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jinhuayinlu.com金花银露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廖总依然是一脸笑容的问道,“杨先生是否满意?”

杨肖点点头,阿凤明显就是一个练家子,应该属于外家功之类的。想不到阿凤一个娇滴滴的小妹妹,会有这样的身手,杨肖笑着对着廖总,点点头,“满意。”

“杨先生满意就好。”廖总说完就掏出了一叠港币,都是千元大面额,估计至少有二万块。

“一点小意思,给杨先生买点营养品,补补身子。另外,廖某在港城还是有些薄面,有什么事尽管招呼一声,”他还特意强调了一句,“电话随来随接。”

杨肖也没推辞,“谢谢!”廖总见到杨肖接受了自己的好意,十分的高兴。他觉得道歉的事情已经办完,当下,也不适合说些什么,一切需要慢慢来。

另外,他也打听到,杨肖只有在高考之后,才会出其他作品。他没有黄总和君姐与杨肖那个交情,也不适合在这个场合提什么要求,那样就显得过于功利了。他通过了解认为,和杨肖这种人交流,还是细水长流的好。

想到此处,廖总站起来,对着阿凤说道,“阿凤照顾好杨先生。”对着杨肖点点头,“杨先生,就不耽误你休息了,告辞。”

杨肖也没客气,直接对阿凤发布命令,“阿凤,替我送送廖总。” 廖总一怔,欣然道,“杨先生爽快,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这个杨肖是个人物,这么快就把阿凤当成自己人,直接使唤了,显然已经很给他面子,并接受他的善意。廖总拱拱手就走了。

等廖总、阿凤两个人出了门,朱文山才说,“杨肖,那个廖总是什么人?又送钱又送人的,小心点儿。”

杨肖一笑,“老三放心。他是港城唱片公司的老板,有求于我。” 齐东武看着一大叠港币,目露精光,一闪而现。

“那就好!”朱文山似乎又想到了小凤的身手,还是有些担心,“那个阿凤终归是外人。”

杨肖想想,朱文山提醒的对,自己的安全交到外人手里终究不妥。阿凤估计是廖总花钱雇来的,那就用钱砸。如果这个阿凤不能收归己用,保镖一定要自己找。

这个时候,朱文山咋咋眼,悄声地说,“我会在边上给你盯着点儿。”

杨肖点点头,收回了思绪,“先这样吧。”

阿凤回来后,朱文山他们已经走了。想起廖总临行前的几句嘱咐,她不由得暗暗有些脸红。她怎么也看不出,病床上缠满纱布的年轻人有什么特别。她想起平时在港城的廖总,那也是威风八面的,黑白两道都是给面子的人。

这对常年生活底层的她来说,廖总那可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如今见到廖总对这个年轻人,这么恭敬,又道歉,又送礼的,她有些猜不透。一般猜不透的事情,她就不去费脑子。简单点,就会快乐,她记得是师母说的。

在港城练舞的基本上都是贫家子弟。好一点儿的,给有钱人家当保镖,每月能赚个千八百块。差一点儿了去片场当龙虎舞狮、当替身,也能赚个五六百块。

实在混不下去的,就加入了当地的社团,成天打打杀杀的,混口饭吃,也经常受伤,还有生命危险。

这次师母突然病重,急需用钱。正赶上廖总高价雇佣保镖,但一听去内地,好多人打了退堂鼓。阿凤也担心,但想想师母的病情,一咬牙答应了,并且要求先付一年薪水。好在廖总十分爽快,直接付了一万块,她就跟着廖总过来了。

阿凤正在想着,突然听到那个杨先生问道,“简单说一下你的情况吧。” 阿凤就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还有自己当保镖的原因。

杨肖说完后,一直在看着阿凤的眼睛。有人说过,说谎人的眼神会不一样。这个小姑娘为了给师母筹钱看病,才出来的,看来是很有孝心。

他愿意和这种人相处,这也是杨肖的一个处事原则。如果做人连最基本的孝心都没有了,父母都交不下,还会指望他能真心的结交朋友吗?

觉得阿凤没有说谎,杨肖决定帮帮她,看她以后的表现。“床头的这些钱,你拿一万块,是一年的酬劳,先别推辞。看你这么有孝心的份上,你先拿着,就当做我付给你的酬劳。干好了,年终还有奖金。”

“那怎么成?薪水廖总已经付过了。” 杨肖听后,眉毛轻轻一动,心道:这小姑娘做事倒有原则,不错。

“拿着吧。廖总那份儿是廖总的,这个是我给你的。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有两点:一是忠心,二是嘴严。保护我不被伤害。以后做好了,廖总给你多少,我也会给你一份。你不用担心其他的,我这里只会比他多,不会比他少。”

阿凤一看杨杨肖这么说,便不再犹豫,十分激动的说道,“谢谢杨先生、谢谢你。你人真好,师母这下有救了。你放心,我会按杨先生的意思做。做不好,不用你赶,我直接走。”

杨肖看到阿凤的样子笑了,被人发了一张好人卡。“赶快把钱收起来,再不拿着,兴许我改主意了。”

见到阿凤急忙点出一万块钱,把钱揣在兜里。杨肖又说道,“快去把钱汇给你师母吧,那边肯定急着用,自己再留点零花钱。”

“留零花钱干嘛?杨先生不管饭吗?” 阿凤一脸诧异的问道,眼睛还瞪得大大的。

杨肖被她的天真打败了,只得无奈的笑道,“管饭,还管饱。”

看到杨肖确认的回答,阿凤才放下心来,还用手拍拍自己的胸脯,然后一边掰着手指,一边说道,“杨先生,你放心。你雇我,你的钱不会白花。我还会劈柴、洗衣、做饭、收拾屋子,好多、好多。”

杨肖看她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好了,我知道了,阿凤很能干。对了,还有件事。”

“杨先生,什么事?”

“以后别再称呼我杨先生了,像他们一样叫我杨肖就好了。”

“那可不行。师傅说过尊卑有别?保镖就应该有保镖的样子。” 阿凤非常一本正经的反驳道。

杨肖差点拍脑门,一时的无语,“那就按师傅的意见办。” 看到电影电视上那些保镖带着墨镜,黑色西服,都是一脸酷酷的,怎么自己用的这么另类。

朱文山和齐东武看到阿凤这个样子,也都是憋着嘴,不敢笑出声,担心惹恼了小姑娘,要是挨一下子,可不好受。

辛雨晚上来到病房,发现有人抢了她的活计。一个小姑娘欢快的在病房内忙前忙后的,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和小姑娘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一脸雾水悄悄的问起了杨肖。“杨肖,这是怎么回事儿?”

杨肖简单的把阿凤的情况,和她说了一下。辛雨还是有些不解,“保镖不都是男的吗?怎么还有女的?”

“怎么就不能没有女的?”杨肖反问道。

辛雨一时哑口无言,就嘟囔着,“我看那个廖总没安好心。”

“嗯,我看也是。” 虽然杨肖这么说着,但眼睛却一直看着心雨,瞅得辛雨脸上一红。

“看我干什么?我脸上又没长花。”辛雨说完发现杨肖还在看着他,似笑非笑的。

她感觉被杨肖发现了心事,有些羞恼。特别是两个人,有了那件尴尬的事情后,心里都觉得近了很多,说话也就非常的随意。

“我去看看那个小狐狸精。”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金花银露 jinhuayinlu.com