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傻子,大娘漂亮不?”

吴秋燕双手拢了拢自己的大波浪卷发,又轻轻往上一托,露出雪白的颈项,身躯弯成了S形,像是挂历女郎一般,妩媚至极。

声音也娇滴滴的,柔中带麻,麻中带酥。

“这……,尼玛!”

吴秋燕这突然间的骚操作,让陈凡有些措手不及,根本反应不过来。

女人浪起来,果真没男人什么事啊!

然后,陈凡笑了,笑容中有一丝淡淡的苦涩,淡淡的忧伤,淡淡的无语。

诱惑一个傻子,特么很好玩吗?

看来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傻病好了啊!

不然哪会做出这么轻佻的举动。

不得不承认,吴秋燕的娇躯很诱人,皮肤很白,虽然小三十了,但是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小腹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剖腹产留下的,妊娠纹也清晰可见。

陈凡心中不由就拿吴秋燕和杨小翠比较了一下,各方面一权衡,很快答案就有了,杨小翠完胜。

呸!

下一秒,陈凡先啐了一口唾沫出去,表示不屑。

然后,他拿出了手机,将镜头对准了过去。

“卧槽!还要拿手机录像,吴秋燕,你确定他是傻子?特码傻子成精了,还要拍成视频回去欣赏。”托尼强一声惊呼,心里只感觉有一万只草泥马呼啸来呼啸去。

吴秋燕也吓得双手抱胸,连忙蹲了下去,尖叫道:“强哥,快去把他的手机抢了,视频要是传到村子里,陈金水非得杀了我不可。”

她现在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本想戏耍一下傻子的,哪想到玩脱了。

下次打死她也不敢这么玩了。

谁特么说傻子什么都不懂?

“大傻子,手机给我拿来。让你免费看已经很不错了,还踏马敢录像,简直是在找死!”托尼强一声怒吼,直接对陈凡冲了过来,连裤衩都没来及穿,一脸的凶神恶煞。

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磕药了,还处在威风凛凛的状态。

我勒个去!

连陈凡都暗暗咋舌,发现了世界的参差,有几分自愧不如!

难怪吴秋燕一个高贵的村长媳妇,都会沦陷。

她家里那位,绝对没有这个状态。

突然,托尼强看到陈凡背篓里的松茸,眼珠子一下瞪大了好几圈。

“卧槽,真踏马傻人有傻福,这么大的松茸王都能挖到,而且好像还不止一棵。正好老子这几天亏虚得厉害,松茸正好拿来给老子补身体。”

作为菌中之王,松茸当然可以入药,有强精补肾,恢复精力,益胃补气,健脑益智,等等功效。

托尼强身体亏虚,用松茸补身体,没得错。

这么一株松茸王,要是吃下去,效果绝不是简单嗑药能比的。

冲到近处,托尼强一个直拳就对陈凡的脸门砸了过来。

“大傻子,都踏马是你自找的!”

此人以前不愧是混社会的,打架经验丰富,下手够稳,够准,够狠,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

要是一般人,这一拳很可能直接就被KO了。

但是陈凡,又哪是一般人?

嘭!

一脚撩阴腿踢出,也把“稳准狠”三字要诀发挥得淋漓尽致,差点没让托尼强断子绝孙,杀猪般的惨叫在山坳里久久回荡。

吴秋燕趴在草丛中对着外面观望,都惊呆了。

没想到陈凡这个大傻子还敢还手,而且下手还这么毒,她强哥完全不是对手,瞬间就被秒了。

“这小子,真是傻子吗?我怎么看他眼神不一样了呢?难道傻子还真成精了不成?”吴秋燕心中惊疑,唯恐陈凡会来找她麻烦,把她就地怎么怎么样,连忙就开始穿衣服。

陈凡傻病好了,村里知道的人还不多。

而且,即便有人听到了消息,可能还会持怀疑的态度。

毕竟一个傻子突然恢复正常,听着多少有些扯淡,让人难以置信。

这时,就见,秒了托尼强后,陈凡头也不回的走了。

仿佛把她当成了空气,根本没有对她扑过来。

终于,她松了一口气。

可是,一想到陈凡刚才拿手机对准她,不知道拍到了什么内容呢,心弦又瞬间绷紧了。

这事儿要是在村里传来了,她名声不保不说,陈金水一定会打死她的。

陈金水虽然是村长,但心眼很小,把她视为禁脔,即便在村子里和哪个男人多说几句话,都会吃醋。

“不行,我得想办法把他手机抢过来。”

吴秋燕心里下定决心,穿好衣服后,连忙就追了上去。

至于托尼强,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

陈凡的速度何等之快,吴秋燕追着追着就没有人影了。

考虑到村子里的人看到他挖的松茸后,一定会有很多人眼红,陈凡就割了一些野草,把背篓盖得严严实实。

桃花村村东头有几间红砖白墙的平房,是村里的村委大队部和卫生院所在。

四个大喇叭绑在一根电线杆上,里面正传出村长陈金水的声音,播报关于村里集资修路的事情。

每家每户按人头算,下至嗷嗷待哺的婴儿,上至行将就木的老者,以及傻子、瘫子,只要是个人,还活着,一个人头一千块。

考虑到钱款还有些欠缺,十年内死去的人,家里代出五百块。

毕竟,人死了,土地还由家里人种着呢。出点钱支持村里的事业,也是应该的。

“修路好啊!”

陈凡支持,全力支持。

古人云,要想富,先修路!

桃花村之所以落后,就是因为交通不行,出个远门就跟唐僧取经似的,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这个陈金水村长在位几十年,终于要为桃花村做一点实事了。

难能可贵,难能可贵啊!

不过,死人也要出钱,是不是有点缺德了?

要是真差这几万块钱,继续平摊下去不就行了吗?

还有,着重提及傻子和瘫子又是什么意思?

据陈凡所知,整个桃花村,就他一个傻子,和他妈妈一个瘫子。

这分明是,人格侮辱!

陈凡本来还对这个老村长有些同情的,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戴绿帽子。

但是因为这句话,陈凡怒了。

尼玛,身体不健全的人,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陈凡突然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瞅准大队部的一个窗户,就要砸过去。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凡,干嘛呢?刚上山去了?看你这背篓沉甸甸的,不会是挖到什么宝贝了吧?”

声音很熟悉,陈凡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回头一看,果然是发小陈二牛,穿着大裤衩,黑背心,人字拖,露出一身黝黑的皮肤和健硕的肌肉,整个就一虎背熊腰,正从村里的卫生站走出来,手里拎着大包小包药,有中药也有西药。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