时一个姑娘向前跨一步,从带来的袋子里掏出一袋鸡爪来。直接就说:

“你尝尝看,可以向外加工不?”

荷花也是开朗的,可这姑娘的性格比自己更开朗,说起话来,也不拖泥带水,但也十分的霸气。荷花尝了尝,看了看,知道这是这鸡爪加工的,是怎么加工的就无人知晓了,它黄色的,外皮很皱皮。荷花用手拿一只鸡爪立马吃起来,的确好吃。荷花不知道它的做法,虽说她必定从小就是家庭的主持者,也不会做也没听说过有一种加工。对这一类的加工虽说不是拿手(好的意思)。但也会做的,可这鸡爪还是第一见,就更不说会做了。荷花肯定了这鸡爪的味道好,纯。

然后抬了抬头,看了一下这姑娘,就又忍不住想笑,这姑娘的性格太开朗,简直有泼妇的味道。如果是遇到的是性格不好就很容易斗嘴打架。于是荷花说:

“这东西是可以加工的,可你知道,我们是集体,还要开会决定我们才可以回复你。”

“好,我可以等你们开会决定,你们要就要,不要也没什么事。哦,小吃街租门面报名怎么样,我也报个名。快,给我也登记一下。”这姑娘说。

“那你叫什么名字?”荷花问。

“我叫彭小勤,四组的,今年十八岁。”

荷花拿出笔记本把这姑娘的名字记下了说下一个谁先说。

“我叫孙真秀,是水沟组的,也是听说你们要开发大山小吃,我就来了,我认为我这东西绝对可以,我把它叫真秀糍粑块,你尝尝。”

然后一个很瘦身的姑娘拿出一包放在荷花面前。荷花打开袋子取出一块尝了尝,这糍粑块很脆,而且特别香,荷花不住地赞叹:

“好东西!真香!”

“那你先尝尝我这东西,再说,我叫鲜明芬,七组的。”然后同样拿出一包放在荷花面前,荷花看了看眼前有点微胖的,十分矮小的女人说:

“这是什么?你们拿这么东西来叫我尝,我尝都尝饱了,还让不让我吃点饭不?”

“这东西我把它叫姜麻鸡。”这女人回答说。

荷花打开袋子找了一双筷子,夹了一块放到嘴里吃了起来。

“好吃,真好吃,香,而且嘛,又辣!回味无穷!辣又使人舍不得扔掉,麻又使人想再来一口,那种以毒攻毒的方式来解决,其结果就是越麻越想吃,越吃越麻。称得上大山村的一绝!确实是好东西。”

“还可以吧!”这女人质问荷花。

“可以,绝对可以。不过要生产这些产品,都要申报审批,办理相关手续都很多的。你们可以先回去,我们开会讨论后再说。”

“行。我就回去了,家里还有老人小孩。”鲜明芬说。

“到时我们会通知你们的。都暂时都回去吧!但我说明一下,我们公司对产品的加入有关条件,你们要了解一下咯。”荷花对她们说。

然后鲜明芬和前两位姑娘都走了,剩下了三个男子了。其中一个男子瘦高的个子,年龄大概有三十多岁,拿出一包鸡爪,说:

“我这包鸡爪,然后用一种配制的药水浸泡加工而成,我把它叫泡爪。你尝尝,应该是可以的。”

荷花尝了一个,确实这鸡爪又脆又辣又麻,真好吃。

“好吃,好吃,这又是大山的一绝。”荷花说,“你们两位就再不要叫我尝了,把它放在那里,我慢慢尝吧!我都希望大家的产品走入市场。可这不是我说了算,关键是消费者说了算。大家没有其它事就请回吧。”

三个男子向荷花说了一声走出办公室。这时叶宋群进来说:

“按空调的人来了,你看看大便坡宾馆招待所需不需安装空调?”

“按装啊!怎么不按!”荷花看了看叶宋群说。

然后问叶宋群:“你老实跟我说,你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一直都很忙,顾不上这儿女情了,高中时都在为大学努力,大学没考上就来到你们公司,来公司不久,你们就让我搞这样那样的工作,那有时间啊!”叶宋群说。

“这倒是,算起是我把你的婚姻大事给你耽误了,是我的错,我补偿你行不?你心目中就没有一个白马王子?”荷花说。

“哪里有,我看上的,他不一定看上我;看得上我的,我也不一定看得上他。你说要求高吗,好像也不高;你说要求不高吗?好像也不低。家里也给我介绍了几个,一个我也没看上,有的还有工作,我认为工作也没什么了不起。就这样媒婆也不来了,我现在也没打算。”

“你说的是真话?”荷花说。

“绝对是真话。”叶宋群说。

“那难道我们厂里这么多的年轻人,一个你都没有一点好感。我有点不信哦!比如江松,吴波,黎红,向冬至,易旭辉。”

“这几个人吗?你还真别说,好像也真没有多大好感,虽说各自有各自的优点,能力大家也差不多,工作大家都很强,做得又细。没什么挑提的。相比之下我对江松的印象要好一点。”这时叶宋群一下子把嘴捂住了,她知道自己说漏了嘴。

荷花大笑起来说:“这有什么了,值得这样吧,还害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古规常理。好,我就给你介绍江松好不好?”

“不好,你还没有问我呢!”江松从外面一下子推门走进办公室。

叶宋群一看江松走进来又说了那么一句,脸刷的一下子通红,急急忙忙说了一句:

“随你的便吧!”

然后转身就跑去了。江松在后面说:

”我还没听清楚你们聊些什么,你就跑了,多没意思啊!你们再聊一聊,我在旁边再听听。“

叶宋群又跑回来吐了一口口沫。

“呸呸呸。“然后又跑了。

荷花大笑不停说:

“一对好鸳鸯啊!”

荷花说:

“我正想叫你,你就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来得正好,刚才你也听见了。那你对叶宋群如何?有何感想?”

“刚才我说笑的,说真的就是你说了算。”江松说。

“那好,你们就同张云中们一起,国庆节举行婚礼吧!我这边给叶宋群说一下。”荷花说。

这时,办公室的门又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郑海东和郑海东一样高的姑娘,这姑娘显得有些瘦小,长长的辫子甩在脑后。一套十分恰到好处的工作服穿在身上显得十分美丽,圆圆的脸,黑黑的眼睛下方有一颗明显的红痣。两人手拉着手走到办公桌前说:

“姐姐,这样可不行哦!我们也有一份哦!也可以凑凑热闹。”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